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基金会的百年创新

拉面

2013年,洛克菲勒基金会迎来百年华诞。百年来,创新的因子深深嵌刻在他们行动的基因里。从改善公共卫生领域到发展人工智能领域,他们始终将注意力集中于孵化创新的想法、项目和产品,或致力于对弱势群体福祉有明确积极影响的实践。

创新的世纪

创新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它被用来描述几乎一切事物,从人们口袋中的智能手机,到为穷人提供的新型金融服务。洛克菲勒基金会不仅用创新来描述产品和服务,而且用它来描述自己。

在洛克菲勒基金会,他们将创新定义为从过往的实践中产生的突破。当“创新”创造出新的路径来解决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导致影响弱势群体的系统的持续变革,并在身后留下更稳固的社会关系,创新就成功了。

基金会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解决全球问题的远见以及“从源头断绝邪恶的萌发”的目标突破了孤立解决当地弊病的慈善方式。这也是基金会百年来一直领跑在创新前沿的原因。

洛克菲勒并不为了创新而信仰创新。他相信“探索”背后更伟大的目的及其带来更好的社会及生活方式的潜力,他们称之为科学的慈善(scientific philanthropy)。

科学的慈善方法认为,捐赠不应该是仅受制于情感的行为,也应该包含逻辑。援助及救济,如果能系统化、组织化、优先化,能在解决问题时发挥更大作用。

洛克菲勒最伟大投资莫过于组建了洛克菲勒基金会。

1914年,基金会董事会在国外投用了第一笔基金——25,000美元来组建国际卫生委员会。委员会的先驱工作为今日公共卫生领域中许多方法的使用 打下了基础。接下来的一年,基金会在世界权威学府开始实施国际奖学金项目为博士后研究者提供培训。当时,威克利夫罗斯将这项努力称为“支持大脑”。

可能最伟大的支持创造力的例子来自洛克菲勒最大的一次冒险。当年轻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为研究申请500美元的资助时,洛克菲勒告诉他的代理人,“给他1000美元吧,没准他会研究出什么来。”故事的结局再清楚不过了。

“支持大脑”——吸引合伙人以及其他机构为战略或目标而共同努力——是洛克菲勒持久的方法。基金会认识到,解决各种问题所需的专业知识并不仅存在于 我们生活的围墙内。投资他人的视角能够打开通往创新的大门。自身的知识对于创新来说远远不够,必须在内部及外部通过网络共享知识。

在基金会历史的前几十年,员工需要记录他们的行程,观察以及结果,这些将会在机构内员工之间相互传阅。

创新的经验

多年来,在创造及催化创新的实践中,洛克菲勒基金会总结出一套经验。

首先,必须有试验及承担风险的空间。提供这种灵活性要求不仅是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个爱因斯坦上——它意味着为下一个爱因斯坦承担工作风险创造空间,同 时提供一个可以毫无顾虑地失败的地方。在可控制范围内,通过使用资本及其他方法来提供一个让他人来投资及协作的机会,从而降低风险。

其次,创新也需要时间和耐心。洛克菲勒基金会开展消除黄热病的工作始于1916,但能从根本上达到目标的疫苗要在30年后才能被开发出来。尽管有先进的技术能力和即时网络,创新始终要求孵化和有利环境才能开发出来。

然而,并不是说一定要给想法预留无底线的时间才能将其开发和扩大,要对事业有清晰的定义。制定目标和度量影响不应该是创新的敌人。实际上,目标和测量能帮助我们实现更大的影响。

成功的创新来自于最终从产品或者服务中受益的人们在其发展中被赋予发声的权利过程。举例说,基金会投资了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IDEO,以便让其与非 营利组织合作。这些非营利组织之一是“转换声音”(Conversion Sound),一家为农村穷人开发助听器的社会企业。在与IDEO工作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在印度农村地区,如果助听器技术员穿上制服,工作起来会更有 效。这不是一个能产生于实验室或研究设施的想法,但它在项目的成功中有着巨大影响。

最后,尽管这些社会创新的方法有着前所未有的希望,但在许多情况下,想法和技术超过组织在现实中有效执行及扩展解决方案的能力。在慈善领域内,应用 新方法的能力常常无法跟上创新方法的发展步伐。所以,要确保弱势群体能够接触到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培养这类群体在21世纪的世界面对突发事件及动乱时快速 恢复的能力,需要进一步提高执行力。

韧性的创新

在这个庞大的、变化的社会中的创新需要极大的耐心。当我们花费时间搜索下一个疫苗或者下一个移动科技时,人们正在极端贫穷、脏水、干旱及洪水的重压之下受苦。他们正在奋力经营作物,教育他们的孩子,或者使用维持他们家庭安全与健康的健康护理。

我们无法预知社区及系统将被迫承受及从中复原的突发冲击,和其未来的形式及范围——无论它们起因于气候变化、财政危机、武装冲突还是社会动乱。面对这些挑战,韧性的创新——快速恢复的网络,社区以及组织更快回应及适应这些意料之外的事件,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始终追求的。

拿气候变化为例。随着逐渐升高的温度在不断加热这个星球,全球人口向城市、靠近地势低洼的海岸的地带转移,这些冲击将会持续增加。在2070年前, 约60%的全球人口增长将会出现在亚洲,10个最易遭受洪涝灾害的城市亚洲占据7个。现在,亚洲的城市缺乏资源来做准备及掌控气候事件的冲击。但幸运的 是,在洪涝管理中既可负担又有效的创新可能在洪涝余波之后减轻灾难性影响。所有这些,允许“毫无顾虑地失败”的理念尤为突出。

要避免21世纪中的冲击,韧性的创新十分关键。与此同时,还应该牢牢记住网络、社区及组织的共同特征。他们是:灵活性、信息冗余、足智多谋、不安全、响应性、分享性。

未来百年创新

所有人在推动创新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政府可以颁布明智的政策,企业可以开拓新市场和分销渠道,投资者则可以在能产生社会及金融收益的产品中注入更大资本。

洛克菲勒基金会也开始思考下个百年在推动创新方面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他们正在将能让我们反应更加敏捷的模型和战略落实到位,这将增长他们实践新想法 以及从经历中学习的能力。他们深刻自我反思,不仅关于他们做了什么,也包括他们是如何做的。他们如何使用手中的利器以及自身的历史来创新?他们是否有效利 用了资源?

正如一个行动者不可能独自解决所有问题,创新也不是某个人的工作,洛克菲勒基金会正在为此努力。正如约翰·洛克菲勒所言:“想要成功,你就得另辟蹊径,而不是走在前人已然成功的路上。”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7/2013-12-17/1104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