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似饿鬼的阎婆罗

1014-3

摘自《百缘经》卷五

从前,佛陀在毗舍离城狝猴河岸的重阁讲堂说法时,城中有一个名叫遮罗的长者,其夫人怀孕时,全身发臭,他人难以接近。长者便问:“你以前不是这样,现在是什么缘故如此臭秽?”夫人答说:“这一定是我胎中之子业力的关系,才会使我全身发臭。”

后来生下一个男孩,皮骨连立,羸瘦憔悴,全身臭秽,使人不敢见闻。此儿渐大时,喜欢住于屎尿等粪秽之处,不肯回家。他的父母以及亲族,都不愿意见到他这种鬼相,于是把他赶到远方去,不让他回家。

此儿仍然到处求索屎尿等粪秽之物,作为自己的食物,此时,民众看见他喜欢吃不净物,又到处居于粪秽之处,因而共立其名,叫他为“阎婆罗”鬼。

这时,诸外道在路中遇到他,赞叹说:“善哉!”阎婆罗听到这话,欢喜诵跃,便对外道说:“惟愿慈哀怜愍,使我入道。”诸外道即度他出家修道,教他裸体,以灰涂身,修于净行。阎婆罗虽在外道中出家修行,但他仍然贪着粪秽不净之处。诸外道见他如此,大家都呵责、鞭打他说:“你是人,为何乐处不净?”

阎婆罗因为被诸外道屡次打骂,便远离而去。他来到污秽河岸的坑沟之中,却认为这是最好的住处。在此坑沟中,本来就住着数百饿鬼,这些鬼看见阎婆罗身极臭秽,都不敢和他接近;真是鬼见了也惊怕三分。然而阎婆罗却自赞叹,时常向诸饿鬼说:“我在人间,常被人呵责、鞭打,极受苦恼;今在此中,脱离了诸人打骂,独享欢乐。”

诸饿鬼见闻阎婆罗臭秽不净,即便一个个的离开。阎婆罗对饿鬼们说:“我因为此身臭秽,来此处依凭你们,得到数天的自在,现在你们却要舍我而去,我今后如何存活?”他说完话之后,即忧愁苦恼,伏地大哭。

是时,佛陀以佛眼观察众生,谁有善根因缘可以得度,佛陀就去度化他出离生死。世尊看见阎婆罗失去众伴,忧愁困苦,闷绝躄地,即往坑沟为他说法,使其高兴。

阎婆罗见佛世尊,诸根寂定,光明晖曜,如百千日,相好庄严。于是心怀欢喜,五体投地,禀告佛陀说:“世尊!世间有像我这种下贱的人得度出家吗?”

佛陀告诉他说:“阎婆罗啊!如来教法中最平等,不分尊贱,只要能遵守戒律的人,我都会允许他出家入僧修行。”这时阎婆罗听闻佛陀说法后,即在佛前禀告世尊说:“惟愿世尊慈哀怜愍,度我出家修道。”

佛陀即举出金色右手,摩阎婆罗顶说:“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服着身,便成沙门。”阎婆罗出家后,他的威仪庠序,好像已经出家十二年的比丘。即于佛前说偈云:

“今蒙佛恩德,称意得如愿;除去臭秽身,得成为沙门。”

佛陀告诉阎婆罗说:“你已经在我的教法中出家,必须勤修系念。”于是阎婆罗即日夜精进,不久就获得三明六通自在的大阿罗汉道,深受诸天世人恭敬供养。诸比丘眼见阎婆罗比丘的成就,赞叹不已,因而禀告佛陀说:“世尊!今此阎婆罗比丘,过去造了什么罪业,遭受全身臭秽的罪报?又种了什么福因,能遇到佛陀度他出家?出家后不久,又怎能获得阿罗汉道?惟愿世尊慈悲敷演解说,以释群疑。”是时佛陀即以偈颂告诉诸比丘说:

“宿造善恶业,百劫而不朽;罪业因缘故,今获如是报。”

佛陀继续告诉诸比丘说:“此贤劫中,人寿四万岁时,婆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拘留孙佛,佛和诸比丘来到宝殿国。国王以及大臣等,均出城奉迎拘留孙世尊,长跪恭请说:‘惟愿世尊慈哀怜愍,受我三月四事供养。’彼佛即允许受供养。

“这时,国王即刻建立许多房屋,做为诸比丘修行道场,又请一位比丘担任住持,管理僧事。有一天,住持不在,一位行脚僧来寺,施主见他威仪庄严,于是供养香油涂在他身上。此时住持从外面回来,见此比丘受供养,以香油涂身,即骂他说:‘好像粪便涂在身上。’”

“香油涂身的这位出家人,是证得阿罗汉果的圣者,他怜愍该寺住持造口业,将受业报剧苦,为了使该住持减轻业报,即以神通跃身虚空中,现十八变化。住持比丘看见他神通变化自在,深生惭愧,便向他忏悔谢罪。后来,这个造口业的出家人,即受五百世全身臭秽的业报——他就是现在的阎婆罗比丘。由于他前世曾经出家,又向彼阿罗汉忏悔罪咎,所以今生能值佛出家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