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这样做,你们也可以做得到

衮却格西

当你修完悦意慈之后,第七项是修自他平等。透过正理的安立,能够让你觉得自他众生都是平等的之后,你要进一步做到自他相换。为此你必须把障碍你无法 自他相换的逆缘──“我爱执”去除,而生起自他相换的顺缘──“爱他执”。因此在你修学自他平等之后,第八就是要能够遮止“我爱执”,去思惟我爱执的过 患,然后予以遮止。我爱执这种邪心,在任何一个众生心中生起时,所造成的一定是不快乐,是痛苦的。我爱执是最恶的心,是修学大乘道的最大障碍。遮止、摧灭 我爱执的这种心若提不起来,那我们不妨先想想世尊本生(过去生)的法行,佛陀的传记。

事实上佛陀示现一切法行,无非是为了让众生看到“我能这样做,你们也可以做得到”。一切皆是为了让众生能够有所依循,所以做这样的示现及模范。世尊 一开始就是为了众生而发菩提心的,过程中为了能够圆满福慧二资粮,更修学难行的菩萨行,示现六年的苦行。在释迦牟尼佛前生的传记中曾记载说,佛陀光是在同 一棵树旁,就布施过他的身体五百次。

另外佛陀的前生,有一世在莲花国王的时候,当地发生传染病,很多民众都受到传染。佛陀在那一世行菩萨行,说:“由于我修学断除我爱执而生起爱他执, 所以我投生为一条鱼,希望众生由于吃到这鱼肉的关系,整个地方上的传染病能够就此息止。”发完愿后投生为一条鱼,让众生享用他的身躯。

佛陀的另一个前生故事是他投生为一只乌龟,负载着五百个大商主去采宝。当众人到了那个宝岛时,岛上有罗刹要吃那五百位商人。乌龟就想:“无始以来我 从未以自己的身体去利益他人,这都是因为只想到自己、只知自利的缘故。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太好了,我愿舍身躯做无畏施,将身躯布施给这罗刹,来救这五百位商 人,将来我成佛后,更要救度所有的人。”他发了这个愿后,就很高兴的舍了身。

又有一世佛陀当国王的时候,有五个夜叉向国王要他心脏的血。这位国王想起了所修学我爱执的过患,爱他执的胜利,真的就舍身,将心血整个舍了出去。还 有舍身饲虎的前生事迹,佛陀前生当小王子的时候,就做到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曾经有一只母老虎和四只小老虎快饿死了,为了救护小老虎和母老虎的生命,小王子 想说:“无始以来,因为我爱执的关系,从来没能够真正的利益众生,所以一直轮回生死,流转到现在。如果我继续的修学我爱执,会像以前一样的持续造恶业,轮 回生死。现在太好了,如果能够修学爱他执去舍身,我就可以成佛。”他想到过患与功德,就毫不吝啬,很欢喜地说:“愿我能够以此布施的功德,救度老虎。”由 于他修慈心三昧,老虎吃不了他,于是他就割自己的肉,先让血流出来喂老虎。同时他又说:“现在能够解除他们的饥渴之难,后世我成佛后,愿他们能成为我的第 一个眷属、弟子。”发愿后,就很高兴地布施。

你可能会质疑这种的修行是神话,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到呢?做得到的!当你吃饭的时候,就可以做到了。因为在我们身上有七万只虫安住着,这些虫就是你的 眷属。现在它们需要喂养,当你饮用食物的时候,就可以想:“现在我布施食物给你们,满足你们的需求;未来当我成佛之后,愿你们能够当我眷属,做我的弟 子。”这样的发愿你可以做到吧!

