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因果现象

一、前言

笔者过去曾在国外(美国)进修,目前在国内一所公立师范学院服务,担任教授一职,自认受过高等教育,以及现代科学的洗礼,因此对于许多“怪力乱神”的种种传闻,往往认为荒诞不经,不屑一顾,尤其是所谓“因果报应”的理论,则认为是一般宗教家蓄意编造藉以宣扬教义的一种伎俩,因此始终未能加以重视。不过近几年来,由于一再目睹和经历这类事例,因此在亲身感受、客观观察之余,深深感觉到宇宙间的确存在许多目前科学所无法解释的一些神秘现象。

笔者由于上班的需要,在民国六十六年全家迁居于嘉义,不久便发现嘉义地区极为复杂,有名闻遐迩的黑道人物,然而也有不少热心公益默默奉献,令人十分敬佩的善心人士。由于邻居好友的介绍,我们了解了嘉义地区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慈善团体,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经常在铺路造桥的“ 行善团”。据说会员目前共有一万三千多人,大家经常出钱又出力,在穷乡僻壤的乡间兴筑桥梁,目前已经筑好了一百四十多条,裨益至大,因此赢得了各地居民以及政府的交相称赞。除了行善团之外,尚有一个默默行善较不为所知的团体,称为“行善堂”,规模也很大,他们大约每两个月便发动一次定期布施的活动,对象主要是孤儿院(目前均称为育幼院)或养老院(目前均称为仁爱之家),最近每次布施的总额大都在白米六千多斗以上,折合现款约九十多万,会员人数也有两、三千人,目前布施的范围也已经遍布了全省各地区。此外还有“仁爱慈善会”经常以财物救助许多一时遭遇不幸的人,他们服务的项目除了“急难救助”之外,还有“贫困扶助”、“施米”、“施医”、“施棺”、“灾变济助”,及仁爱之家之类机构的慰问等等之外,并且还时常翻印大量佛经和善书,免费赠阅,以劝化世人,真是功德无量。由于办理热心,成效卓著,因此目前会员人数亦极为众多。可见嘉义的居民实在名符其实极富“义”气,善行实在可“嘉”。笔者了解之余,不胜感佩,因此也在他人的介绍下参与了一些有意义的活动,同时也因此了解了许许多多令人感动的事迹。

二、行善团体的缘起

在花莲据说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几个山胞抬着一个患急症的病人,徒步跋涉了八个小时的山路,好不容易才达到花莲市区的一家医院,没想到因为无法缴约入院的保证金,医院竟然拒绝加以医疗,这些山胞尽管一再恳切地哀求,然而这家医院仍然不为所动,他们在万分的失望和无奈之下,只好把病危的患者抬回原来的老家。一位佛教徒听到了这件令人心酸的遭遇后,便决心要发挥佛陀慈悲的精神来救助社会上一些不幸的人群,后来经过一番的心血和努力,终于成立了目前极负盛名的“慈济功德会”。目前由于热心响应的会员遍布各地,为数极多,因此每个月都能以四、五百万的巨额捐款来救助一千五百多户的贫民,使他们能够长期受到最实际、最温暖的照显。此外,他们目前还正在动工兴建一所东部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善的医院,以便为贫苦的大众作医疗的服务。可见事在人为,有志竟成,结果造福贫民不知其数,实在令人不胜敬佩。

嘉义市有一位何老先生,十几年前有一位好友被马路上未加盖的涵洞所坑,伤势很重。他到医院探望后,深感路面不平害人不浅,于是招募一些好友,带着锄头、畚箕,到各地去整修路面,填补坑洞,修理桥梁,并且自行购买木板、铁钉之类材料去修理吊桥。这种工作持续三年之后,民国六十年,嘉义县中埔乡石哢村有两个兄弟因为冒险渡河被河水冲走而丧生,为了避免类似的不幸再度发生,他们便决定以出钱又出力的方式,到这一偏僻地区,捐造桥梁,后来在何光生以及二十几位好友,分头劝募和以身作则亲自动手,并鼓励热心的会员利用周末假日前往帮忙的结果,终于在民国六十年六月完成了第一座长达九点八公尺的“惠生桥”。十几年来,他们已经陆续建造了一百四十多条的桥梁(今年五月止),贡献实在很大,真是功德无量。

