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个标准居士(一)

bz1

慈城罗珠堪布

摘自《慧灯之光四》

讲法和听法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大家能有一点进步和收获。如果没有收获的话,讲再多也没有用,因此,此处我还是讲一个最基础、最简单的知识——如何作一个标准的居士。

你们也许认为:“喔!这个很简单,我都作了七八年、十几年的居士了,这有什么好讲的?”但是,虽然当了七八年、十几年的居士,究竟是不是标准的居士,这就不好说了。所以,讲讲“如何当居士”、“如何培养出离心”还是有一定的必要。

也许很多人会有点失望:“唉!又讲出离心,我都听腻了,没有什么值得听的。”但我认为: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出离心比任何修法都重要,菩提心就更不用说了。虽然空性的修法、大圆满的修法很重要,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若按照它的程序去作,则会有所成就。如果程序、次第乱了套,就不会有什么结果。同样的,佛法的修法也不能乱了套,所以,我们有必要继续巩固基础,更何况有些人甚至连基础都没有打好。基础都没有打好的话,就更不存在什么巩固不巩固的问题了,所以,我们还是有必要反反复复地讲出离心。

难道反复地讲就会有出离心了吗?不是。讲了以后还是要去修。等大家基本上有了出离心和菩提心以后,才可以讲其他的法。有没有出离心和菩提心,不是由其他人去判断,就是由我们自己去判断。

下面转入正题,讲一讲关于居士的问题。

梵文的居士一词,读作“乌巴萨嘎”。中文翻译为“邬波塞迦”或“优婆塞”,二者实际上是一样的。“邬波塞迦”是什么意思呢?“邬波”就是亲近、接近或者恭敬的意思;“塞迦”的意思是善业、善法、善。翻译为中文,就是亲近事。本来“事”的意思很广,包括事业、事务等等,但此处是指善法、善事。居士的意思,就是接近、亲近善法。善法究竟是什么呢?从小乘的观点来看,是指阿罗汉。居士就是亲近阿罗汉——还没有成为阿罗汉,是预备的阿罗汉。但我们有没有预备,那还得看看够不够标准,够不够资格。如果是一个具格的居士,那就可称为预备阿罗汉。

预备阿罗汉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我们就从三个方面简单地谈一谈:第一个是居士的见解;第二个是居士的修法;第三个是居士的行为。有了见解、修法、行为之后,自然就有了果。小乘的果就是阿罗汉;大乘的果就是成佛。此处我们不讲果,只是简单地讲讲居士的见解、修法和行为。

一、居士的见解

居士的见解可分为三个层次。

(一)最低的见解

最低层次的见解,就是需要有世间的正见。世间正见有两点:第一,深信轮回,即深信轮回、前生、后世都是存在的;第二,深信因果。这两个叫做世间的正见。从见解的方面来说,这两个就是标准居士的最低见解。如果具备了这两个世间正见,就可以说我们在见解方面已经达到了最低层次的标准。

虽然这是最低层次的见解,但佛也说了:任何人具有这样的世间正见,则此人于千世中不堕恶趣。千世是什么概念呢?现在就是我们的第一世,然后第二世、第三世……一直乃至千世。这是佛亲口说的,所以很重要,它是我们整个修行见解的基础。

1. 深信轮回

生命轮回是佛教当中的一个极为特殊的课题,虽然其他宗教也曾提到,但都不及佛教那么完整。在轮回方面,佛教已形成一套完整的学说,所以,在居士的标准见解中,第一个就是深信轮回。关于这方面我不多讲,虽然我们以前并没有专题性地讲过轮回,但世间也有很多有关前世今生方面的书籍,你们可以参考。下面就简单地谈一下轮回。

首先我们谈谈,人死了以后是什么样的状况?从外表上看,人死了就是一具尸体,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所以,医学上判断死亡的标准,就是心脏不跳动,没有脉搏,没有呼吸。但从佛教的观点来看,这些只是最初步的死亡阶段,还不是真正的死亡。人活着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心跳。死亡开始的时候,首先消失的就是这些,但实际上他还没有死亡,有些人在心跳停止了以后,还可以继续活两天、三天、四天。以医学的观点来看,在大脑细胞死亡以后,人就没有办法再活了,但这个说法已经被推翻了。被谁推翻的呢?并不是经由辩论推翻的,而是被一些现实的、活生生的东西推翻的。