《宝蔓经》上也说,吃饭的时候,你先布施饭食给身中现有的眷属众生,以后我成佛,以此因缘,他们能够成为我真正的弟子眷属;并愿他们能够受用圆满,最后也能够成佛。这是有经文内涵的,不是我自己说出来的。我爱执的滋味太好了,所以吃得饱、吃得好,都吃到我爱执去了。

佛陀曾教授过一切能够让我们圆满布施之道,比如密法里就有布施食物、口水、大小便,布施一切净与不净东西的修法。以密法及大乘的内涵,可以把一切不 净物都布施掉,只是我们不做罢了,不是没有教授。我们都以为端身危坐,闭目瞑思,观修所缘,才是修行,其实只有这样是太狭隘了,事实上我们刚刚讲的那些都 是修行,只是我们不会用。端身危坐,兔子也会,闭目瞑思,猴子也做,只有这样不是修行。总之,比这个更重要、更有特色的修行很多。

事实上,受完菩萨戒之后,你一切的所有都给众生了,都属于众生,不是你的东西了,你只是向众生借来用一下而已。所有东西本来就是众生的,包括一切所 缘、一切的所作所为,你本来就是为利众生而受用的。因为东西是众生的,为他办事情所以我现在受用,比如说穿衣服,是为了能够利益众生,所以我穿衣服,但衣 服是众生的,不是我的。又比如说饮食,饮食也是众生的,现在借来受用,也是为了能够利益众生。如果你都能这样想,就符合菩萨戒的内涵。这倒也不是说叫你不 吃饭,不穿衣服,你一样照穿照吃,只是说一切都是为了众生而受用,就更好了!

有人会问:“我们要工作,如何能修行呢?”事实上,如果你懂得修行,工作的同时就可以用佛法来修行。从前有一个妇女需要工作养孩子,所以她织布。她 头上梳着发髻,就想发髻是上师佛,上师佛端坐在她的头顶上。当她来来去去地穿梭织布时,就想这织布的地方,就是上师讲法的地方。还有很多,一时也想不起来 了。事实上,就要这样处处用心,以工作来做修行、观想。有一位祖师智幢,他曾撰写了很大一部大修心论,其内容完全是讲如何在 工作中修行。

当我们沐浴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想过,沐浴是为了让我能够头脑更清明,而能够成办众生义利。没能这么想,真是太浪费了。只是为了能够健身或是洁身,以 我爱执想,和我爱执作伴,然后以我爱执来洗,都是这样去洗澡、做事。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住坐卧,任何的时候,应该是要能够摧灭你的三毒,同时增长爱他执才 对。现在我们不是这样,一切所为,包括修学佛法,都是我爱执的助伴,这是错误的。比如工作的时候,你要想说是在为众生服务,这就变成爱他执了,很简单的!

密勒日巴尊者苦修的时候,住在山洞,没什么庄严的供品可供三宝,经书也没有,但是佛法全部在他心中,内心很庄严,外在的供品很微劣。我们刚好倒过 来,我们外在三宝的供养物都很庄严,做得尽善尽美,经书也摆了一大堆,心中却没有佛法,这是错误的。应该是如何让你心与法相应才最重要,不一定要背很多经 书或是看很多经书,只要能够心中有佛法,就是最好的修行,要常常这样想。

密勒日巴尊者修心的时候,没有铺排陈设很多经书。而我们有修没修不知道,经书倒典藏了不少。密勒日巴尊者说,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经书,但是轮回涅槃界 都是我的经书,都在教授我、启示我佛法。比喻与实义二者,我们都只在找譬喻而已,不去找实义。藏文“”(音贝)这个字是譬喻的意思,我们典藏譬喻(记得譬 喻,而没有依于譬喻去趣入通达实义),就像以指标月一样,我们忘了所要指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忘了实义,只是想到用来譬喻的手指。

