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坠机非佛陀降罪 毁佛者当畏因果

0130-6

明贤法师

机毁人亡 牵出重庆温泉寺悬案

12 月20日,云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昆明柏联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郝琳在法国波尔多收购一个葡萄酒庄后,搭乘直升机巡视时遭遇坠机,与其12岁幼子同时遇 难。 这则新闻一经报道即引起震动。震动不仅来自商界,更来自佛教界。因为这位惨遭横祸的中年富商正是四年前轰动一时的“重庆温泉寺商业开发”风波中的开发商!

重 庆温泉寺事件曾经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正当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温泉寺法师拼死维权之际,事态却急转直下。温泉寺定融法师突然不再高调维权,相关媒体报道也戛然而止。事件在公众视野中迅速淡出,成为“烂尾”新闻。直至近两年,与事件有关的几位重要人物才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一位是被判无期徒刑的重庆市前市委书 记薄熙来,一位是因不雅视频而闪电落马的原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一位则是飞机失事遇难的柏联集团总裁郝琳。

佛教常言,因果不爽。毁坏佛像、拆毁伽蓝,是出佛身血,属于五逆重罪,必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造业者往往有现世恶报随身。这样的教训历史上比比皆是,温泉寺事件又添一段公案。

一边是迅猛而来的个人悲剧,一边是柏联SPA温泉极尽噱头的广告“一千六百年的温泉古寺相伴,暮鼓晨钟,环境清幽,禅意浓浓”,一边是物是人非的温泉寺。剧烈的反差令人感慨万千,更令佛弟子叹惋悲愤,哀其不幸,怒其无知。

有人将因果当作荒谬之说,殊不知正因不知因果,方使人利令智昏、无所敬畏,乃至对宗教下敛财之黑手亦无所忌惮。一座1600年的古寺,怎可随意圈占,怎可妄谈“经营”?利益的膨胀必然伴随着对文化传承的葬送和信仰依托的毁坏。

毁佛者之殁 因果不虚

无独有偶,媒体近期还曝出了另一则因偷盗佛像而遭遇不测的新闻。

据12月19日讯,河南鹤壁市三名盗贼入寺院盗窃佛像,其中马某将三尊佛像的头拔下,正准备盗窃佛身时,突然倒地身亡。另一位盗窃者王某私藏了拔下的佛头,其妻摔断了腿。该寺历史上曾遭三次偷窃,而偷盗者下场无不凄惨。

毁寺灭佛及挟佛敛财者下场之悲惨并非危言耸听,史上有无数因此遭现世恶报的案例。

历史上著名的“三武一周灭佛”中的几位皇帝,结局都十分凄凉: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拆除寺庙,焚烧佛经,捣毁佛像,坑杀僧尼,七年后被宦官宗爱谋杀,其父子都不得好死。

北周武帝宇文邕毁佛寺经籍,强迫僧尼还俗,不久便身患恶疾,全身糜烂,死时年仅三十六岁,不到三年,国家也灭亡了。

唐武宗李炎毁天下寺庙、灭佛,当年就因服食丹药过量中毒而亡,死时年仅三十二岁,而后黄巢又起兵反唐;后周世宗柴荣在灭佛后四年暴死,后周也很快被赵匡胤所灭。

民国时冯玉祥将军在主持河南省政期间,灭除佛教,驱逐僧侣,将千年古刹大相国寺改为民众游乐场所。使河南佛教元气大伤。40年代末他从苏联考察回国时,轮船失火被大火吞噬。

文革时因灭佛而个人遭致横祸的案例数不胜数,至今在民间多有流传:

山东省临清县30多岁的王德忠受无神论教育,不信因果,常带人破坏舍利塔上的佛像、佛经。有一次,他用锤子砸寺院中的“南无阿弥陀佛”大字。刚砸了几下,便一头栽倒,当场毙命。

江 西省九江县城子镇在“破四旧”时集中毁佛,将佛像堆在江滩上焚烧。当地朱氏家族有个人特别“胆大”,与同伴抬着一尊罗汉像往火里扔。刚扔进去,罗汉像立刻 弹坐起来,双眼直盯着朱某。朱某大喝道:“你不服?还瞪我!”说罢对罗汉的眼睛挥拳打去。几天后朱某的一只眼睛就得了病,很快凹陷下去,不久失明。 1975年此人得肝癌不治而死。