什么东西具有这么大的说服力呢?就是让自然界或者让事实说话,这是最具说服力的。因为很多人“死”了以后,经过两三天又苏醒了,虽然医学上界定的所有死亡标准都具备了,但“亡者”还是复活了。现在这种情形到处都有,其实佛经上面早就记载了,包括显宗、密宗都描述过这种情形。

在世俗人的心目中,死亡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其实不然,人死了以后还要经过很多很复杂的过程,我曾经简单地讲过一个“中阴的诀窍”,再进一步讲的话,就是密宗的“中阴解脱”,这个我们暂时不讲。我想让大家知道的,就是在人死了以后,他的意识还会继续下去。

在没有身体支撑的情况下,人的精神或者意识永远都不可能独立。即使在中阴的时候,都有一个意形身——就像作梦时候的身体一样。

人死了以后,肉体和意识就分开了,那个时候,在亡者的肉体上立即就分出一个身体,一个非常透明的身体——意形身。它是意识的载体,众生在中阴漂泊直到投生之间,一直依靠这个身体。投生的时候,不论投生为畜生还是人,意身和意识二者都会一齐前往,所以,前世的很多信息就会带到后世去。

现在这种情形到处都有,最近我也看见过几个例子,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如果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说,我们绝不可能瞎编一个故事来骗众生。佛教徒是最客观、最实事求是的。包括佛所说的话,如果不符合现实,文殊菩萨、无著菩萨等论师都会加以解释,说明这不是佛的真正的意思。当然,佛不可能有错误,这些不了义的话都是度化众生的一种权巧之说。既然佛的话都要这样解释,我们就更不可能无中生有,瞎编乱造一个故事来欺骗众生。

一次,在某县城附近,有一个判了死刑准备枪毙的犯人,正押往刑场的路上,不料刑车发生故障而不得不停了下来。

当时,附近一所寺院的活佛和一个女人正好路过,看到了这个死刑犯——他被绑在车上,旁边还有很多士兵。那个人看了看他们两个,然后笑一笑。

不久,这个女人怀孕了,几个月后生下一个小孩。小孩一生下来,脑后无缘无故就有一个伤疤,别人一用手指去碰,小孩就会痛得大哭。当这个小孩长到二三岁刚刚会说话的时候,他就说出那个死刑犯的名字,并说自己就是那个人。他自幼就非常怕警察。现在这个小孩长大了,他的后脑勺已经没有伤疤,但这一块头发却是白色的,到现在都是这样。对于前世的很多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前世特征移转到后世的例子,在国外也有很多。国外出现这种情况时,很多人就会到警察局去查前世那个人的档案——被枪毙时子弹射击到哪个部位等等,这些全部有记录。核对以后,一个个都被证实了。

前世枪毙时身上留下的伤口,为什么会移转到后世的身上去呢?关于这个问题,全世界只有佛法才能够解释清楚,其他无论是宗教也好,哲学也好,科学更不行,没有一个学说能够说得清楚。大家都知道,研究一个课题,要花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所以必须要有个交代,否则不敢去作这个实验。很多的科学、哲学在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只能搁置一边不管。因为很多研究者知道说不清楚、解释不清楚,一定会失败,所以他们不敢追究下去。

佛教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很简单。现世肉体上面的特殊标记,是通过前世死的时候出现的意形身这个载体,而把很多前世的信息带到下一世的。比如说,我们用无线电话的时候,发话人说的话是一段声波,声波可以转换成电磁波,电磁波可以传到对方的手机里,又再把它转成声波。接听者听的时候,发话者讲的所有讯号全部听得一清二楚。这是谁传过来的呢?在发话者与接听者中间,有一个肉眼看不见,实际上却存在的东西,是它在传递这些声音。

