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所反映的佛教思想 (一)

hlm

导言

过去一个世纪之中,有不少学者都在文学上对《红楼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有关《红楼梦》宗教内容的研究则比较少一点。其实《红楼梦》之中有不少佛、道的元素,而学者对《红楼梦》与佛教的研究,是将注意力放在《红楼梦》与禅这个题目之上,就“如潇湘(圆香)先生的《〈红楼梦〉与禅》 、张毕来先生的《红楼佛影》 、李哲良先生的《红楼禅话》 等。这些著作或者是考察清代的佛禅文化背景对《红楼梦》的影响,或者用佛教的某些义理、规范与小说中的某些情节作对勘比较,说明《红楼梦》有明显的佛教文化痕迹”。[1]而有关佛教在其他部分与《红楼梦》的关系则少有讨论。所以,本文希望通过了解《红楼梦》一书所描述的一些佛教仪式,看这些仪式如何反映当时的中国佛教在灵魂观及因果报应上影响著当时的官僚阶层的人民及平民百姓。

“曹雪芹在全书第一回就表明了自己的创作主张,反对才子佳人小说的‘千部一腔,千人一面’和‘假捏出二人名姓,又必旁添一小人,拨乱其间’;而是根据自己‘半世亲见亲闻来创作’, ‘其间离合悲欢,兴衰际遇,俱是按迹循踪,不敢稍加穿凿,至失其真’ ”。[2]而且,更有人“据此把《红楼梦》的创作过程,看成是现实生活的刻板记录,因而对它作了各种各样的‘索隐’,说它影射这个、影射那个;或者认为它写的就是曹雪芹自己的身世”。[3]所以,何剑熏的《论〈红楼梦〉的主题思想》一文指出:“曹雪芹的《红楼梦》,是十八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古典的现实主义文学的一座伟岸的丰碑。无论在思想的深度上……在反映现实的真实上,都可以放进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学作品之列” ,这是真切地说明了《红楼梦》反映现实的能力。

本文正是要以《红楼梦》反映现实的能力来了解当时的人民在灵魂观及因果报应观上如何受佛教的思想影响,也就是小说涵盖的时代背景——清代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主要是十八世纪的上半期,中国人在灵魂观及因果报应观上如何受佛教思想影响。

在《红楼梦》中所描述的“水陆法会”

《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办宁国府”中提到了名为“水陆法会”的佛教仪式。当作者描述有关秦可卿的身后事时,写贾府为秦可卿修建水陆法会,作者描述其水陆榜文:“世袭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御前侍卫龙禁尉贾门秦氏恭人之丧,四大部洲至中之地、奉天承运太平之国,总理虚无寂静教门僧录司正堂万虚、总理元始三一教门道录司正堂叶生等,敬谨修斋,朝天叩佛,以及 恭请诸伽蓝、揭谛、功曹等神,圣恩普锡,神威远镇,四十九日消灾洗业平安水陆道场”,由是可知这场水陆大斋是由掌管全国僧侣事务的僧录司——“总理虚无寂静教门僧录司正堂万虚”及掌管全国道士事务的道录司——”总理元始三一教门道录司正堂叶生”负责主持的。文中虽然只是指僧道对坛念诵经文,而没有详细描述这场水陆法会的内容、仪式,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贾府为秦可卿修建的水陆大斋是十分隆重,而且只是为超度秦可卿一人而专做的。

水陆法会是中国佛教中,仪式最隆重的法会,略称“悲斋会”、“水陆会”、“水陆法会”和“水陆道场”,全称是“法界圣凡水陆普度大斋胜会”。在明代株宏大师(莲池大师)修订了水陆法会的仪式之后,水陆法会可以分为两类:“众姓水陆”及“独姓水陆”。众姓水陆即是由一般信徒共同发起,集资修建的;而独姓水陆则是由一人(或一家)发心独资修建的。当然,因为要修建一场水陆法会所需的财力、物力极大,故古时的水陆法会一般都是众姓水陆,或是由国王、国家出资修建的水陆大斋,后者一般是会为了整个国家的国运祈福,或是在战事频繁的时期追荐为国而阵亡的将士。

