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未竟事业交托给慈善

曼德拉

2013年12月15日,随着曼德拉遗体在他的故乡——南非东开普省古努村(Qunu,Eastern Cape)下葬,这位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终于魂归故里。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致悼词时说,从曼德拉停止呼吸那一刻起,南非人民度过了漫长而沉痛的一段时间。

而作为追求和平与正义的精神领袖,曼德拉在慈善领域为防艾、反贫穷和反饥饿做出的卓越成绩将依然被后人所延续。美国犹太人世界服务机构 (American Jewish World Service)主席露丝·梅辛杰(Ruth Messinger)说:“他证明了,对每个人平等的尊重和对待是可以并必须被全世界实现的理想。纳尔逊·曼德拉是人性尊严的预言家,他的声音传遍整个世 界。”

反对种族歧视  谱写南非新篇章

在南非,曼德拉是民族团结之父,具有无可争议的政治权威。在艰辛而又漫长的反抗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中,曼德拉不仅坚持非洲民族解放的信念,而且主张种族和解、建立平等自由的新南非。为了这一理想的实现,曼德拉领导南非人民进行了长期不懈、艰苦卓绝的斗争。

少年时期,曼德拉受其监护人——腾布(Thembu)王朝摄政王琼金塔巴·达林岱波(Jongintaba Dalindyebo)的感染,很早就有了开创新天地的想法。在20多岁时,曼德拉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抱着创建一个平等、多种族共存的南非的理 想,他加入了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ANC)。此后不久,他便协助成立了非国大青年联盟,以加强青年运动和结束种族歧视为宗旨。在联盟成立仅仅4年后,南非 在1948年实行了种族隔离制度,并剥夺了黑人在南非的各项权利。

因为其政治主张和参与抗议,曼德拉被多次以叛国和蓄意破坏等罪名逮捕,然而这一切并没有阻止他为谋求自由与平等的斗争。在最后一次审判上,他有可能 被宣判死刑,曼德拉向当庭做出了这样的陈词:“我反对白人统治,我也同样反对黑人统治;我服膺这样的理想:一个民主和自由的社会,人人和睦相处、享有平等 的权利。我希望为此理想而生存与斗争,但是如果需要,我也准备好了为此理想献出生命。”最终,南非白人当局判处曼德拉终生监禁。

27年后,在南非人民的反抗和国际社会的制裁下,曼德拉跨出了监狱的大门、走向自由,南非的政治舞台从此揭开了新的一幕。1994年,曼德拉就任南 非第一任总统。如何把一个种族对立、社会分裂的南非建设成统一的国家,是对新政府的考验。在曼德拉的领导下,新南非避免了族群仇杀和社会动荡,实现了政 治、经济的平稳过渡,被国际社会公认为社会变革的奇迹。

着眼非洲未来  关注扶贫和公正

曼德拉说,种族隔离制度的消除最终为抗击贫困铺平了道路。在出狱后的多年中,他竭力呼吁各国领导人少谈空话,多做实事来帮助世界未受关注的角落。

在伦敦特拉法佳广场(Trafalgar Square)举办的“把贫困变成历史”倡议活动上,曼德拉留下了这样被世人铭记的发言:“如同奴隶制度和种族隔离制度,贫穷不应是与生俱来的。它是人为 的,并且是可以被人类行动所克服和消除的。克服贫穷不是要摆出个慈善的姿态,它是正义的行为,它是对一项基本人权的保护,即享有尊严和体面生活的权利。只 要贫穷依然存在,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在整个总统任职期间,曼德拉还同样关注如何终结饥饿与不平等的现状。他呼吁公平合理的农地分配和农业发展,指出自由对于基本人权获得的必要性。

1993年,曼德拉做客台北东吴大学时说:“没有食物、居住地和医疗的情况下,投票权的获得会更显公平与正义的重要性,这实际上更加重了不平等。我们不想要没有面包的自由,我们也不想要没有自由的面包。”

善用个人魅力  搭建慈善大家庭

在完成总统任期后,曼德拉以各种慈善机构的形式履行着他未竟的事业。基金会、信托、基金和公益组织,曼德拉以这样的方式继续让自己的名字与防艾、教育、儿童以及农村发展等问题保持联系。