意身不是血肉之躯,而是意识的产物,就像幻觉一样。虽然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身体是最粗大的,但是,通过密宗的一些修法,可以让这个身体变成跟意身差不多的身体。这种身体不会生病、没有死亡……这就是密宗里面讲的金刚身。

我认为:用一些现代科学发现来解释这些现象,可以解释得比较清楚。比如说,我们现在眼睛看得到的光和物体是很粗大的。当这些光降到一定水平,或物体划分为细小的微尘时,就成了不可见光或不可见的微粒,但实际上它是存在的。在这个宇宙当中,存在着很多不可见的东西,只是以前的人没有发现而已。

我们的身体也是这样——我们现在的身体没有经过加工,是一个很粗糙的东西,有衰老、病痛、死亡……但是,一旦通过修法,这个身体也可以降到不可见的地步。这个问题暂时不讲,此处我们要讲的,是中阴的身体。在前世与后世两个肉身之间,依靠意身这个灵魂的载体,可以把前世的很多信息带到后世,所以,前世身体上的很多东西都会在后世的身上出现。

最近我又看到另外一个例子:在某寺院附近有一个孩子,一生下来他的肺、气管就有问题,呼吸的时候,气管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属于先天性的肺病。他今年才4岁,在他刚会说话的时候,他就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并说自己就是那个人。同时,小孩非常清楚地记得那个人生前的很多生活细节。

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呢?他得了肺炎,就在医院里面死的。前世那个人得肺炎而亡,后世这个小孩又有先天性的肺病,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无因无缘是绝不可能的。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因有缘,无因无缘的巧合是最束手无策的解释。说不通的时候只能说:这是巧合,这是偶然的现象,没有什么关联。但这些并非巧合,都有一些因缘,只是我们没有看到而已。

这些情况的发生也不是局限于藏地,如果仅仅发生在藏地,那就会说:喔!藏族全民信佛,这些事肯定是捏造出来的。事实并非如此。如今,连西方都有很多诸如此类的案例。现在我们不是凡事都效法西方吗?再加上现今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个人都能很轻易地得知全世界的讯息。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很轻率地用一句话就全盘否定——这是迷信、骗人的。事实上,现在这些问题的确令很多科学家感到头痛不已。

最近我看了一本名为《走进真实》的中文书,策划者召集了全世界55位一流的科学家、哲学家、基因学家等等进行广泛的研讨,并作了一个系列电视报导。其中就提到了很多目前比较先进的概念,但讲得不是很清楚。有很多科学家都对以前的很多说法表示怀疑,因为这类的例子、数据太多了,而且全是活生生的事例。科学讲的不就是数据嘛!数据不仅仅来源于实验室,在人们生活的周遭,处处充斥着数据。像前述的这些实例不也是数据吗?我们理应把这些也纳入研究的范围。

以前我也说过,通过很多数据,现在我们愈发感觉到:佛的轮回学说、宇宙观或者世界观,才真正是跨世纪的思想,它一直都遥遥领先于科学之前,从未曾落后过。我在这里讲,基本上大家都认同,但这不是仅仅让佛教徒承认的,包括有良知的非佛教徒,也应当承认这一点。

当然,承认不承认是主观的、个人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客观的证据。既然国内外都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我们总不能都用一句“巧合”来搪塞吧?哪有这样的巧合——后世的小孩不但身体上有特殊的标记,而且清清楚楚地记得前世那个人的很多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生活细节。在全世界所有的学说、逻辑当中,只有佛能够用生命轮回的理论来解释这些现象,所以,作为居士,首先要相信生命轮回,这是居士的最低见解之一。

2. 深信因果

佛告诉我们:普通人最好不要去观察因果,因为普通人观察因果不一定能得到正确的答案,并会对因果产生怀疑从而导致痛苦。包括有神通的人,都只能看见一部分因果。有些外道也有神通,虽然他们的神通有局限,不像佛那样广大、全面,但他们也有一些神通。这些外道通过有限的神通观察到:一个一生当中都行善的人,死后却堕入恶趣——地狱、饿鬼、旁生道。他们由此推知,因果是不存在的,如果因果存在,一生都在行善的人,死后就不会堕恶趣,所以,他们就生起邪见,认为因果不存在。有一部佛经专门讲外道的这些错误。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呢?

