法界心髓传承祖师:无畏如来芽尊者的修行成道经历

1104-5

大圆满法界心髓传承祖师:吉美嘉威纽古(无畏如来芽尊者)

圣观自在大悲之化现,众生趣解脱州胜领航,

结缘有益龙钦瑜伽士,吉美嘉威纽古虔祈请!

(大悲观自在之意化身,救度众生彼岸圣导首,缘者成就修证瑜伽士,吉美嘉威纽古虔祈请!)

吉美嘉威纽古是持明无畏洲尊者(吉美林巴)座下最为杰出的弟子,他也是第一世蒋杨钦哲仁波切与巴珠(华智)仁波切的根本上师。吉美嘉威纽古在与世隔绝的雪山山洞中,常年闭关精进修持大圆满法,期间没有任何施主,生活资具与饮食极为贫乏。一天,当他完成午后的一座修法,走到洞外,眺望长空时,他看见一团巨大的白云高高悬浮在蔚蓝色的天空中,内心顿然感到他的上师持明无畏洲尊者、以及历代传承祖师正处于云团之上,于是情不自禁地向他们猛厉作着祈请,最后他终于昏厥倒地。当他醒来时,心意完全与上师契合,当下证得法尔自成的本觉境地。

这正如后世辽西龙多上师对遍知阿格旺波尊者说的:“心髓的实际证量只有靠心意传承的加持力!”

又说:“所以说,这个传承只有靠对上师的信心才能证悟!”

辽西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教诫说:“修持者除对上师真诚的信仰外,别无他法得证法身心性。”

大圆满的成就,仅凭闻思教理是绝不能获得证悟的。由于上师的慈悲摄受,以及自己的福德圆满,故而能听闻真实的大圆满正行窍诀导引,从经验成熟的角度,一步一步地将所有导引窍诀吃得透、修到位,故而能逐渐认出心的本性,获得与上师无有分别的密意;进而安住在智慧见地上,实修直到稳固证悟。这全部的过程,若弟子没有真实的信心,就不会得到上师的加持,故而也谈不上真正成就佛果。由此可见上师的加持是一切成就的源头。

虽说心性智慧是一切众生本具的能力,然而因为出于各种因素的阻碍,众生一般都很难认出自心本性。大圆满心髓部的不共之处就在于上师的加持迁入弟子的心中,从而使弟子无误地证悟真实的心性智慧。

多数盲修者陷入概念了知、分别臆度、专注修止、系于觉受、顽于无念、固执明分、迷入昏呆等障碍之中;纵然认出近乎于心性者,在动摇起伏的极细造作散逸、极细无明昏昧之中,无法通彻赤裸出真正无造作的本明智慧见地,不能自证自明。如此种种的障碍,应当祈祷上师加持得以透过,并实修耳传窍诀的要点,通过亲身禅修来逐渐突破。

本体自然具有的功德,是超越“人我执着”的赤裸智慧,进而对“法我实有”的俱生错觉也消融于本来面目之中,乃至最细微的习气障碍,以金刚石般的犀利三昧最终斩断,这样就断除了一切违品,证得了如所有的遍智,并在尽所有的妙力中,无碍的救度一切众生,这就是究竟的佛果。这样从相似的智慧资粮,迈入圣者的真实智慧法身,并圆满福德色身,实属甚深而极难的!唯有全心全意仰赖一位真正圆满觉悟的法身上师,否则难以成办这样的最难之事业。

如今的时代,人们只是如同猎人般的贪求所谓的大法,对上师的尊敬也仅仅限于赐予了多么高深的胜法,一旦获得之后就如同取得了麝香而抛弃猎物,将上师远远的丢开,殊不知修行的法门仅仅是成办解脱的因素之一,信心乃是另一个必不可缺的首要因素——没有视一位合格的上师为法身佛,就不会得到该清净传承的真实加持,更不要谈升起证悟的智慧了。

由于吉美嘉威纽古凭着坚定不移的虔诚祈请,传承的加持和他的精勤修持,因而证得一切诸法的究竟本性,虔信、加持力以及观修乃是圆满证悟所必须的三大条件。

吉美嘉威纽古的心意和上师的心意法身当下契合一如,当他从昏厥中醒来的时候,以前还需要观照的禅修已全部消失于法界之中,成为无见无修而到达了一个无散漫、无昏沉的明智本性中,于根本法性中,他证得了大圆满“彻却”(立断)中“法尽心穷”的阶位;于后得中,智慧力用广大增长,对于一切佛法教授都能无师自通。但这时的他,仍然只是一位寂寂无闻、孑然孤影的无名瑜伽士。

本来他曾立下誓言:“若未成道,宁死也不下山。”现在他终于证悟,实现了他的本誓。因此,他决定下山拜见自己的根本上师持明无畏洲尊者。就在下山的途中时,竟然因常年禅修,无有饮食营养,身体极度虚弱而摔倒在地,身受重伤,他自念:“虽然取得了成就却未能利益众生,倒不如独自死于荒山野岭。”于是他至诚祈祷无畏洲尊者,请求根本上师赐予自己成办自利利他的愿望。最后,一对似野人般的男女出现在他的面前,向他供养了上好的食物,康复后还赠送他很多食物。后来在拜见上师时,无畏洲尊者告诉他,这对男女实际是“怙主大黑天”的眷属“星贡父母”护法神所化现。无畏洲尊者并印证了他的证悟,称赞他证得“彻却”(立断)的究竟阶位。并赐给他“吉美嘉威纽古”这个名字,意即“大雄世尊之子”(无畏佛芽)。

