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因堕胎、邪淫而摊上大事的亲友们

因堕胎削减福报而不能转正

末学的堂哥,早年曾托人找关系在县地税局开小车,后来因为人品、技术都不错,被县委领导看中,于是到了县政府开小车。他在县政府一干就是十几年,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县委主要领导干部换了几任,比他后去的驾驶员都早已转正,可是他至今还是个临时工。工作没有保障不说,而且待遇比人家低一大截。也并非领导对他不好,前几年,他所服务的某位领导,别人过年请都请不到,可是这位领导过年偏偏到堂哥家去喝酒,由此可见领导对他的器重。可是只要一碰到转正,就必定与堂哥失之交臂。

堂哥倒也是热心助人,由于长期和领导干部接触,虽然只是个驾驶员,可是他的能量却不一般。家乡人只要找到他办事,他往往总能为人排忧解难,因此也深得家乡人的好评。按照道理来说,这样的人,应该是修德有功之人才对,可是为什么上天对他如此刻薄呢?后来听母亲告诉我一件事,末学才恍然大悟,果然因果无差。原来堂哥和堂嫂结婚有十六七年了,除了堂嫂生有二个孩子之外,基本上,他们夫妻每年都要堕胎一次,如此算来,往少了说,堂哥和堂嫂所堕胎的次数也达到十来次,有十来个怨气冲天的婴灵在暗地里伺机报复,多大的福报也折损了,还谈什么转正呢!没遭逢祸事,已经算是祖上有德了。这不,眼下县政府为了响应党中央裁减公务车的政策,决定把堂哥所开的上海大众拍卖,车子如果卖了之后,堂哥还能否继续留在县政府,那就难说了。

邪淫之人必生不贞洁之子女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说的是末学的一个初中女同学,姓叶,说起她的身世实在有些荒唐而尴尬。叶同学的母亲在做姑娘时就作风不正,她“不慎”怀上了孩子,可是又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于是只好在娘家老实呆着。眼看这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等到家人发现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堕胎的时机,于是她的父母含羞四处给女儿找婆家。可是好人家哪里会要这样的姑娘?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光棍汉。说来也不巧,就在结婚的当晚,洞房花烛之夜,末学的这个女同学“不合时宜”地降生了。这在三十多年前当时风俗淳朴的农村来说,实在是个天大的笑话。“满月酒”的时候,她外婆家的人羞得一个也没去。

不过,叶同学虽然不是她的“继父”所亲生,可是人家一大家子从来都当她如亲生一般地疼爱,而且后来她又有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关系于是也就更加亲厚,所以她才得以身心健康地成长,而且初中时出落得如花似玉一般好看。不过我想,她是不会看到这篇小文章的,不然末学就不敢写出来了。对于她自己离奇的身世,末学想,她自己是清楚的,而且对她的伤害是巨大的。因为她以前和末学很要好,初中毕业后,她曾经和末学有通信,有一次她莫名其妙地写信给我说:“恨得深沉,恨得悲壮。”她当时也没写她恨的是谁,我想,她是否是在暗示对于自己身世的愤懑。不过,让人难过的是,听说她后来也和她母亲一样荒诞,曾经的纯情少女荡然无存,不明白人为什么会变化得这样大?印光大师说:“邪淫之人必生不贞洁之子女。”祖师的开示经得起千万年时间的检验,末学想,这既是因果的相续和传递,也是心性的遗传在起作用吧!

淫人妻女者往往早夭

早年末学的一个远房表叔,人送外号叫做“老硬”,“老硬”的意思是脾气火爆,得理不饶人。末学的这个表叔有一个恶习,喜欢深夜去敲男人不在家少妇的门,据说被他勾引到的少妇数量“可观”。

再说末学有一个族兄,是个酒鬼,喝醉酒之后喜欢耍酒疯,他耍酒疯有特点,他平时所讨厌的人或者内心积郁的事,在他喝醉酒之后统统要“算账”。早年他常常耍酒疯的对象就是末学的三叔,因为末学三叔曾经是村支书,因为计划生育,三叔曾把族兄的老婆抓去打胎,结果打掉的是个男婴,而族兄连生了三个女儿,所以,每次他喝醉了总说:自己没儿子都怪我三叔。他还有一个发酒疯的对象就是他的三女儿,他醉酒之后,常常要撵他才六、七岁大的三女儿说:“你不是我家的孩子,你滚 ……”他的三女儿虽然小,可是脾气也很刚烈,每当这时候,她总是哭着说:“那你告诉我我是谁家的?我现在就去谁家。”这个孩子因为受不了爸爸的排斥和逼迫,小小年纪居然跳过好几次水塘,幸好都被人救了起来。

听大人们说,原来给族兄戴绿帽子,让他老婆生了这个三女儿的正是末学的表叔。仔细端详族兄的三女儿,真和表叔长得一模一样,就像是二枚相同的银元,一枚崭新,一枚老旧。不过,说这话时,表叔已经因意外而身亡了,死的时候才四十多岁。

后来,族兄的三女儿,早早便辍学外出打工去了,才十七八岁便嫁到了外地,此后便极少回娘家。可怜的孩子,大人们所造的孽,最终往往都是由孩子来“买单”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e4a77f9f0101ihk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