以前我们就讲过:因果不是今天作,明天就成熟;或者是这一生把种子播下去,下一世就成熟。因果中间有可能会间隔很长很长的时间,即使有神通的人,也只能知道一个片段,而不能完全了知因果。如果通过其他的方法来观察,就更加困难了。一般人只能间接地了解因果,想要直接去了解的话,除非是有很深广的神通。

如此说来,我们是不是没有办法证明轮回、因果的存在了?办法是有的。比如说,科学家要研究一个很细微的粒子,他首先需要一个电子显微镜之类的仪器,光靠眼睛是没有办法的。同样,法称菩萨在因明的《释量论》中就讲到:在观察因果的时候,由于我们的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见因果的存在,所以,我们首先就得依靠佛的语言。但佛可不可靠呢?佛说的会不会有什么漏洞呢?因此,我们首先要证实佛说的绝不可能有错误。具体的证明过程,在《释量论》、《量理宝藏论》里面都有。

因明里面讲了很多很多推理的方法,但最关键的核心,就是要证明佛说的话是可靠的。如果我们佛教徒都认为:喔!佛说了算,佛说了不需要观察的话,那就没有必要读那么厚的一本书了。

因明里面没有信仰的成分,就是针对一个完全不相信佛的人(当然在文化层次上肯定要有一定的水平),面对面、实事求是地讨论若干问题。因明里面的“因”,就是指证据或者数据。因明就讲因和数据,不讲信仰。通过一步步的推导,最后证实——佛说的不会有问题,不会有错误。只不过在有些时候,针对某一类众生的想法,佛也会说一些适应他们的话,这是由闻法者千差万别的文化背景、思想状况等等所导致的,是度化众生的一种方法。佛自己也说:你们不能认为经书里面的内容百分之百都是正确的,有些不符合现实,是我故意这样讲的。

除此之外,佛真正说的了义之法,即使到现在都找不出任何瑕疵。多数现代人认为,在21世纪,科学等各方面的进步和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直到今天,我们有没有发现佛说的话里有任何一个错误?没有。佛的人生观、世界观等等,一直都走在科学的前端。科学和佛法相比,反而有一定的距离,至今仍远远落后于佛教。这不是我在信口开河,只要是公正的地方,无论任何一个场合,面对科学家也好、哲学家也好,我都敢说这种话。

虽然了解因果的最终方法是这样,但我们也可以侧面地去了解因果,比如说,同样聪明的两个人去做同样的事情,有同样的条件、同样的关系,但结果一个人成功,另外一个人不成功,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很多人会说是巧合,但是不是巧合呢?佛说:任何一个事物的因,都有近因和远因。远因发生在久远的时空,近因则发生在当下。

比如说,我们今天生病了,这个病的来源有可能是一万年前或者几千年前的某种原因,这个叫做远因,我们看不见;近因则是现在我们不讲究卫生,或者是饮食失当等种种客观原因导致的。远因和近因的结合,导致我们的生病。现代人往往只看近因,而忽略了远因,所以很多事情都解释不清楚,仅仅从物质方面解释,就有很多事情现在没有办法证明。随着科学的日趋发达,以前很多学者的理论,比如我们熟知的牛顿的很多理论都已经被推翻了。由于科技不断地跃进,不少的学说都无法逃脱被超越、被推翻的命运,但为什么千百年来独有佛的学说屹立不动呢?