一切显密佛法,在得见起修的入途方便上虽然有诸多分别,但是都以心性的认持保任和心性力用的扩展为修行的两大主题。大圆满的行者也不例外,一位大圆满的行者,当他证得大圆满的见“见”后,就需要依见发起“修”与“行”,这样,他才能令“见”的体验逐步拓展到无量无边如虚空般不能摧毁,最后于昼夜中,一切轮回涅槃的显现,以及三有间的念起念灭,都能自然任运于心性的本净法界中自然解脱。

正因为这样,吉美嘉威纽古在证悟大圆满的见后,并没有因此而满足,他在拜见根本上师吉美林巴尊者获得印证后,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看望年高的老母亲。然后他孤身上路,按照无畏洲尊者的指示,抵达一处杳无人烟,称为“扎玛”的偏远深山,那里没有任何施主的供养,甚至连栖身的地方都找不到,最后他偶然发现到一个山洞,于是就住在这个山洞中日夜禅修,饮食以寻找草根树叶来维持生命。数月之后,一群旅客路经此地,其中一名骑着白马的白衣汉子,看见吉美嘉威纽古时便对他大喊:“你在这里做什么?应当依循上师的授记,居于高处!”他边说边指着高处一个寒冷荒芜、四面当风的空旷山坡。

吉美嘉威纽古了知这是护法神给他的告诫,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迁到该处,一住禅修就是21年。在最初的几年中,他仍然寂寂无名,他历尽艰苦几乎丧命,一次,当他自忖即将死去时,他回忆起从前曾获得护法神现身救助,于是他再次向自己的根本上师无畏洲尊者猛厉祈请。忽然,在这不毛之地上竟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少女,她的手中棒着一壶奶酪向他作供养!但他对眼前的事情有所怀疑,认为是魔众来作障碍因此不愿接受。于是他又向无畏洲尊者殷勤祈请,根本上师无畏洲尊者一刹那现身于蔚蓝色天空中的一团白云之上,上师对他说:“瑜伽士若不毁坏根本续部誓言,当常得诸天善神护持供养。”说完后就消失不见了。

吉美嘉威纽古因此认出眼前这位少女便是心髓护法神金刚玉珍玛,他疑团尽释,接受了供养,体力逐渐复原,能继续长时间禅修。后来一群牧民来到这片荒芜之地,起初远远看见他时以为是鬼魅而不敢靠近,当最后确认他是一位禅修大圆满的瑜伽士时,牧民们虔诚地给他供养了许多食物、毛毯以及一座简陋的帐篷,因此结束了一向栖宿于沟壑地洞的生活。吉美嘉威纽古尊者的名声逐渐广大,成群的弟子们开始聚集。巴珠仁波切曾责备他的弟子们说:“吉美嘉威纽古上师能在此禅修21年,然而,你们竟然不能在那里修持两、三年!”

从前龙钦宁提的历代传承上师中,没有任何一位上师不是在寂静的山上独自禅修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后才出来弘扬佛法的。像龙钦巴法王、无畏洲尊者、吉美嘉威纽古尊者、巴珠仁波切、辽西龙多喇嘛,一生中从来没有兴建寺院以及聚集任何物质财富,他们唯依止佛法心髓,一切任运随缘。他们的目标——唯除认证究竟的心性本面以及成办圆满正觉外,更无其他余事,就像在吉美嘉威纽古的心中只有这种想法:“宁舍身命,定当认知自心本性,别无他求!”

他可不会像世人一般,万般俗务缠身,永远没完没了!就算黑白无常手持索命的铁链即将套到自己脖子中的那一刹那,口中仍然还反复诡辩地说着:“我不得不这样、我不得不那样”等等为自己辩解的话。相反,吉美嘉威纽古这类行者的生活非常单纯,他们的内心只有这个念头:“若未成道,绝不中断修持!”

后来辽西龙多上师,对其心子阿格旺波尊者讲到吉美嘉威纽古尊者的修持经历时总结道:“所以说,光是证悟了不行,必须还要实修!修量要达到自然任运的境界,在没有自然进入究竟之前,仍然需要努力地以上、下坐来禅修。到什么时候证得大圆满法尽心穷相以自利,抉择通达诸法的智慧由内心中爆发出来,对所持宗派自心具有如菌褶般分科立判互不混淆的能力,自然而然地生起无缘大慈悲的时候,就是到了讲、辩、著、利他的时候。因此,要按照历代圣者们的事迹,认准自己的修证,用抉择诸法的智慧来衡量和区分道与非道。”

吉美嘉威纽古的弟子便是大名鼎鼎的巴珠仁波切(吉美曲吉旺波,也有称巴珠、华智仁波切),巴珠仁波切座下亦有四大弟子,其中最杰出的弟子,便是号称证悟第一的大圆满法主喇嘛辽西龙多丹比尼玛(龙多喇嘛),著名的噶陀寺(位于康区白玉县)的心髓传承便是这位上师传出的法统。

据记载,在约近八百年的历史中,此寺曾有十万位瑜伽士透过这种不共心髓道轨的修持,达成圆满正觉,证得虹光身。

辽西龙多丹比尼玛座下最杰出的弟子是遍知阿格旺波尊者,而遍知尊者自己亲口授记、身语意三门到的转世化身则是辽西怙主松吉泽仁波切。

【注】吉美嘉维纽古尊者修行略迹,禅心斗胆从《辽西正法丛书》、辽西蒋杨多杰仁波切《大圆满见修精要》等资料中摘录编辑,希望不会因此侵犯了版权……愿能增长自他之信心!愿一切见闻喜乐者皆能速证普贤如来之本面!

文章来源:http://www.aiweibang.com/yuedu/133230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