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心灵盖一座寺院

y140205-6

阿莲

第一次跟婆婆一起去上香,走了十多里山路,又坐小三轮到县城,然后乘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才来到寺院的山脚下。为显示心诚,婆婆硬是环着山路一直走上去,其间不论见到小寺庙还是小尼庵,都虔诚地拜一拜菩萨、烧香、叩头,然后以孱弱的声音向菩萨祈愿。

我跟在婆婆身后,默默地看着她的举动,心中没有丝毫的取笑和埋怨,因为我知道婆婆在年轻时曾经一度要出家,后来经不住丈夫苦苦哀求,又念及几个儿女尚未成人、需要照顾才放弃。所以对婆婆来说,寺院生活一直是她的向往和梦想。

到了山上,见到大和尚,婆婆很是高兴,说算起来总有十几年没见面了,有几回得病了还想着可能再也见不着了呢。大和尚也很高兴地请婆婆喝茶,然后他们聊起了十几年前山寺的旧貌以及建寺的种种不易,说到艰辛处,两位老人唏嘘不已。

我在斋饭前的空当到寺院各处走了走、看了看。也许是我经历不多吧,眼前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寺庙,感觉竟是非常恢宏。几株百年老树伸展着繁茂的枝叶,将浓荫覆盖在庙宇的黄墙红瓦上,纵然是夏日骄阳当空,却让人心生清凉,丝毫也感觉不到暑热的侵袭。

斋饭后,婆婆不肯在客房休息,说要去念佛堂做功课,这下我才知道原来婆婆竟会诵《佛说阿弥陀经》。念佛堂不大,供着阿弥陀佛的塑像,里面有几张禅凳。婆婆上香之后,就坐在蒲团上,专心地跟其他的人一起念起佛来,倒是我显得有些突兀地一个人在那里站着。

便又记起去年我去苏州明月寺的时候,因为饭前曾听知客师父提及坐禅的事情,很感兴趣,总不免想要观望一番,于是就央着知客师父允我进禅堂。那座禅堂 比这念佛堂要大一些,里面的僧人也有二十来个。我去的时候,原本以为坐禅只是安静地坐着,没想到见到的场景却是二十来个僧人正在禅堂内跑香。问了知客师父 才知道,这静中有动的跑香也是让僧人开悟的一种方式。

第二天,随婆婆告别大和尚之后,我们沿着下山的路慢慢地走着。走到一处观音庙前,婆婆又站下,去到门内烧香。等婆婆出来,我忍不住说:“烧香要跑这么远,这么不容易,为什么不请一尊佛像回去供呢?我们可以给您建一座小一点的佛堂。”

婆婆摇头说:“不用,佛堂其实早就有了。”

我惊奇地问:“佛堂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

婆婆微微一笑,指着自己的心说:“在这里,已经盖了好多年了,我每天都在里面念佛诵经。 ”

那一刻,我内心非常震动!大字不识一个的婆婆,居然说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来!

这个世间还有比心灵的佛堂更庄严、更真实、更美丽的吗? 很多时候,我们苦苦寻觅、痴痴等待,甚至望眼欲穿,渴望那个万能的佛来帮我们拔除一切苦难,解救我们脱离苦海。还有许多人常常千里迢迢、风尘满身地赶往一 个道场去朝拜心中的佛以显示其无比虔诚的心意;还有许多人以檀木、云石等贵重的材料建筑一座座无比华丽宏伟的佛堂,用以敬佛、念佛、拜佛……但是有谁想到 要给自己的心灵盖一座佛堂呢?有谁想到尘世的安宁需要先从心灵的安宁做起呢?

其实我们伟大的佛早就以他那无比的智慧告诉我们:“一切外在的索求,最终还是要平息在内心的无所求上,所有的喧嚣浮华最终都会归于生活的平凡淡泊之中。”

一个人唯有心灵有了觉知,智慧才会升起,才能在观照中发现光明的所在啊!

来源:http://www.fjdh.com/article/2008/07/04113526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