因为佛是证悟者,已经攀上智慧的圆满顶峰,由制高点往下俯瞰、往下解释这些事情,所以佛法就不需要什么改革,也不会有什么革命性的新发现,佛法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淘汰。科学等世间学说确实有这种需要,因为它是由低处往上走,从无到有、越来越好,一直都是往上发展的。第二个相信因果的主要依据就在于此。

除了佛的语言以外,是不是根本没有办法证明因果的存在呢?也不是。还是有的,但最主要的是,佛告诉我们,一个凡夫去观察因果存不存在,他最后是得不到结论的。比如说,在没有任何仪器——电子显微镜等等的情况下,想看看原子以下的粒子,比如说质子、中子、夸克等等到底存不存在,我们的眼睛能找到答案吗?不可能的,反而,如果我们过度地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们会认为:喔!我的眼睛看不见,哪有什么质子、中子?哪有什么微粒的运动?物体是静止的,我明明看到它是不动的。哪有什么运动的电子?这样就想当然地否定了微粒及其运动的存在。西方哲学在二千多年当中一直有这种观点,后来慢慢有了电子显微镜等等,利用这些科学仪器就可以看到事实的真相,所以很多人才相信了。当科学知识和常识发生冲突以后,科学必须通过仪器与研究成果把常识推翻,之后才能建立一个比较理想的见解。

同样的,我们需要的不是仪器,而是逻辑与推理方式。因为现代人非常傲慢——过度地相信自己的眼睛、鼻子等器官和仪器。眼睛传给自己的任何一个信息,都无条件地相信。眼睛说是白色,就认为是白色;眼睛说是红色,就认为是红色。问题就出在这个上面,这种思想把我们束缚了。我们一直都认为:我的眼睛看得见的才有,看不见的就没有,就是神话故事。如此一来,我们的思想就得不到解放。

佛法也要用“解放思想”这个词,谁要被解放呢?凡夫要被解放。因为凡夫过度地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所以看不到世界的真面目,看不到时空的真面目。现在我们要推翻的,就是自己的眼、耳、鼻、舌的见解,以及所有世俗间的见解。因为今天我们在讲最低层次的因果,所以没有必要讲这么深。现阶段,我们就是要相信佛的话,相信因果是存在的。不能凡事都轻率地归结:这个是巧合,那个也是巧合。反正自己说不清楚的,都是巧合。这样一味地固执己见,就根本看不到事实的真相。

任何一个事物都有近因和远因,比如说,这个手表的近因,是手表制造厂工匠的手艺,但它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我们的意识,只有意识的习气爆发的时候,才会出现手表,这就是远因。但我们只能看见它的近因。至于远因,谁肯承认这个手表是从我们的心里产生的呢?如果一提到这个话,大家就认为是唯心主义。其实不是唯心主义,理由我以前讲过了,今天就不再重复。

佛法跟基督教等其他宗教最大的差别,就是在任何一个问题上都要有强有力的、实实在在的证据或者数据,有了以后才可以接受,否则就不接受,所以,中国的有些老一辈学者曾经说过,我们对佛法的信任不是迷信,而是智信。说得很好——不是迷信是智信,由智慧产生的信心。

但基督教却不是这样,从它有史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证明上帝的存在,但基督教还是要求信徒必须无条件地相信。虽然爱因斯坦、费曼等世界著名的科学家都说了:科学没有办法推翻上帝的存在。但仅仅科学不能推翻就能成立了吗?不是。你自己应该提出一个证据来说服人,人们才能相信;仅仅是科学不能推翻,就可以承认了吗?当然不可能。这就是佛教与基督教不一样的地方。

很多人觉得:平日念念佛,在观音菩萨的圣诞日、佛的圣诞日,背着一个罗汉包到庙里去烧烧香,手上戴一串佛珠,这就是居士了。实际上不是这样。难道背一个黄色的罗汉包,手上戴一串念珠就是阿罗汉的预备了吗?当然不是啦!要想变成阿罗汉的预备,就得从见解、修行、行为上全方位地与众不同。所谓与众不同,当然不是说我们已经是佛菩萨,而是说要跟一般的凡夫有所不同,至少在认知上有些不同,这才可以说是接近善事。这是居士最低最低的见解标准,再没有办法低了;再低的话,就没有什么见解了。

我们具不具备这些最低的见解呢?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问自己:第一个,我有没有深信因果;第二个,我有没有深信轮回。如果没有,就没有居士的见解了。