有关我爱执的过患还有很多,我就引用《上师荟供》文来说,自己所不欲的苦因是来自于“我爱执”,我爱执就像慢性病、沉疴一样,在破除之前,我一定是 痛苦,因此祈请加持,让我能摧灭这个我爱执大魔(原偈颂“加持认清惜我之沉疴,即是生起不欲苦之因;然后于之归咎而怀恨,摧毁我执此巨大邪魔。”)。此文 的意思就是说,我爱执造成一切我所不欲的不吉祥、痛苦及烦恼,一切衰损都来自于这里,在你还不能够摧灭我爱执之前,一定是不断的在轮回生死受苦。因此祈请 让我能够把这样的慢性病沉疴、此重病大魔摧灭。是以我爱执的对治是格外的重要。

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当大家才刚开始修学佛法时,因为有善根,所以听了很多很好的教法,心也很好,所以会尽可能照着善法去做。看起来大家也 都很和谐,对佛法的修学也很好乐、很努力,好象也有点征相的感觉。问题是日子一久,烦恼就跑出来了(事实上我们的一切,都还是烦恼在作主)!我爱执也跑出 来了,开始看大家都不顺眼,对佛法也没有那么大的希求心,修不起来,就认为好象也不过如此。然后弟子之间、道友之间,彼此都看不顺眼,看法师住久了也不顺 眼。从开始的和谐到最后的不和谐,都是我爱执在作祟,它开始跑出来了,所以要认识这一点。这种情形会发生,其实也难怪大家,因为师徒二方心中都是坚固的我 爱执,而且是很庄严的端坐在心中,安住着。大家都是很大的檀越(即施主),但是我爱执更是我们最大的檀越,就因为它这样一直安住着的关系,所以虽然大家是 在学佛法,到最后也变成那种情况。

一切衰损之门是我爱执(原文“爱惜自我为诸衰败门”)。你执无常为常,执不净为净,生起嗔恚心、贪着心,或是骄慢、嫉妒等等烦恼,还有一切不相顺心 的生起,这些的根源都是我爱执,如果没有我爱执,这些烦恼是生不起来的。这也难怪大家,本来每个人都贪爱自己,想要保护自己,想要利益自己,这好象是本 性。就因为我爱执大家都很熟悉,而且又串习得很厉害,从无始以来都以此为主修,所以想要一下子破我爱执是很难的。就像有一千层皮,就算剥下一层皮,仍是无 法动到最内里的核心,因为串习太深了,所以是很难。

有个偈颂,对于如母的众生我们要能够去慈爱他,这种心就像摩尼宝珠那么地珍贵,是一切功德之源。因此,即使所有众生都是你的敌人,你也要祈请加持, 能够对他生起大悲。为什么众生这样子待你,当你是敌人、伤害你,你还要启发大悲心来待他呢?因为众生心中有“我爱执”及“我执”在作祟,他没有办法自由自 主,他是被迫的,所以他会伤害你、当你的敌人,但你不能怪他,他是无辜的。因此我祈请加持,对他要生起更大的悲心,去守护他,要这样去修行佛法。即使所有 众生都成为你的敌人,你更应该珍爱他们像珍爱你的生命,甚至超过你的生命般地,更去珍爱他们才对,这样来祈请加持是大悲心的修法。(原偈颂“加持认清惜母 予乐心,即是生起无边功过门;纵使此诸众生起为敌,仍珍惜之胜过惜己命。”)

这就好比你的妈妈发疯了,拿刀要杀你,这时你是和她理论?还是觉得说她好可怜,想办法救她?或是不理她?此时如果你还拿刀与她对杀的话,这不对吧! 我们的母亲没有修过以嗔恚为道用(密乘的修法),她是发疯了,赶快送她到医院去,不要和她相砍,否则不是太过份了吗?何况母亲不是你的敌人,知母我们都修 过,至少知道这一世的母亲不过是为我执及我爱执所苦、所困惑、驱迫,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敌人是我内在的我执与我爱执,不是母亲。因此应该想办法,来去 除我和母亲心中的我执和我爱执,而不是和她对抗。

