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很多鬼也是看电视看电脑的

传喜法师

一个人去世了之后,很奇怪,他生前的习惯,他的中阴啊,所谓中阴,就是说他以前所做的一切,他的心灵状态,他的身体周遭的一切,他一直就会重复在过去的那个状态里。比如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去了,但是那个时候阵亡士兵、将士们,他还在那个境界里,拿着枪还在冲啊冲啊,然后死掉。死掉过后又醒过来,又冲啊冲。

像我们明天要去基隆法王寺,没去之前,早就有通灵的跟我说,那边日本鬼都等着呢,日本的军官都等着,这个等着或许是我们的一种因缘吧。但是他们为什么就一直处在那种状态里呢?甚至我们台湾还流传着,过去的那些军营啊,俘虏营啊,那些死掉的人到现在还在操练,有的人还听得到他们在那“一二一”操练,他生命一直就徘徊在那个状态里,这真的很奇怪哦。

后来我也发现,其实飞机里面中阴身数量很多的。为什么知道吗?我请问大家,你坐飞机是舒服还是痛苦?如果坐5个小时,痛苦不痛苦?如果坐15个小时,跟地狱有点像不像?真的很像哦,很难受的。就是让你坐商务仓好了,也是难受的,很难受很压抑,就在那个小空间里面。但是就是这个小空间,把你从A点运到B点来,从某一点运到某一点来。你要用的就是那个功能性。但是就是飞机的这个功能性,变成你生命的监狱、地狱一样。

所以空中小姐需要微笑,她如果再不微笑,那更恐怖,所以要微笑。我那次坐那么长的旅途,商务舱很贵啊,买的是商务舱后面的,经济舱的第一排,这地方空间很大,在长途飞机上,这一排往往是给二岁以下的小孩留的。

所以我坐在这里的时候,我的边上就会有小孩。不但有小孩,有一个女的带了三个小孩,一路上虽然十几个小时,但是觉得蛮好玩的。那妈妈喂饭的时候,几个小孩排着都很乖,排队,像小鸟一样嘴张着,妈妈就塞一口、塞一口,老大、老二、老三这样塞下去,觉得很好玩,一路上逗他们开心,十几个小时还算好。

我回来的时候也是,有一个小贝贝在我边上,哭的时候,一看到我嘴就张着不哭了,我逗他玩,觉得还蛮像天堂呢,这一路过着天堂一样的生活。但是回来之后将近一、二天,我生命还都处在那种状态里,还在运,只要眼睛一闭起来,好像我的身体还是被一个机械在运输,超越空间的束缚在运输。

所以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我现在一死,那我曾经经历的飞机场、经历的飞行就变成了我生命的地狱,吞嚼着我们的生命,迷失着我们的生命。过去没有这些东西,你躺在地上看云、看天,迷失的话,也迷失不到哪去。

现在你在一个电脑面前,那不知道迷失到哪去了,一点一个网站,一点一个网站,都是虚拟空间,进去了就出不来,真的很可怕的,现在这个时代。我们觉得这个时代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对于那种严重的后果,你比如现在玩电脑的人如果死掉,那更恐怖,没有两下子你想救他根本救不到。必须也要很会玩电脑,能够进入虚拟空间,才能救到他。这已经不同于以前古人的地狱了,地狱都不一样了,不同时代造的不同业力,然后就变成他未来的世界。

我上次去新加坡,有一个废弃的医院,**法师跟我约好的,他说那个地方厉害哦,我去连车都下不了,不敢下哦,他说就那么厉害。主要也是因为那个地方是日本人登陆的地方,死掉的日本兵很多。那次去的时候,我先到,放着”嗡嘛呢呗咪吽”,熏香粉先点着。

那时候,**师父还没有到,他打个电话先来问,你有没有到那个楼里面去?我说有啊,我去过了。过一会儿他才来。但是有的人敏感的厉害,走到那里面,就很奇怪,明明从这个门进去的,然后会被一股力量控制着,就不知道门在哪里了,就一直要往里面走哦。他没办法,眼睛睁着也很迷惑,耳边就听到”嗡嘛呢呗咪吽”的声音,听着这个声音,拼命拼命才镇定下来。你看那一个世界它的力量也是很大的,所以说鬼能迷人的。

我们台湾,我前二天还看到,爬高山,没有人烟的地方,无人区,你去的话都会被鬼迷啊,一群人走,哎,他一个人走丢掉了,连尸体都找不到,这都是登山之迷,真的会有这种。那天我们还很多人呢,我们去很多义工,“嗡嘛呢呗咪吽”,那个大音响放着。他走进去系风马旗的,结果一走进去就开始犯迷,找不到门在哪了,以为那个地方是门就往那里走,然后觉得不对,因为脑子混混的作不了主了,拼命的定下来不走了。定下来听”嗡嘛呢呗咪吽”的声音,慢慢慢慢的,他才出来。

出来之后跟我说,哦!师父,里面很厉害,那个力量很强。那天我也觉得,那天我的法座没在大楼里面,我们在露天做,我这边靠近大楼的门,就感觉有阴风过来拉我的思想,扰乱我的定力。这个鬼王也很厉害的,他统领着那些多,有部队有什么,这是他的据点。

那个地方闹鬼闹到什么程度,这医院到后来就不开了,整个废弃了,那个地方离海边很近,在海边的一个小山坡上,风景很优美,废弃了好几年。然后我们去做,我就感受到强大的那股力量,那天我就特别的观想。他们跟我说,这边以前日本人抢占的时候死掉很多。

我想怎么办呢,我怎么对他们机呢?我就观想我是日本天皇,他们最相信日本天皇,这个时候我就生起,不是佛慢,是日本天皇的慢,然后就圣旨来招抚、安抚他们。所以那天很奇怪,在布施、施食的时候,我观想出好像食品街一样,一条一条食品街,那边不仅有日本的鬼,还有美国的,因为二战当中,还有美国的。所以我就观想这边是美国大餐,这边法国大餐,这边日本大餐,这边是马来大餐,每一条街全部都是他们的大餐,食品街,好好进去吃吧。后来有的阴阳眼说,他们今天吃的好开心哦。所以不同的场合要有不同的方便。

有的他很坚固的,他一直就活在他过去的业力里面,由此你了解这生命是很奥妙的。像现在我讲到的,以后我们这个人,生活在电脑的一代,有电影的一代人,电视的一代人,现在小孩子属于电脑的一代人,那以后度他们都不一样啊。所以我们民间有放电影给鬼看的,以后给鬼不单单要放电影,还要给他看电视,因为他在生的时候,一直就在看电视。

现在人看电视的时间是很长的,乃至吃饭的对面就是一台大电视机,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他死了,这个镜头就会浮现出来,在他的世界里就会这样啊。现在我已经得到消息反馈了,现在有很多鬼它就是来看电视的,看我们生命电视台,然后看到火供的部份,就在这个部份超度掉的,它看看电视被超度了。

以后看电视还不行,还要给它看电脑,那这个时代再往后,电脑下成长的一批人,他死了之后,那你超度要给他看电脑了,要给他多媒体超度。众生的机都是在变的,所以我们要了解这个世界,然后也了解我们生命的特征,怎么样回避这些缺点。那我们现在修行你要把握住什么,这非常重要的。

(本文节选自传喜法师的开示《让佛光照亮生命前程》中的《心灵迷失于物质世界的恐怖》部分,全文见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884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