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美彭措法王发愿终生讲法的缘起

格花堪布

fw

一些人对于一般宗派的破立,产生强烈的忿怒,特别是对“自空”和“他空”等名相生起没有意义的片面贪执,相互争讼,自赞毁他。但是,他在讲述各个宗派时,法语不混杂,容易直接理解且意义调和。

堪布:“一般来说,宗派所抉择(破译)的精华,是一切法的法性。《般若经》中说:‘法性非所知,法性非能知。’不仅如此,藏地的一切推理者的顶上宝——鄂大译师(鄂·勒巴喜饶),也主张胜义不仅不是词语分别的对象,甚至连耽著的对象也不是。”

“那么,究竟的实相呢?凡夫观现世的心意,无论有多么深奥,都不能抉择(破译)。暂且从局部来观察吧,那么诸大智者、证士们建立的每一句法语,也都有许多能成立的原因和理由。因此,凡是各自的宗风和传统,以及前辈祖师们特殊的立宗之主张,他们的追随者不需要特别地袒护偏爱。”

但是,若将法语和宗派相互混杂;自宗的根本属性尚未抓着,就将他人的臆说拿来作为依靠;见、修、行、果的一切经教,犹如“莫厄玛”的绳子一般纷乱错杂,经义道理不能通达……如此,是对自己的宗派不起信,纵想追随他人之后,也不能跟上。倘若被智者们看见,只能成为嘲笑的对象。因此,最好能自主掌握;上师说:一些基础的东西很重要,比如象出离心,据他了解有很多人学了大圆满,其实心里还是没有生出出离心,甚至不知道出离心叫什么。甘孜的扎呐寺有一个罗比的喇嘛,在整个甘孜是很有名的,他是门色堪布的徒弟,他有一个汉族的女出家人,在跟了他很多年,包括气脉、大圆满都求到了。并且和格花堪布谈话的时候说,玛哈瑜伽、阿努瑜珈、阿底哟噶都懂,包括气脉也懂。然后堪布就说:我是不懂大圆满的,那些东西我都不懂,问你大圆满的问题我也问不出来,问你一点简单的吧,请问出离心是什么,出离心应该怎么修,那么出离心有两个方面,达到出离心第一方面标准是什么。那个觉姆根本就答不上来,也说不清楚,出离心是怎么回事。所以格花堪布觉得基础的东西是很重要的,大圆满当然是好的,没有出离心的基础,是不能证悟空性的,不证悟空性是没有出离心和菩提心的,所以这些基础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象华智仁波切的《普贤上师言教》那样闻思修,从出离心和菩提心共同的外前行以及不共的内前行以及到大圆满一些内容也包括了,这些内容很重要;其中自转心和四厌离的内容,应该好好去修,所以说出离心是很重要的。藏地的很多修行人,死了以后,他们的亲人去打卦,都是说,比如当了一个拉萨的小孩,那里那里的一个男居士等等,很多人只得到了一个人身而已;其实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大圆满的修行人,仅仅是得到了一个人身。什么原因呢?不是这个法不好,法本身是好的,是这个人和法没有相应。这个就是格花堪布的忠告。

曲洽仁波切与法王如意宝的上师俄巴活佛在山上闭关看到未来末法时期的一个现象:有些老喇嘛头发白了、牙齿掉了,还在辩论诸如乌龟长毛、兔子长角此类的问题。很多闭关实修者在盲修瞎练;宁玛巴修大圆满者连边都没挨上,很多人都已修偏了。俄巴仁波切看到末法时期大多数人偏堕两边现象特别严重,伤心得痛哭流涕,三日不绝。他经常对弟子强调闻思修要并重。此教言也经常被曲洽仁波切引用来教育弟子。

法王如意宝曾针对常年在山上偏堕闭关实修的老喇嘛们造了一部论典,表面用了大圆满名词实为外道见解的所谓窍诀论著,结果老喇嘛们看了全部连声称好。见到此现象,法王如意宝非常悲哀,发愿终生传讲佛法,这也是五明佛学院创建的缘起。

摘自《慈航路途》之“开示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