这个譬喻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当你遭受到别人无理取闹的伤害及嗔恚的时候,因为这个正在伤害你的敌人,也曾经是你的母亲(修过知母了,不是吗?),他 本来就是你的母亲,所以念他的恩泽,不要再伤害他、再跟他对抗了,这是一点。从另一方面看,也不能怪他,因为他正为我执及我爱执所困惑、所驱迫,所以他像 发疯的母亲一样来无理取闹,来逼迫你、伤害你、嗔恚你。如果你真要怪他,就怪他心中的我执与我爱执,然后帮助他去除心中的我执与我爱执。当别人伤害你的时 候要这样做,不要被他们转了。

“婴愚之失唯自利”小孩子没学习不懂事,所以愚痴地唯求自利,他是想利益自己,让自己得到快乐,结果却从来也没能真实利益过自己,没能得到真正的快 乐,这是小孩、愚夫的作法。能仁世尊只是一心唯求利他(原偈颂“能仁之德所作纯利他”),最后却成佛了,真正利益到自己。我们与那孩子一样,一直就为我爱 执所驱使,一心想自利,不想利他,结果连自己也利益不到。就像我们做生意总想求取利润,如果有利润的话,就去做吧!然而做生意,可不一定会有利润,那要看 你怎么做生意。你拿金子去换石头,也是做生意,以马去换猴子也是做生意,这怎么会有利润呢?我们为了想获得利润,才会去做生意的。我们自许聪明,却又太不 会做生意了。无始以来就是想要利益自己,以为可以用利益自己的方式得到快乐,结果却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利益,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快乐。太笨了吧!如果你 真的想要自利,何不去利益他人呢?利益他人就可以圆满的得到自利,百分之一百的获利。

其实也难怪大家,就是因为无始以来大家对“我爱执”串习得太厉害、太严重了,所以要对治就很难,要生起“爱他执”更是困难,这是相对的关系。

就佛法与世法是相违的来说,《戒经》里面一个月的算法,是从十六月圆开始起算,往下慢慢降,到下弦月,黑暗一片,然后又从上弦月开始,慢慢到十五月 圆;从十六算到下个月十五,这样算一个月。好比修学佛法的人,开始的时候觉得很困难,要先对治我爱执,要能够摧灭我爱执,更要生起爱他执这种心,这种法行 就像十六月圆,开始做时信心满满的,然后慢慢在修行过程中充满努力,辛苦及挫折,如到三十下弦月般,黑暗一片、辛苦一片,到初一上弦月的时候,仍慢慢地继 续努力不懈,最后苦尽甘来到十五,满月了,修证圆满了,这是究竟圆满,佛法的修习是这样的。

我们世间人的算法刚好相反,是从初一开始算,因为寄望十五的满月,所以作法是开始时很努力、很辛苦地修学,到满月的时候以为很圆满,很快乐的完成了。却不知接着开始下降,往下弦月去,渐渐地见不到月亮了,到了三十,漆黑一片,痛苦无边。

所以乍看起来,佛法修习者是很辛苦,而且是非常持续地辛苦,才会得到苦尽甘来的圆满果报,然而之后就不会退掉了。世间人的辛苦刚好是开始先甘,最后 结果是一片苦。从我爱执与爱他执的修学可以看出来这一点。世间人都修学我爱执,所以初开始的时候,如初一上弦月,到十五号看起来很受用、很圆满,就志得意 满,然后十六号往下弦月,结果自然很凄惨,黑暗一片,很苦啊!修学佛法爱他执,就像十六号月圆开始起算,往下下弦月走,到三十的时候是漆黑一片,很苦啊! 修得很困难,可是越过三十,一号上弦月开始的时候,就慢慢开始见到光明了,逐渐到月圆的时候,整个圆满成佛了。

