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台宗祖传教大师——最澄

1

编译:日本菩提学会 圆吉(白景皓)

摘自《日本天台宗开祖介绍》

诞生

2

约1200年以前,在今天的滋贺县大津市坂本一带统治的“三津首”一族中,有一位叫“百枝”的人。未曾诞育子嗣的百枝,去往日吉大社奥宫神宫禅院拜谒,希望能够平安孕育一子。神护景云元年(767年)8月18日,终于如愿以偿,诞下一个男孩,起名叫作“广野”。这个名唤“广野”的男孩正是未来入比睿山,开阐日本天台宗的最澄。他出生的地方,是现在门前町坂本的生源寺,每逢最澄的生诞日,男女老少汇集在一起,都要举行盛大的祭典。最澄在那附近的红染寺度过了童年时代,现在那里虽已成遗迹,但最澄曾经使用过的炉灶却深埋在地下。

出家

男孩“广野”,深受父母的佛教熏陶,在12岁那年,入近江国分寺(现在的大津市石山),14岁正式出家,得到法名为“最澄”。

热衷于严酷的修行与学习的最澄,不久后去往国都奈良,日积月累地努力学习,终于在延历4年(785年),在奈良东大寺受比丘具足戒。

具足戒是僧侣必须严守的行动规范,全部是250种戒条,所以被称为具足戒。

成为国家公认的僧人的最澄,受戒后返回故乡,在比睿山隐居,继续一个人修行。他发愿救济更多的人,建立一乘止观院(延历7年(788年)),安奉了自己雕刻的药师琉璃光如来,供养象征着佛法永传的明灯。

3

这时的最澄写下了这样的诗句:“灯明之明耀,乃至后代佛国土,法灯普传光。”佛光,即象征着《法华经》教诲的明光,穿过了末法世间,来到了未来佛弥勒如来出世的国土中,永不消散地在这比睿山中守候着,期待着遍照十方一切世界。

这盏明灯也一直被后代真切地保存着,直至1200年后的今天,根本中堂的内阵中央的三盏大灯笼依旧明亮,闪耀着“不灭的法灯”之光。

入唐求法

4

在比睿山继续修行的最澄,希望更深入地学习天台教学,愿亲赴天台山寻求典籍。于是,他向桓武天皇上表,在延历23年(804年),作为“还学生”(短期留学生)向着中国唐土出发。当时受命前往中国的使团,由四艘遣唐船队组成,然而在途中遇到了风暴,后两艘船只不幸沉没,最终到达中国的只有前面两艘船,令人咋舌一叹的是,最澄坐在头船,而未来在日本开阐真言宗的空海则在后船当中。

到达中国的最澄,奔赴今天位于浙江省天台县的天台山,向修禅寺的道邃与佛隴寺的行满法师学习天台教学,之后又从禅林寺的翛然法师处受持禅法,在归国前,又师从越州龙兴寺的顺晓阿闍梨学习了密教的传法。

最后,最澄带着众多的经文与法宝回到了日本。

开阐天台宗

归国后的最澄,为了弘传《法华经》“一切众生悉成佛”的天台教法,祈愿得到设立天台法华圆宗的许可。在那时的众多宗派认可了最澄所说的“如同一张网无法捕鸟一样,一两个宗派也无法救济天下的众生”,在延历25年(806年),从华严宗,律宗,三论宗,成实宗,法相宗,俱舍宗选出的十二名僧人归入天台宗,这相当于宣布了天台宗走上了日本佛教历史的舞台。

从这一日开始作为“日本天台宗”的开始。以比睿山延历寺为首的众多天台宗的寺院,直到今日仍将此日作为“开宗纪念日”,而举行报恩法会。

传法与布教

在日本天台宗正式成立以后,最澄在弘仁9年(818年)5月13日向天皇上奏道:“国宝为何物?宝即是道心,有道心之人名为国宝……照明一隅,此则国宝是也……”(《天台法华宗年分学生式》文初部分),在这里明确了比睿山的教育方针与修行方法。