除了行善团外,嘉义还有一个由一大群善心人士所组成的“行善堂”,他们发挥“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精神,平时除了经常对贫困不幸的人家加以救助之外,大家定期相约至全省各地的孤儿院(及类似的慈善机构)从事布施白米的工作,每一次都获得极为热烈的响应。每次布施时,大家都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分搭四辆游览车浩浩荡荡前往布施和参观,无法亲自前往的则将布施金委托联络人加以转交,事后再发给收据。这些热心助人的会员绝大多数都是中低收入的公务员、家庭主妇、工厂作业员、店员或工商从业人士。其中有一些令人十分感动,有一位年逾古稀、弯腰驼背,每日都推车四处兜售红豆(供作早点用)的“红豆婆”,尽管她孤独老迈,生活清苦,然而平时却能省吃节用,每次布施时则必亲自前往,热心捐献,从不落后于人。有些寺庙的师父和道姑,尽管平时并没有什么收入,然而每次也都能够竭尽所能设法捐输,从不间断。有一位蔡小姐平常只是在家替外销工厂作鞋子的加工,所得的收入极为有限,然而每一次都捐了不少的白米,藉以表示对孤儿的关怀。此外还有一位八十五岁的蔡老先生,不仅每次布施都是一马当先,热心响应,而且平时还经常上山采药,以便救助病患,而且从来不取任何费用。由于热心感人,药效卓著,因此目前每天总有一、二百人前往其住处求药,许多行善堂的会员如颜先生及林先生夫妇等等,也都天天放下自己的事业,义务前往协助帮忙处理药材的工作,有时甚至自掏腰包购买药材加以补充。这些舍己为人、不断奉献、热心行善的事迹,实在令人非常感动。笔者由于经常与这些人士联系,因此不仅与他们分享了“行善最乐”的愉快,而且也经常由他们口中听到了一些闻所未闻,甚至不可思议,然而却是千真万确的一些传奇。

三、周先生的奇迹

笔者的邻居周先生,是一位公路局的司机,他曾向笔者表示,自从行善堂十年前开始布施以来,他就是忠实的会员,每次参加布施工作之后,内心总感到无限的安慰。也许是由于精神上经常感到很愉快,因此尽管十几年来每天都在驾驶公路班车不断往来于台北嘉义与高雄之间,然而却始终都保持最安全的记录,几乎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事故,因此也就几乎年年都被选为模范劳工而受到表扬。此外,他还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极为健康,十几年来几乎都没有发生感冒或其他的疾病,因此深深感到非常奇妙。周先生又说,有一次在布施活动之前,他曾向一位担任售票工作的同事表示要不要参加这种慈善的活动,这一位小姐知道了这种活动的性质之后即刻表示愿意捐款相助。布施多次之后,有一次,这位小姐与某男同事出差至高雄,同事用机车载她,沿省公路出发,至双福山大拐弯处,不幸与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擦撞,刹时机车撞毁,这位同事也倒地受伤,撞断了一条腿,而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小姐在发生车祸之后才气喘吁吁地由后面跑步赶来,帮助处理救护的工作。这位同事事后问她,为什么车祸发生时她不在机车上面,她说:“我当时也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快要到拐弯时,忽然有一股奇特的力量要我跑下来,我也就随着离开了机车,没想到不到几秒钟后这部机车便出了事,实在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奇迹。”这位小姐为什么会如此幸运地逃避了一个劫难,实在无法用一般的常理来解释。

四、柯太太的亲身经验

笔者的邻居柯太太曾经告诉笔者,她的先生是一位药厂外务员,经常到南部做生意,每年快要过年之前,高雄有一位**药房的老板*先生,总是拿一笔巨款(有时十万,有时二十万,这几年拿了更多,每次均达三十多万)委托柯先生带回嘉义,并以无名氏的方式委托某一寺庙充当冬令救济贫民之用,十几年来不曾间断。起先柯先生甚为惊讶,问他为什么一次要捐这么多钱作慈善工作,他回答说:“根据这几年来的经验,如果捐款救助他人则那一年的生意便显得比较顺利,而且所捐的钱如果数额愈多,则那一年在年终结帐时,便觉得赚回更多,同时更感到事事都比较顺利,被客户所欠的呆帐也大为减少。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现象,因此为了保证生意的顺利,同时也可以使一些贫困的家庭获得救助,我觉得慷慨一些是非常值得的,也是非常’划算’的。有人常问我,为什么这几年来景气较差,大家都觉得生意很难做,唯有我的事业不但不受影响,反而愈做似乎愈发展,究竟是凭着什么经营的秘诀,坦白地说,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特别的经营秘诀,如果有的话,那大概是比较幸运罢了,我为什么会比较幸运呢?说不定跟冬令救济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这是一件我不想随便告诉别人的秘密。”