密勒日巴尊者的另外一个故事。因为他一直在修“爱他执”并断除“我爱执”,所以把一切都舍掉,包括吃的、穿的、住的处所,一切都是再简陋不过了。而 当时住在山下的那些人,不论吃的、用的、住的等都很豪华,他们说:“密勒日巴尊者穿得破破烂烂的!又没有食物,只好吃荨麻!而且只有山洞可住!好可悲 啊!”他们这么说,是以“我爱执”来同情密勒日巴尊者。而密勒日巴尊者也同情他们说:“他们好可悲喔!不知道我爱执的过患,还一天到晚修我爱执!”所以山 下的人悲悯山上的人,山上的人悲悯山下的人。

再讲一个故事,我的前辈,一位格鲁派大祖师——隆垛仁波切,他著有《隆垛喇嘛全集》,在拉萨非常有名。他以前在三大寺学习时,有一次被派去当一位苦 修者的公差,去取酥油。因为路滑,整个人跌在烂泥里,爬不起来。这时刚好有个拉萨的阿加拉(藏语意为“妇人”)路过,眼见一个穷酸和尚,拿着酥油跌在烂泥 巴里,爬不起来,就说:“但愿我生生世世不要投生成这样一个身世可悲的人!”隆垛仁波切说:“你好可悲,你修的是我爱执啊!我这种身世你还投生不到呢。” 仁波切是为了教法和众生而苦修“爱他执”,去除我爱执,这种身世你还投生不到,居然还说:“但愿我生生世世不要投生这样的一个身世!”这太夸张了吧!

总之,对治我爱执在开始时是很难的,但是你必须努力,要持续、恒常地努力,再努力才有办法。任何人的修行都要经过噶当派的十法财──四种依止、三金 刚、三功德,一定要经过这十法财。噶当派朴穷瓦大德,他以前在朴穷的地方(我去过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个山洞)修行,真是空无一物,他是以 噶当十法财的修行来对治我爱执。对治我爱执刚开始很困难,但是你必须要开始对治。

《修心八颂》的作者朗日唐巴,也同样是修心法门的大成就者。朗日是一个地名,我59年去过那个地方。那时候朗日唐巴的遗体还在,我去向他礼拜,向他祈愿很久。可惜文革的时候,一切都被毁掉了,后来从西藏出来的人,并没有把朗日唐巴的一些遗物带出来,实在很遗憾!

总而言之,我们一定要从内心深处,至诚地思惟“我爱执”的过患,以及“爱他执”的胜利,很清楚地把功过思惟出来。有句偈颂“婴愚之失唯自利”,他行 自利,完全不懂利他,结果不但没能圆满利他,自利也不能圆满,自他二利都损害了,就如同我们一样。世尊呢?他一心唯求利他,结果自他二利都究竟圆满。这个 要好好地想一想,为什么唯一行持利他,就可以圆满二利?为什么行持自利,自他二利都衰微?为什么?我爱执确实是一切缺失的根源,是种无明种子的地方,是轮 回痛苦的安立处,如果你能至心地思惟这个功过,经若干时候,你就可以转换过来,就像修学我爱执一样地,直接一心地修学爱他执,是有办法的,圆满二利的爱他 执是可以修起来的。佛陀通过修学“爱他执”而成办自他二利;而我们无始以来,就以“我爱执”当作修行对象,一直串习,当朋友,混得不能再熟了,是“我爱 执”的大修行者和大成就者,所以成就今天这个模样,也许我们觉得非常光荣,非常有威严。任你再怎么修,无始以来因为我爱执的关系,只让你招损,没有好处。 其实,就算轮回界中的今生,你得到了少分的利益及安乐,也是因为你过去生中,曾经修学少分少分的爱他执的功德果报,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你仅奉行、修学我 爱执的话,一分钟的安乐都不会有的。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种情况,都被无明所暗蔽了,对于正确的取舍学处,完全不知道。以大乘教法而言,这个暗蔽是最严重的愚 痴。像这样,愚蒙中的最愚蒙恶习──“我爱执”,要想办法清除,来让“爱他执”重见光明才好。

文章来源:http://xmwk.zgfj.cn/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2062&id=8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