这些机构充分利用了人们对曼德拉的敬仰。于是,我们看到各国领导人、名人及商业巨头纷纷向他靠拢。“曼德拉”这三个字已成为说服这些知名人士打开支 票本,并向公益项目贡献时间和影响力的保证。曼德拉也深知没有人会拒绝他的邀请,所以他找来南非最优秀的学者、企业家、从政者和慈善家来领衔这些以其之名 建立的机构。

在这些机构中间,第一个成立的是纳尔逊·曼德拉儿童基金(Nelson Mandela Children’s Fund),这是为了履行1994年南非总统大选前夜曼德拉向流浪儿童的承诺。为了成立这个基金,曼德拉将任职总统期间三分之一的薪水进行了捐献。该基金 的受众群体是0至22岁的儿童,年龄上限制定得这么高,是为了让当年受种族隔离影响的儿童也能受益。

该基金的发言人欧帕·恩圭尼亚(Oupa Ngwenya)说,曼德拉要求后来者都与他的捐赠看齐。“每个人都照他说的做了,”他说,“他就像是个电影明星。”

而在大型企业、富有慈善家和诸如昆西·琼斯(Quincy Jones)、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和史派克·李(Spike Lee)等明星的支持下,一个名为“圣诞老人”(Santa Claus)的机构也成立了,它专门向有需要的组织和个人发放资金。

随后,该机构逐渐向倡议类团体转型,它倡导解救福利院中的艾滋孤儿,让他们和祖父辈或亲戚生活在一起,倡导让社会主流教育容纳残障儿童,还倡导通过 儿童议会的方式让大众听到天才儿童治理国家的创意。这一机构最大的成就是建成了耗资7700万英镑的儿童医院,面向整个非洲大陆接纳病童。

曼德拉还以他在狱中的服刑代号“46664”命名了一家机构,并成功在纽约和伦敦的海德公园(Hyde Park)举办演唱会,曼德拉还亲自在他的90岁生日庆典环节中出现在演唱会上。“46664”成立于2002年,最初宗旨是在全球范围内提高人们对抗击 HIV/艾滋病的意识,但近些年也向各类社会关怀议题迈进。这一机构始终保持着招揽明星的特性,并且还从同名的服饰品牌销售中获得了可观的善款收入。

有效管理形象  期待同名基金会

在这些机构中间,知名度最高的仍然非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Nelson Mandela Foundation)莫属,其甚至每周在南非当地都会攀上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这与该基金会力求保住伟大声誉的辛勤工作是分不开的,但也是因为历史赋予他们的机遇和影响力。

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的办公所在地就是曼德拉早年的办公室,这里存放着曼德拉所有的历史档案。近年来,在与谷歌的合作下,该基金会将曼德拉的书信、 日记和照片与全世界的读者进行分享,并出版了一本名为《与自己对话》(Conversation with Myself)的精选文集。

该基金会的主要工作之一还包括每年围绕曼德拉的生日举办活动。在每年的这一天,它号召世人贡献67分钟的善行,以纪念曼德拉致力于公共服务的67个年头。

基金会理事会主席艾琳·梅内尔(Irene Menel)说,她相信该基金会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们希望延续一个与其创始人同样独特、同样无价的基金会。”她说,“这意味着要明确曼德拉一生对于 世界的意义,并利用足够多的信息,为世人建立一个对话的起点,让大家在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下讨论当今世界议题。”

据报道,曼德拉生前把遗产投入二十几个信托和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信托负责财务,主要用于支付曼德拉孙辈和曾孙辈的教育费用,而该基金会是他道德遗产的管理人,也是曼德拉商标的正式管理人。

如今,至少有40家在南非政府正式登记的公司用了曼德拉的名字,而曼德拉的族名“马迪巴”(Madiba)更是有超过140家公司在使用。即便如此,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在此之前很少控告这些公司。

但随着曼德拉的逝世,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将会对此有所行动,该基金会档案管理人维恩·哈里斯(Verne Harris)说:“还有多少人在捍卫曼德拉的观点、名字和历史?只有把曼德拉遗产作为工作重心的机构才会得到世界的信任,而不是那些拿着曼德拉一张签名 招摇过市的机构。我想这将是我们关注解决的问题。”

 文章来源:http://gongyi.sina.com.cn/gyzx/2013-12-18/110946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