四川岳池有一座规模巨大的古寺“明灯寺”,寺内有巨雕佛菩萨像,每天从四面八方前来上香朝拜者不断。“破四 旧”期间,乡长何德明带人负责毁庙,寺院被砸得面目全非,佛像全被捣毁焚烧。没过一周,何德明遭狗咬得了“狂犬病”,因无条件医治,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 发作时,他将自己身体能咬到的地方撕得皮破血流,连家具、床、门等都去咬,弄得满身鲜血,最终在折腾中死去。

2001年,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不顾国际多方劝阻和请求,将具有1500多年历史的巴米扬大佛炸毁,当年9月,政权即被美国出兵推翻。

另 一则当代案例也与温泉寺有所关联。曾轰动一时的道长李一,早年由表演绝技起家,进而开发养生培训与推拿按摩市场,在重庆市政、商两界混得“风生水起”。 1995年,为了进一步敛财,打起了承包宗教场所以包装经营的主意。他先后看上了重庆的几座佛寺、道观,均遭宗教界人士和有关部门的拒绝乃至痛骂。

此 后,李一踏上缙云山,先找到温泉寺,同样被当时的住持智宗法师严词拒绝。但他并不死心,于1997年注册了道教文化促进会,以出资修缮无人住持的温泉寺下 寺——绍隆寺和白云寺为由说服北碚区政府将两寺改成道观。1998年,市领导及区政府不顾宗教政策和智宗法师的拒绝,将两寺的修缮及管理权授于李一。此后 李一以“空手套白狼”的手段在商界不断周旋以解决修道观的资金问题,并多次利用股权转让等手法转移非法资产,避开了有关部门的检查。

2006 年,李一凭借人际关系运作迅速获得了道士资格,并在2007年当选为缙云山道教协会会长和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从商人摇身变成了“道长”、“大师”,风靡 一时。其个人野心也急剧膨胀,妄图完成对缙云山的整体开发。而就在此时,各方质疑四起。2010年,在全国媒体的“围剿”下,李一露出了敛财真面目,被拉 下“神坛”。

李一借教敛财的“神话”被揭穿,温泉寺逃过此劫,却没有逃出另一个“李一”——柏联的手心。庙产经济让古刹无时不在摇摇欲坠的危难之中。

苍天有眼 莫作强梁

2013年年末,福州市瑞云寺历强拆毁佛之祸,前途未卜,便有富商遇难、盗佛者暴毙的惨剧发生。看似巧合的呈现,却不得不令人警醒庙产兴商的猖狂,反思因果道理的深刻。

恶因由占寺毁佛者种,恶果自然由其尝。因果规律毫厘不爽,不由他人决定,更非佛陀降罪。说报应不是冷眼旁观,更不是幸灾乐祸,只是要将这被忘失的道理令天下人皆知。

史 上毁佛、灭佛者皆因不明因果、不信因果而犯下重罪。时下,贪盈逐物刺激下疯狂扩张的庙产经济同样因为不信因果,无所敬畏。在世人的唾骂声中,法门寺景区依 然在招摇撞骗;在各界的反对声中,西安兴教寺前景堪忧;在舆论的告急声中,福州瑞云寺继续被强行占有……庙产经济几有横扫佛教的趋势,佛教的生存环境堪 忧!

《周易》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累世积德,方换一世平安;三生福报,怎堪横施暴殄!古来先贤圣哲皆劝人积德行善,因其顺应天道,合乎人性。民风在其教化下自然以行善为尚,人人心中自有道德之衡范。

然而今人不信因果,以金钱名利为信仰,不惜对道德、信仰、文化巧取豪夺,疯狂打造一个个黄金遍地的“土豪世界”来满足其贪欲。但他们早就忘却了先祖“头上三尺有神明”的奉劝,不知机巧的巅峰就是无尽的深渊,更不知好胜强梁者,不但无功,“且速于取死(憨山大师语)”。

老百姓说:人在做,天在看。憨山大师《醒世歌》云:人从巧计夸伶俐,天自从容定主张。庙产兴商的背后是美德的沦丧,是对人性的伤害,对文化的摧残,对民族的忤逆。这一切,即便逃过了法律的衡裁、伦理的谴责,也难逃因果规律,天地轨则。

恶人、恶行、恶果的呈现,并不令人称快,反叫人生悲。因为,这都是家国不幸,都是炎黄子孙,都是生死众生。故对执迷于庙产经济深渊者,必以因果之理、前车之鉴警醒之、告诫之、乃至棒策之。

苍天有眼,因果在前,强梁之势,必不长保。人从巧计夸伶俐,天自从容定主张。奉劝挟佛敛财者切莫执迷不悟,莫待为时已晚,方叹“何必当初”!

文章来源:http://www.cntour2.com/viewnews/2013/12/25/qWVvRkswodj1dC1HcYsK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