佛说:见解就像人的眼睛;修法和行为就像人的脚。先用眼睛看,然后脚跟着走。如果眼睛看不见,那往哪里走呢?怎么样走解脱道呢?解脱道在哪里我们都看不见,就像盲人一样,那怎么走路呢?所以,没有见解一切都免谈。如果连最低的限度都达不到的话,就根本不是居士,至于修法就更谈不上了。

佛法不像世间的知识,世间的知识不一定用得上。比如说,如果我们在大学里读一个专业,以后再改行的话,说不定整套知识都用不着了。佛法不是这样,学到的就要去用,如果不用,学了也没有价值,等于没有学。我们讲佛法,就是要讲修行、见解上面的体会。如果要谈有没有进步,也要从实际的体会、实际的经验上去观察,这是很重要的。

(二)中等的见解

中等的见解是什么?中等的见解就是中观的空性。不是证悟中观的空性,证悟当然更了不起。此处不是指证悟,而是指能够了解、理解中观空性。比如《中论》、《入中论》等中观论著中讲到的空性、无我,或者没有那么广的,诸如我以前讲过的麦彭仁波切的《人无我的修法》、《法无我的修法》,还有《心经》等比较简略的空性。如果有空性的见解,就是中等的居士见解。

所有的佛教术语,都有严格的意义。按照严格的梵文意义来解释,“见解”不是指一个模糊的观念,而必须要坚定不移、深信不疑。比如说,对无常有坚定不移的认识,认为每一个事物都是无常,绝对是无常,没有一个例外。有这样坚定不移的信念,才叫做见解。其他的概念都不叫见解,而只是一个概念。

总结一下刚才的内容,就是说:我们对轮回有没有坚定不移的认识?对因果有没有坚定不移的认识?如果有的话,那我们至少具备了最低层的居士见解。如果不但具备这一点,而且在此基础上对人无我、法无我、空性也有坚定不移的认识。虽然还没有真正证悟,但深信不疑,认为任何一个物质都是空性的,这是不容置疑的。有这样坚定不移的认识,就是空性的见解,也是中等的居士见解。

证悟和见解有什么差别呢?佛教认为:坐禅时候体会到的感觉,一般不叫见解,而叫做证悟或者智慧——无我的智慧、空性的智慧;从禅定中出来以后,平时在日常生活当中也有这个观念或认识——毫无疑问,一定是空性,一定是无常,这一般不叫智慧,以智慧和见解来区分的话,就叫做见解。

证悟和见解我们都需要,如果不信因果,又怎么会信因果不虚呢?如果不信轮回,连轮回自身都站不住脚了,还谈什么下一世、轮回痛苦等等呢?都没必要了。所以,人身难得、死亡无常、轮回过患等等,都建立在此二者的基础上。

中观的证悟和见解也是这样。如果能在坐禅的时候深深地体会到空性,就叫做证悟。

“体会到”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头疼的时候,这个疼是什么样自己能亲身感觉到,这不是书本上写的——因为什么神经、什么细胞出了什么问题,有什么样的反应,就称为疼——现在不需要书就完全能感受到痛,这就不叫见解,而叫证悟。从这个状态当中出来以后,在我们的心里还会留下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虽然我现在没有刚才的体会,但是,在我坐禅的时候,深深地体会到一切法都是空性,所以,现在我看到的这些东西就是空性。有这样坚定不移的信心,就叫做空性的见解。空性的见解与空性的智慧,这两个要分清楚。

中等的居士见解,就需要有这样的境界。大家有没有?自己去观察。如果中等的见解没有,下等的见解也没有,从佛法、修行上来说,就等于没有眼睛;如果有下等的见解,虽然目前还没有空性的见解,那就还没有完全失明,我们的眼睛至少能看见一点东西,虽然不是看得很清楚,但是能看见一点点。

(三)上等的见解

上等的居士见解是什么呢?就是光明如来藏和密宗的见解。密宗的见解我们暂时不讲。密法认为:一定要有基础才可以听密法;没有基础,听了也没有用。所以此处就不讲了,以后再说。

