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给青少年朋友的公开信

席怀恩

写在前面的话:

11月下旬以来,倒地老人该不该扶又成了热门话题。广东、浙江、四川,纷纷出现倒地老人讹诈好心人的新闻,就连一位郑州老人倒地没人敢扶但众人帮忙也成了新闻……此情此景,我只想对年轻人说一句话:请放心扶起我们,我们会感谢你们。

“坏人变老了”是个伪命题

11月中旬,关于“坏老人”的新闻层出不穷:唐山老人跳广场舞打扰附近学校,高中生静立抗议却遭老人羞辱;广东两名高三学生扶起摔倒老人,反被诬陷讹诈;西安老汉因女孩没有让座,竟一屁股坐在女孩身上……有人盘点此类公交车案例后发现,此前石家庄、成都、延安已有先例。

19日又有爆料:“公交车司机被老太辱骂,开到终点后晕倒在方向盘上。” “大妈小区内占地跳广场舞:贴条阻停车,有住户被逼搬家。”

21日新料更猛:“3名小孩扶起摔倒老太被指肇事,家长赔钱了事。”“北京老人地铁上骂小孩:你们把环境弄脏。”

22日:“老太隔着过道拉家常不方便,为换座位公交上吵架。”

23日更上升为武斗:“河南广场舞调查:物业劝说,被跳舞老人殴打。”

难道我们这些老人,真的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我 不信我们这些40、50后都是坏人。我在百度输入“老人捐款”,得到578万条信息;输入“敬老院老人捐款”,得到138万条信息;输入“拾荒老人捐 款”,得到8.58万条信息。仅今年11月份的不完全统计,就有社会各界的老年人捐款30多次,其中捡破烂的老人捐款就有9起。由此可见,善良的老人远远 多于缺德的老人,“坏人变老了”是个伪命题,原因是个别媒体的误导和部分愤怒的年轻人垄断了话语权。

有网友说:“忍二十年,这拨老人基本上就没有了。”我只想说,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死光了社会就能好转,我甘愿现在上吊。我相信“陈小鲁们”(注①)也会响应。

摆脱偏见,追寻曙光,才有未来

我 们这些40、50后有点不幸,一出生就被民族战争和政治运动裹挟。正如一些网友所说:“这些老人大多出生于1949年前后。在他们长身体的时候遇到三年困 难时期,历次的政治运动后,中国社会传统的道德观念被打破,他们在人生观形成的最重要时期,赶上了一个非常规的历史时刻。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说,‘坏人变 老了’而不是‘老人变坏了’的说法也不是全无道理。”

我不想讨论上面这些话是否准确,我只想说:每一个时代都有其特征。如果说当年是全民对领袖的盲目崇拜,那么现在是全民对金钱的拼命追求。遍地摄像头、遍地保安与遍地革命、遍地斗争,很难说哪个时代的道德环境更理想,哪个时代的人更优秀。

“五十步笑百步”有害无益,摆脱偏见,追寻曙光,才有未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这些老年人要在重构互相信任、互相帮助的道德环境方面上带头,你们年轻人该怎么办?

传统美德也许是改变社会道德环境的良方

“夫 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恭为德首,慎为行基。”“名誉自屈辱中彰,德量自隐忍中大。”“礼义勿疏狂,逊让敦睦邻……谦恭尚廉洁,绝戒骄傲情。”“人怒唾 面,不拭自干。”“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可跑马。”“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你 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远亲不如近邻。”“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这些典故、格言里,含有敬畏、谦恭、退让、宽恕、和善、互信、互助等多种意义,历史上的这些美德,被曾国藩总结为“敬恕”二字。

