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獐的生活意见

我叫獐,因为长得像鹿,所以也有“水鹿”和“河鹿”的昵称。虽然我长着一对长而弯的犬牙,可是我从不伤人。我生性胆小,总是竖着两只小耳朵,如果 受到惊吓会狂跳不止,四窜逃开。我机灵乖巧,所以人类很喜欢我,可是千万记住,不要拥抱或抚摸我哦!妈妈是依据气味来辨认孩子的,一旦我沾染上人的气味, 可能很快就会被妈妈抛弃。

上海是我的老家。早在新石器时代,祖先就生活在这里。我们生活在山地草坡灌丛,也栖息在河岸湖边的沼泽湿地和芦苇中;多汁而嫩的植物树根、树叶是我 们的最爱。19世纪80年代,在上海市郊、青浦和奉贤等很多地方都能见到我们的踪影。然而,随着人口密度的增加、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捕猎,我们的生存空间越 来越小。20世纪初,我们的家园全部被破坏,野生獐全部绝迹!从那时起,我们的名字被写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名录,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 录列为渐危物种。

在上海南汇野放的獐 (C) ZHOU Huaiku

2007年,科研人员把21个兄弟姐妹从浙江舟山带到上海,在华夏公园进行重引进实验。如今,他们已经完全适应了本地环境,还养育了许多可爱的小宝宝。在上海的华夏公园、滨江森林公园和世纪公园里,我们獐的家族有90多号成员了!

对了,你是不是好奇:我脖子上的项圈是干什么的?那可是无线电项圈。研究人员就是通过它们来定位和跟踪监测我们的活动,了解我们的活动节律、食性组成,以及环境对我们的综合影响。一旦迷路或者遭遇危险,这些项圈还会指引研究人员快速找到我们,前来救援。

WWF的专家和工作人员共同野放河口湿地物种——獐 (C) ZHOU Huaikuan

今天,我们又有了一个新家,那就是位于上海东南角的南汇东滩禁猎区。这里滩涂辽阔、水草茂盛,与公园的大型人工环境相比,更接近我们百年前的自然家 园。你看,我和我的同伴们多么高兴,已经迫不及待地从木箱里跑出来了!这里一边是现代化的临港新城,一边是无垠广袤的滩涂湿地,悠长的小径栈道直通向大 海,微风吹动海浪与鸟语虫鸣相映成趣,未来河口城市的愿景在这个夏夜逐渐明朗、清晰。

獐的新家——上海南汇河口湿地 (C) ZHOU Huaikuan

据WWF专家介绍:獐是河口湿地生境恢复的旗舰物种,这一物种如果能够在野外生存并繁育种群,将标志着长江河口湿地保护和生态恢复的事业取得阶段性 的成就。南汇东滩这片拥有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天然屏障将人与自然的联系重拾,帮助河口城市抵御海平面上升、风暴潮等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WWF在长江河口城 市上海所做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健康河口城市,并在全球氛围内发起“世界河口伙伴”,以科学家的联盟和合作为基础,将河口保护的 最佳案例在世界范围内分享。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是的,“人与自然共生”的河口城市将会让每一个生态系统的生灵都感觉更美好、更安全。其中也包括我,一只小獐。

文章来源:戒杀放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