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素食圈:别吃“朋友”

作者:李胜南

韩李李绘制的上海素食地图

韩李李是个素食者,她包里常装着水果,别人吃饭,她吃水果;解征是个素食者,他不习惯被称为素食主义者,他说,自己只是一直坚持那么做,没什么主义;徐罗拉是个素食者,朋友出去一起吃饭,她吃素,五个多月了,她觉得没什么不好。

素食者就在我们身边。素食是一种饮食习惯,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有甚者,素食决定了他们对待世界的态度。我们无意勾勒素食者的群像,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故事。

韩李李:果素者,以果为食

韩李李的包里带着一天要吃的水果和一个水壶

唤觉有机纯植物生活馆墙上的宣传语都是韩李李所绘

韩 李李有很多身份:插画师、雕塑家、大学老师,多个环境保护、动物保护组织的志愿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素食者身份,与不太熟识的朋友一起吃饭时,她总 要解释一番:“我是素食者,果食者,很少吃加工过的熟食。”这样的自我阐释常常会引来更多的疑问:“啊?那营养怎么保证?”“你坚持多久了,身体有什么变 化吗?”然后,她再笑笑,一一解释:“果实有很多种,搭配起来吃,营养不会缺乏的。比如,石榴籽能量很足,牛油果热量很高。”

韩李李说,素食者分很多种,有的是纯素,有的是蛋奶素,以果为食的是果食者。她说,果食者中还有只吃苹果的,这样的人,除了苹果和水,其他种类的食物都不吃。韩李李说,至于很多人担心的体能问题,其实,大家不知道,有很多果食者是运动员。

韩 李李吃素好几年了,在吃纯素之前,她是蛋奶素——除了果蔬,还吃蛋、奶制品。三年前,她看到朋友做的关爱动物的宣传,就决定吃纯素;现在,她更是进入了果 素者行列,不吃加工过的食物。无论走到哪,韩李李的包里都会装些水果,那是她的餐点;有时候在学校上课,同事们都去食堂吃饭,她常常就喝一杯果汁或者吃自 己带的水果。去年,她到青藏高原做环保项目,也是雷打不动地吃苹果、香蕉度日,精神和体力没有任何问题。“没关系,果食的好处是,只要你觉得饿,就拿出来 吃好了,不必恪守三餐的时间。”韩李李说。

韩李李的素食,一是出于对动物的保护,也是出于环保的考虑,因为畜牧业的碳排放量很高。韩李李是 个环保的践行者,一般情况下,只要能用手帕,她就不用纸巾;包里随身携带的纸巾是秸秆纸,而且是大包装的,减少塑料的使用;她的衣服、包、鞋子,都是棉或 麻制品,毛、皮甚至羽绒,所有涉及到动物制品的衣物,她都坚决不用;洗洗刷刷用茶籽粉——一种天然植物含去污成分,不用日常家化品,以降低对水的污染。像 这样的习惯还有很多,比如,自己随身带水壶而决不买瓶装水,尽量选择低碳出行方式避免乘飞机,林林总总,都已内化为韩李李的日常生活习惯。在日常工作之 余,她也常到环保机构帮忙。

这个身体力行的实践者,还常常以自己的行动影响周围的人。在韩李李创造的卡通形象“阿拉兔”系列作品中,就有对 素食和环保的倡导。最近,“阿拉兔”系列又推出了新产品——“阿拉兔”上海素食地图。在这张地图上,形象地画出了上海49家素食餐厅的外观、位置,对于无 任何动物成分作为食材的餐厅(无蛋无奶),还加注了纯素的标志小绿“V”。在这张地图上,这只方头方脑的小兔子还告诉大家,吃一个汉堡相当于毁掉了一片厨 房大小的热带雨林,生产1公斤牛肉的碳排量相当于一辆汽车行驶了250公里。为环保起见,地图也是用环保的秸秆纸印刷,与其说这是一份素食指南,不如说更 像是一份倡议书,倡导大家素食和环保,而这些,正是韩李李自己的生活方式。

解征:“别吃朋友”的行动者

解征每年全国巡回宣讲动物保护,提倡素食

让韩李李一下子戒了蛋奶的,正是解征的宣传。解征三十多岁,吃素已经十二年了。在他吃素五年之后,创办了一个草根动物保护组织“别吃朋友”,每年全国巡回宣讲动物保护,提倡素食。