由于柯先生和柯太太受到这位友人长期慷慨捐助贫民的热忱所感动,因此便也开始参加行善堂的布施工作,而且每次都用自己孩子和先生的名义去捐助孤儿。几个月后,柯太太有一次很兴奋地告诉笔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最近我的孩子变得好乖,功课也进步了许多,我最小的老么(今年四岁)以前很喜欢哭,而且时时刻刻都要我抱,也不肯跟其他的孩子游玩,我经常被缠得精疲力尽,苦不堪言,但自从参加布施工作之后,她却奇迹似地自动不要妈妈抱,而愿意与其他儿童一起玩。过去一家四个小孩经常咳嗽感冒,健康很差,现在似乎好了许多,不再经常去找医生。此外,更让她高兴的是,她几个孩子功课成绩也比较过去进步了许多,想不到竟然会有这种奇妙的变化。”上个月柯太太又在一次聊天的机会中告诉笔者:“我先生以前有许多不良的习惯,例如喜欢抽烟和嚼槟榔,而且吃得很凶,每个月花在香烟和槟榔的费用往往在六千元以上,不过他最坏的习惯还是喜欢赌博,这一点最令我头痛。然而没想到参加定期行善的活动后,由于有一个从事外销事业的亲戚,忽然前来要求我替他们帮忙产品加工的工作,因此我和我的先生两个人便在自己家中日夜替他们加工,我先生工作非常卖力,因此也就大量减少抽烟、嚼槟榔的机会,这些费用也就节省了一大半,然而我感到最高兴的便是我先生最近已经几乎完全戒了赌,不再喜欢跟人赌博,这一点是我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最近这位柯太太又向笔者表示,自从去年她在博爱路附近开设西药房后,发现生意似乎愈来愈不错,虽然她们从来没作任何的广告,可是每天总有许多外地的人士前来光顾,目前由于顾客络绎不绝,因此也就感到应接不暇,很想再请人来帮忙。现在回想高雄那位药房老板的话“行善必有回报”,实在觉得很有道理。

五、詹教授的奇迹

笔者有一位很要好的同事姓詹,也是一位非常热心公益的善心人士,有一次告诉笔者,许多相命师都不约而同地说,她的父亲(前任嘉义县卫生局局长)在五十九岁那一年,将有一次大劫,要十分注意提防。换言之,这是关键的一年。由于言之凿凿,因此全家都经常提心吊胆,心理压力十分沉重,为了避免事情的来临,他们几个兄弟姊妹都纷纷慷慨解囊,替其父亲做功德,先后捐了很多的白米救济附近的贫民,同时也各自在自己服务的学校,以其父的名义设置了多名的奖学金,对于行善堂的布施,女狮子会的义举,及捐赠善书的活动等等,也都比以往更加热心而不遗余力。经过一年之后,其父亲不但没有意外,而且反而更为健壮,因此大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此外,这位同事还告诉笔者一些她的奇迹。有一次她骑车回家途中,在左转弯时,忽然被一个骑大型机车的青年由后撞上,由于速度甚快,她被撞倒在五、六公尺外的地面,所骑的小机车被撞得面目全非(后来修理了一千多块钱才修好,其严重的程度可想而知)。当她从地面爬起来时,十分担心是否已受重伤,而且更害怕容貌受到严重损害便将遗憾终身。可是她却奇迹似地居然发现除了膝盖皮肤仅受擦伤之外,其余部分都毫发未损,安全无恙,实在可谓不幸之中的大幸。

这位同事的先生在家里开诊所,几年前(七一年)大年初二也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那天依一般习俗,嫁出的女儿都要回娘家,她也不例外,不过一大早开门之后便有许多的患者也不忌讳新年不吃药的禁忌,而接二连三地前来求诊,这位同事三、五分钟便打一次电话至计程车行,请他们一有车子就开过来,以便尽早辞谢病患而搭车回娘家,然而不知打了几次电话,车行总是表示一年中今天生意最好,车子完全没空,因此他们始终感到非常失望。后来忽然有一伙人拥着一个病人进来,她先生立刻替这位病人诊察,结果发现他患有极为严重的心脏病,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因此必须赶紧送至设备较为齐全的省立医院。这时他们立刻打电话给计程车行看看有没车子,由于他们从早上一直问到将近中午都遭到碰壁,因此这次自然也不敢抱有什么希望,没想到这时正是最需要车子的时候,对方忽然答称,现在刚刚好有一部车子回来,可以派上用场。结果她先生就在最短的十分钟内将这个危急的病患护送到省立医院,而这位病人在他们办好入院手续的几分钟后竟然断气而去世,正由于如此,他们也就完全避免了一场后果极为麻烦和不堪设想的纠纷。他们为什么能够在最紧急最需要的时候租到计程车,而且这位心脏病患者也竟然能够支持到进入了省立医院并且办好入院手续之后才断气,这些实在都是‘很凑巧’,而且凑巧得几乎令人难以置信。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e4a77f9f0101iic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