其实,我以前讲过的那些空性修法,我认为就是密宗的观点、密宗的境界,至少是密宗境界的一部分。你们一定认为密宗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一直要求我讲密宗,如果真的有一天我讲密宗的话,到时候有可能你们会失望的。你们会发现原来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以前讲的那些就是密宗,只是改了一个名字而已,其他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你们自己不相信,没有修;如果修的话,这个证悟就是密宗的证悟。如果有密宗的观点或见解的话,这就是居士最高的境界,最高的见解。

没有一本书里分过什么居士的下等见解、中等见解、上等见解,上、中、下是我分的。我为什么这样分呢?我是根据佛的一转法轮、二转法轮、三转法轮的核心内容来分的。

一转法轮基本上讲的是轮回、因果等等,如果你们有这种见解,就是低层次的见解;二转法轮主要讲的是无我、空性,如果你们有无我、空性的见解,就是中等的见解;当然,密宗是所有佛法里面最高的境界,证悟了密宗,再也没有更高的境界了。

居士的这三种见解大家有没有?你们一定要反省一下。如果没有,那以后到底要不要当居士?想当的话,要怎么样当?凭什么来当?这很重要。我们不是靠外表,而是靠内心——内在的修行、智慧等等来当居士。在外表上,我认为你们还是要和普通人一样,不要脱离“群众”。你们都要上班,单位上的同事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除了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不能跟他们同流合污以外,其他方面尽量顺应大众,这样别人可能会开心一点。如果整天背一个黄包包,拿一串念珠,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只会让别人避之唯恐不及,我们没有必要这样,在内在、精神上与众不同就够了。

以前很多人认为,精神是不值得考虑的,物质才是实实在在的,精神没有什么研究价值,从而忽略了精神。其实并非如此,在量子物理当中,精神占了很重要的地位。你们翻一翻量子物理的书籍,看看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怎么说的。我上个月见到一个美国博士,是在大学教佛学的。他说:当我怎么讲都讲不通唯识宗的时候,我就跟学生说:“就是海森堡说的观点”。海森堡的说法比较接近于唯识宗,但唯识宗并不等同于海森堡的观点。

科学家们已经认同,越进入微观世界,精神就越有地位。现在谁再像以前那样说“精神算什么,它只是大脑的产物”之类的话,就已经不可能再占据什么统治地位了,所以,精神是最关键的。打个比方说,一部电脑要做一件事情,全靠软件程序;同样,一个人要做一件事情,不论修行也好,做世间法也好,全都是精神在推动。如果没有精神,人不就死了吗?所以,精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以上是居士的三个见解。

二、居士的修法

(一)戒律

居士的修法,是从守戒开始的。守戒也是一种修行,而且是最关键的。

我碰到过很多的居士,虽然已经皈了依,他们也自以为当了好多年的居士,但居士五戒还没有受,这是不合理的。要当居士,就要有戒律,这是最关键的。

比如说,要在墙壁上画画,墙壁是最关键的,没有墙壁就根本没有办法画画。同样,戒律是所有修行、智慧的基础。虽然戒律有很多的层次,但我们不能连一个戒律都没有,只要有一些自己能够持守的戒律就可以了,不是说你们统统都要守出家戒。如果没有戒,就不算真正的居士,所以要守戒。

很多人一听守戒,就觉得非常害怕:唉呀!一守戒很多事情就不能做了,好可怕!其实并不是这样。大家都知道,每个国家都有法律,法律实际上也像戒律一样,是控制一些人的疯狂行为的手段。但却没有人说国家不应该有法律,有了法律以后就不自在、不自由了,这个太可怕了!大家都认为法律是需要的,没有法律的话,这个社会就乱套了。比如说,如果没有交通规则,在人口拥挤、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就会交通拥堵甚至发生交通事故;因为有了规则,我们才可以比较顺利地上路。戒律也是一样,对一个修行人来说,守戒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