凡夫俗子做不了圣贤,大概缺的就是敬恕精神。不过,我们且不说忧国忧民,就算为了自己消灾免祸,也该“敬恕”一下。

例 如大街上,在公交车里,碰撞、踩脚是常有的事。假如你撞了我的腰,或踩了我的脚,我可能有两种反应:我捅你一拳且怒骂“没长眼睛,往别人脚上踩”,而你也 不是省油的灯,立刻以牙还牙,就此酿成血案;另一种情况是,我笑着说,“哪位福星下凡落到我脚上了?”而你笑着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都 一笑了之。

“敬恕”,就这么简单。

我们不需要拿着放大镜去查辞海字典,也不需要这样那样的主义、思想指导,不需要物质财富支撑,更不需要审查批准,也不会让谁失去一分一厘的财富。重建互信互助的道德环境,我们这些老年人理应率先垂范。而身为社会主力的年轻人,你们能不能配合我们?

请放心扶起我们

我 们家族现在有55岁以上的老年人11名。不必坐在一起商量,更不必举起拳头宣誓,我们都能自觉做到:上下班高峰期不和年轻人争公交车——你们上班、上学是 不允许迟到的,我们去锻炼、去买菜、去串门,晚几分钟坐下一趟车无所谓;在公交车里不和年轻人抢座位——你们上班上学很辛苦,应该在车上打个盹儿,喘口气 儿,放松一下;我们家没有人跳广场舞,因为那有噪音扰民之嫌。

我借此机会,给我的儿孙立几条规矩:

1. 不要追究撞倒我的人,他们不是故意的;

2. 要感谢扶起我的人,包括撞倒我的人。人家没有肇事逃逸,就是好人;

3. 千万不要讹诈扶起我们的好心人,那是断子绝孙的事情。

如果我在大街上跌倒了,请年轻人放心扶起我,我会感谢你们!

不是结尾

我不是谁的传声筒,不是谁的“水军”(注②)。我只是想说:我们老了,实际上已经成了社会的负担。是你们年轻人拼命地工作,创造了财富,我们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在大街上扶起我们,感谢你们在公交车上给我们让座……

我 并不高尚。我怀疑自己有没有白求恩、张思德、愚公他们的品质,我只是想说,自古以来“房檐滴水照窝行”,长辈的言谈举止直接影响着儿孙的人格形成。秦桧、 蔡京、严嵩、和珅的儿孙,不可能成为国家栋梁,梁启超、费孝通、梁漱溟、袁隆平、郑渊洁的儿孙,不可能满世界盗窃诈骗。

我不是佛教徒,我不 相信阴德论、报应论。不为别人、不为社会、不为国家,就算是为了自己消灾免祸、为了家庭平安,我们也该少一点暴戾,多一点退让;少一点怨恨,多一点宽厚; 少一点狂妄,多一点敬恕;少一点互疑,多一点互信;少一点互忌,多一点互助。这些,于己于人、于家于国于儿孙,都有好处。你们说呢?

 

洛阳65叟

2013年12月3日

注 ①:陈小鲁,陈毅之子,1946年7月生于山东,文革前为北京第八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今年8月20日,陈小鲁登出反思文革的道歉信,向“曾经伤害 过的老校领导、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在当时的大环境下,确实我们没有资格大包大揽‘文革’错误,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就原谅自己。”陈小鲁说,“对待自己 的错误,无非就是几种,一个是否认,一个是忘掉,一个是推脱,还有一个,是反思。”

注②:水军在词典里的本意是海军的前称,在中国古代称为舟师。而在网络上,是指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为他人发帖回帖造势的网络人员,以大量发帖来获取报酬。

>

汶川地震后,浙江省湖州市一位拉煤老人为灾区捐款11000元。这位可敬的老人以替煤饼厂送煤为生,每运一百斤才赚2元运费。

2010年,江苏盐城一名以捡拾破烂为生的82岁老人张忠泉,将自己多年积蓄的10万元,统统捐给当地慈善总会。据悉,半个世纪以来,张忠泉已捐款数百次。老人对于慈善的执著让他不断遭人非议,甚至妻离女散。

0129-5

文章来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1223/13/15201626_33948123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