有 人问解征,为什么会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就选择了素食,解征给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我是对全班同学最有爱的人。”“动物也是我们的朋友,别吃朋友。有人觉 得猫和狗是朋友不能吃,那我的朋友圈子比较大,所以,我就什么动物都不吃了。”与韩李李一样,解征也身体力行着自己的动物保护、环境保护的生活方式。他身 上的带有“别吃朋友”标志的T恤衫已经有洞了,但还是穿着,他的原则是,只要东西还能用,就不要丢掉换新的。

从2006年创办“别吃朋友” 起,解征每年都会在全国巡回宣讲,提倡素食。宣讲的形式是他自创的——唱讲会,因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摇滚歌手,所以除了放幻灯演示和讲动物救助的故事, 解征也会唱一些自己写给动物的歌。实际上,他的创作和他的乐队,也基本上是围绕着动物保护这一主题进行的。最近一次在同济大学进行的唱讲会上,解征通过唱 歌和讲述,告诉大家他亲眼目睹的动物故事和遭遇,台下,有女生的眼里泛起泪光。

解征说,自己的宣讲分两种:一种是在演出场所进行的以动物保 护为主题的全国巡演;一种是在校园进行的唱讲,因为很多高校都有类似动物保护协会这样的学生组织。在上海的高校唱讲之前,他去的是杭州,在那里他听说,浙 江理工大学的协会已经在向学校申请开办素食窗口。解征说,随着人们对动物保护的关注,已经有学校开出了素食窗口,据他所知,北大食堂就有这样的窗口。

为 什么会创办这样一个组织,解征说,因为吃素是对动物最大的保护。现在,这个组织里有5个全职工作人员,还有十几个志愿者。这些人中,有很多是听了解征的唱 讲然后加入进来的,解征对他们的唯一要求是,必须是素食者,而且是纯素。韩李李就是看了解征的演出之后,成了“别吃朋友”团队的视觉总监。

去 年,在多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解征作为“别吃朋友”的创办人,在会上做了二十分钟的演讲。解征说,之所以会找自己这样一个小组织去发言,是因为 与会者想知道中国民间在减少碳排放方面所做的事。解征补充说,“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行业是畜牧业,如果人们能够自觉保护动物,不吃农场动物,将是对这个星 球环境保护做的最大贡献。”解征认为,他所做的这些事,都是出于爱,爱这些动物,爱这个世界,很多环保的问题,也是要用爱去解决。

徐罗拉:素食,自己动手

徐 罗拉是个白领,今年6月份,她开始素食,之前她吃饭没有什么忌口,但是既然下了决心,也就开始了。徐罗拉听朋友说,刚开始吃素的时候,可能会很难受,甚至 特别想吃肉,不过,她并没有这些反应,一点都没觉得不适应。倒是父母听说女儿开始吃素有些担心,不过,几个月下来,罗拉的身体状况不错,父母这一关也就过 了。

徐罗拉说,吃素带给自己最大的变化是,开始自己动手做饭了。以前,她工作比较忙,常常在外面随便吃些算了。但是真的下决心吃素了,她发 现那样凑合不行了。在一般餐厅里,纯素的菜常常就那么几样,而到素餐厅去吃饭,就要专门跑一趟,也不是长久之计。就这样,徐罗拉决定自己下厨。她说,本来 没有吃素之前,觉得素菜不过就那几样,但是真的开始吃素了,才发现素的食材种类丰富得不得了,可以做出很多花样来。

对于做素菜,徐罗拉有自 己的心得。“有一回想吃糯米糖藕,我看了看厨房,没有糯米只有另外一种杂粮,我就塞进藕里蒸了,结果惨不忍睹。吸取了这个教训,我开始收集素食菜谱,按照 菜谱做菜。有朋友听说了我的事,自己做素菜的时候会专门留心,然后教我怎么做,我觉得自己动手挺好的。”

跟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徐罗拉并不挑剔,朋友们点的菜,她都会吃——挑里面的素菜吃,她说这叫锅边素。她还说,不能因为自己的习惯,让朋友们为难。

文章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5611680101hak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