(二)四个外加行

修行首先要修什么呢?就是修四加行。这是最关键的。

你们知不知道波音747飞机有四个发动机,每个发动机有八万公斤的推动力,总共是有三十二万公斤的推动力,有了这么大的推动力,它才可以承载那么多东西。如果一个发动机不行了,三十二万就减少了八万;两个发动机出了问题的话,就只有十六万公斤的推动力;如果三个发动机不行了,而飞机又在青藏高原上空飞行的话,飞机就有可能会撞到山上。你们好好想想,如果飞机在地面上没有这四个发动机是什么状况?肯定飞不起来;如果在空中四个发动机同时没有了是什么状况?飞机一定会坠落下来的。同样,倘若没有四个加行,就没有推动力了。推动力把我们推到什么地方?就是推到解脱道上面,所以,我们一定要修四加行。

现在有些地方的某些人在传授佛法的时候,居然给一些居士说:你们的根器非常好,不需要修四加行。居士们都不知道,听了很高兴,于是到处宣传:“我是利根,根本不需要修四加行。我的上师说了,我有可能前世已经修了,所以现在不需要修了。”反之,如果有人给他们说:“你一定要修加行,不能不修”这样的话,大家都不高兴。

为什么会有人这样说呢?因为你们喜欢听这种话,所以他们自然会迎合你们说这种话;如果你们都不喜欢听奉承之语,自然就没有人会对你们说。大家都担心说出去的话会令对方不高兴,如果我说“你是利根,你不需要修加行。”会令你不高兴的话,我肯定不敢说了。

当然,如果对方说的“可以不修加行”之类的话对你没有什么影响,那也没关系;但若你也真的这么认为:“我已经很不错了,不需要修加行了。”那就糟糕了!

你们可不可能不需要修四加行呢?不可能的,一定要修加行。

前几天我碰到一个人,他说他在一个地方闭关了六个月。我问他修了什么?他说他的上师对他说:“不需要修出离心,不需要发菩提心,你在鱼市场看到那些鱼时,就念念经,给它们洒点甘露水就可以了,这就是菩提心。出离心、菩提心不需要修,你只需要放松、看心就行了。”我不禁惋惜地对他说:“你在山上的六个月全部浪费了,没有任何意义!”当然,话也不能这样说,他那六个月也不是做别的事情,还是在修法嘛,至少他认为是在修法,所以肯定不是纯粹的浪费。但我为了打击这种说法,所以才这样说,但若说不是浪费也很难。在六个月当中完全放松,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里面也说了:我们从无始以来到今天都在放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都不加规范,所以今天什么收获都没有。那样散乱,就不可能有什么进步,再这样放松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呢?你们自己看看麦彭仁波切的《定解宝灯论》,说得非常清楚。所以,四加行是第一个必须要做的功课。四加行修好以后,出离心就有了。前几天我也说过,三千大千世界的所有凡夫都往前走,但是,一旦有了出离心,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往回走。不修四加行,我们就不可能回头。

(三)五个内加行

四个外加行修完以后,就要修五个内加行。很多人在修加行的时候,先不修外加行,而先修内加行。为什么先修内加行呢?因为内加行当中有很多计数,要完成一定的数量。很多密宗上师在传法之前,会先问你有没有修完五个内加行,如果说修完了就可以传;一般不会有人问你有没有修外加行,所以有些人就把四加行丢了,只修五加行。这样的修法不是很好,以后大家无论是刚开始修加行也好,或者是重新修也好,还是先修四个外加行。

释迦牟尼佛转法轮的次第也是这样:第一转法轮的核心思想,就是人身难得、死亡无常等等,只是在此基础上加了无我的修法,其他就没有了,所以,我们修的时候,第一个就要修外加行。外加行修完了以后就修内加行。做一个居士,特别是学藏传佛教的居士,这两个是一定要修的。如果实在是年纪太大、体力不支的话,像顶礼这样的修法可以不修,而用其他修法来代替。

(四)念佛

在修加行的同时,念佛也很关键。所有的居士都要念佛,不要说居士,连高僧大德都念佛。

有些人认为:念佛是那些没有文化的老太太、老头子的事情,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怎么可以去念佛?我们应该修更高档的法。

这是错误的想法。念佛是一定要念的,谁也不能放弃;同时要修四个外加行和五个内加行,这两个修完了以后,就可以修空性、修密宗,但这是以后的事情,修加行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