然后,最澄为了教化社会与传法布教,写下《妙法莲华经》的注释书《法华秀句》,并且来到中部地区与关东地区,甚至到达了遥远的九州地区,弘扬天台教法。他到达的各地,都积极响应抄写《法华经》经卷,建立供养经卷的多宝塔(六所宝塔)。另外,他还为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建设免费的驿站。

建立天台大乘戒坛

5

虽然日本天台宗已经正式开宗立祖了,但为了称为正式的僧侣,仍然需要得到奈良东大寺的具足戒认可。最澄基于《法华经》的精神,不仅为了救济僧侣,还为救济更多的众生,所以考虑想要证悟正觉,应该受持大乘《梵网经》的菩萨戒仪轨。他不顾奈良僧侣的猛烈反对,毅然上奏说希望比睿山能开创天台宗独自的大乘戒坛授戒制度,然而直到弘仁13年(822年)6月11日,56岁的最澄圆寂之后的七天,大乘戒坛受戒的许可才被批准认可。

圆寂

最澄临终时,对弟子们留下遗嘱:“莫为我作佛,莫为我写经,请广宣我之志(不要为了我发心向佛,不要为了我抄写经文,请代我向后代传达我的心意)。“他唯愿大乘戒,不论在何时何地都能成为”镇国之宝“。

每逢最澄圆寂日是6月4日,以延历寺为首的各地天台宗寺院会举行”山家会“的法事。

嵯峨天皇对最澄的圆寂十分惋惜,将”延历寺“的名字授予比睿山寺(日枝寺),从那时起比睿山寺才更名为延历寺,这也是日本第一次将天皇的年号用作寺号的。

大师称号

6

贞观8年(866年),清和天皇授予最澄“传教大师”的称号。“大师”是教导众人,伟大的指导者的意思,这也是日本最初的大师称号。在这之后,最澄浅浅被称为“传教大师最澄”。

最澄以后的日本天台宗

7

传教大师最澄圆寂后的第二年,其弟子义真作为传法师(后世被称为“天台座主”)成为了后继者,至第三代座主圆仁,在延历寺中整顿了横川一带的东塔地区,之后九年间再次入唐求法,将净土教整合归入天台教学之中,并且扩充了密教实力,所以说他的功绩是伟大的。

圆仁圆寂之后,在贞观8年(866年),清和天皇亦赠予圆仁以“慈觉大师”的谥号。展示了由传教大师最澄奠定,慈觉大师圆仁发展的日本天台宗,对日本佛教的不可磨灭的影响。

而后,由第五代座主圆珍(智证大师)令密教体系化,与东密(真言宗密教)分庭抗礼,被称为“台密”(天台宗密教)。

后世亦有众多人材入比睿山钻研佛法,佛学及修行方面都日益充实。至平安时代中期,第十八代座主良源(慈恵大师)再建诸堂,振兴辩经的传统。其弟子源信(恵心僧都)著有《往生要集》,奠定了日后日本净土宗发展壮大的基础。

《法华经》及净土信仰向贵族学者等群体渗透,在《源氏物语》与《平家物语》等代表的古典文学作品中流淌。由圆仁大师开创的诵经梵呗,亦为日本传统音乐的兴盛铺平了道路,而能剧及茶道中也体现了天台佛教思想。

平安时代末期至镰仓时代初期,法然·荣西·亲鸾·道元·日蓮等各新兴佛教宗派的开祖都曾在比睿山学习,这样一来,后世将比睿山称为“日本佛教的母山”。

随着时代的变迁,曾经辉煌的比睿山延历寺被织田信长讨伐焚毁,一时气势消沉了下来,但是在江户时代重新得到了德川家的支持,由被称为“德川家之刃”的天海(慈眼大师)重新振兴天台宗,又使天台宗寻回了当年的荣光。特别是德川家庙宽永寺被称为“东睿山”,尔后天台宗教法又自江户(今东京)波及全国。

时至今日,据平成15年(2003年)的统计表明,全日本天台宗寺院共计3952座。

原文连接:http://www.tendai.or.jp/rekishi/sou-hito.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