在《红楼梦》第十三回出现的水陆法会是独姓水陆,是由富裕的贾府出资修建的,为的是超度秦可卿的幽灵。所以,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十三回描写水陆法会,清楚地反映出贾府财力之大,而请到掌管全国僧侣事务的僧录司“总理虚无寂静教门僧录司正堂万虚”主持这场法事,则是要表达出曾五次接待康熙帝南巡的“百年望族”——曹家之名望、权势之显赫及财力之大。

在《红楼梦》中所描述的“焰口”及“做七”等佛教仪式

另外,在《红楼梦》的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描述了为贾府为秦可卿所做的“五七”法事。五七并不是法事的名称,其实是指秦可卿死后的第五个七日的意思,而人死次后需要“做七”,早已成为了中国人的习俗,这是受到佛教的的灵魂观所影响的,这一方面会于之后的一个部分详细说明。而在《红楼梦》的第十四回之中所描述的五七法事是这样的:“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传灯照亡,参阎君,拘都鬼,筵请地藏王,开金桥,引幢幡;那道士们正伏章申表,朝三清,叩玉帝;禅僧们行香,放焰口,拜水忏;又有十三众尼僧,搭綉衣,靸红鞋,在灵前默诵接引诸咒”。这里除了是有关佛教仪式的描述,还有道教度亡仪式的描述,因篇幅所限,所以本文未能对在《红楼梦》出现过的道教仪式进行深入的分析,但是,笔者仍希望指出,在明清时代佛、道二教同场做法事是一个十分常见的现象。因为“明太祖朱元璋立国后,制定了以儒教为主、三教并用的政策”,而且当时的佛教与道教,杂揉混淆,流行于广大的庶民阶级之间。而且,亦因为当时的佛、道二教融入于社会风俗中,被称为瑜伽教僧及火居应赴僧者,都是以执行死者之葬仪及追善供养等的仪式为职业的僧侣、道士之存在。[4]另一方面,以贾府的财力、府中的空间,绝对可以提供不同的地方予僧侣及道士同为秦可卿进行仪式。

而文中提到的“破地狱”仪式是民间习俗,即是指人死之后,亲人为其邀请僧尼作超度时的活动之一,佛教的破地狱仪式即僧人为亡灵念诵《破地狱偈文》以拯救亡灵出地狱,使其得到解脱而往生净土。而“传灯照亡”的仪式亦是民间的信仰,当时的人民认为人死后走向冥途,而佛法能破除黑暗,犹如明灯,因此亲人们会在亡者的脚后燃灯以照亡灵,所以叫做“传灯照亡”。而筵请地藏王,就是祈请佛教之中主幽冥界、救度地狱道中的受苦众生的地藏菩萨。而“放焰口”更是佛教度亡仪式之中的佼佼者,放焰口全称“瑜伽焰口”, “瑜伽”是梵文的音译语,意为相应,即手结密印,口诵真言,专意观想,身口意与佛相应,故曰“瑜伽”。而“焰口”即是指饿鬼,因为饿鬼的咽喉细的像针一样,口吐火焰,故唤作“焰口”。而瑜伽焰口就是一个普济施食的仪式,对象虽是六道群灵,但是对于饿鬼道的众生是特别关心的,而焰口法事是根据《救拔焰口饿鬼陀罗尼经》编成的。焰施食法,是“冥阳两利”的法事。“冥”就是幽冥众生——地狱、畜生、饿鬼;“阳”就是我们人间。普通的听经闻法,这些幽冥众生,不能得自在,地狱里面的众生不能出来,饿鬼道很苦,畜生道也有种种苦难。放焰口,藉佛、菩萨的力量,使地狱道、畜生道、饿鬼道,都可以来这里听经、闻法、忏悔,如果他了悟,就能得利益。而民间的人民请僧人在亡灵“做七”时放焰口其实是要以亡者的名义宴请、普济其他六道中受苦的众生,以此济度的功德使亡者可以早得解脱。
(待续)

[1]参梁归智:《禅在红楼第几层——禅、〈红楼梦〉与中国天道》。(http://www.guoxue.com/magzine/zgcx/zgcx136.htm)

[2]参游国恩编:《中国文学史》第八编第八章“红楼梦”第三节”红楼梦的艺术成就”。(http://jwc.jxnu.edu.cn/020352/eight_030.htm)

[3]同上。

[4]参圣严法师:《中国佛教史概说》第十六章”明代的佛教“第六节”砧基道人”。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37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