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回家之旅(三)——修心之旅

新加坡菩提学会16届学员 郑伟昕

这次能圆满地参加完7天金刚萨埵法会和1天的药师佛法会真的是要感恩上师的加持。我是今年才正式加入菩提学会的会员,但诵读恩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网上文章已有三年之久,佛法已深入于心。对法王建造的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也是心向已久了!具足此信心才能克服种种障碍及违缘达成此行,下面谈谈本人的几点体会。1

美丽的喇荣佛学院

到成都机场后我们新加坡一行12人先冲到机场网吧,挤在一个包房里,用手机听闻了上师仁波切传讲的《药师七佛经》最后一节课,圆满传承;之后立即在沉沉夜幕中出发,乘车颠簸了14个小时,一宿的夜路,第二天终于到了喇荣圣地。佛学院的平均海拔是4000米,睁开眼睛看到的景象让人震撼——蓝天、白云、遥远的雪山、连成片的红色木板房遍布山谷、还有藏民自搭的帐篷。这真实的景色只是在微信的图片中见过,置身其中确实非常的美!但同时也感受了阳光的刺目,随之而来的高山反应带来了身体的不适,头疼、眩晕,不能爬楼梯及快走,喘息不止,感觉衰老了20年。同行的道友们买来了抗高反的葡萄糖、缺氧丸等药物。大概5天左右高反才消失。

2

觉姆经堂听经

第一天,我们到经堂时,女众经堂已满,我们就到了甘多拉经堂听经。平时是男众的经堂,进不去的。这次有幸进入听经。休息时,参观了庄严的经堂,跪拜了诸佛菩萨,祈愿菩萨的加持、保佑、祈愿众生安乐和世界和平。

第二天,我们起得更早些。一位师兄领着我们三人去觉姆经堂,师兄说:“觉姆经堂是藏地女众修行的经堂,汉人非常少。”我们来到了二楼,挤了四个位置,夹在觉姆们中间。后来才发现,我坐的位置是她们来往走道、打饭的过道,是因为她们的慈悲才容下了我们这一行人。法会要求每天四座,每座两个小时。所以每天八个小时打坐对我这个从未打坐超过半个小时的初学者确实是个挑战。但环境及佛法的加持力量是非常大的,我坚持下来了。但打坐期间一直是动来动去,有时手触地,身体稍微倾斜。当我第一次手触地板时,我左后方的一个觉姆就把她的一块蓝手帕放在了我的手下,让我手垫着。她的细心让我感动不已。我们语言不通,只能报以感恩的微笑。

休息时,随行的一位师兄带来很多糖果及点心,我们将糖果、点心供养给觉姆们。 发现她们不要的手势并不是我们汉人的摇头及摆手,而是把双手捧出来向外伸,意思是送给别人。这个肢体语言更加显现藏文化的慈悲。跟她们无言的沟通时,从她们的眼神、表情和肢体语言等,读到的是纯洁、善良、无私和关爱。几天的无言接触,我已深深地爱上她们!有的道友们说觉姆经堂太远,邀我去其它经堂,我都拒绝了。她们太吸引我了!就喜欢看她们的微笑及听她们诵经的声音。在法会的最后一天(第八天药师佛法会),因觉姆经堂念诵的仪轨是藏文的,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们,内心盼望再有机会来看望这些善良的觉姆们,也希望她们早日证得菩提果位、早日成佛!

法会期间的感受太多了,最重要的是让我非常感恩我现在的生活,比起藏地的地理条件,我们现在生活在风调雨顺,丰衣足食的新加坡,觉得这里是人间天堂。更加珍惜这一切,修习佛法,降服心中的懈怠和懒散,做一个人格贤善的好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