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不同的教育方式——德国

去年,我作为交换生,前往柏林贝塔·苏特纳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学习。由于我是家里的独子,出国前,父母十分忧心我的安全。爸爸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了一个住在德国柏林的好友钟斯,恳求她做我的“租赁妈妈”。到德国后,我便暂住在钟斯阿姨家。

钟斯阿姨在德国做生意,家境富裕。她有个小儿子,叫卢瑟,今年15岁,就读于贝塔·苏特纳中学。卢瑟心地善良且开朗活泼,闲暇时常带我出去玩,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周末,卢瑟准备带我去博物馆玩。早上,吃完早餐后,钟斯阿姨按照惯例给卢瑟发零花钱。她先给了卢瑟30欧元,又对我说:“你是我们家的贵客,今天阿姨就提前支付给你500欧元,但这些钱会从你以后的劳动中一一扣除。”

“啊,不会吧,还要靠做家务赚零花钱啊?”我惊奇地问。“哈哈,是的。你刚到这不久,以后就会知道德国与中国的不同了。”“怎么才给卢瑟怎么点儿?”我心里一阵嘀咕。卢瑟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拉着我出了家门,在路上解释道:“这周我陪你到处玩,没做什么家务,能够拿这点钱,妈妈已经格外开恩了。”游玩回来已是晚上,我感觉很累了。谁知,卢瑟刚到家就系上围裙,到厨房里去洗碗。我惊诧地问:“你这么累了,还洗什么碗呢?先去睡觉,明天再洗吧。”“不行,洗碗是我的工作。要是不做,我就要受处罚了。”

“这是为什么?”我不解地问。“在我们德国,孩子从6岁开始就必须帮助父母干家务,这是法律规定了的。我们要是拒绝做家务,父母就会去法院起诉我们。再加上,我要用零花钱,就必须劳动。”“那样子的话,你不是很累吗?”我担心地问道。“有点累。不过,难道你父母工作挣钱的时候不累吗?”卢瑟反问道,“既然父母干活也累,我们怎么可以怕累呢?”听完,我的脸顿时就红了。

因为平时我在家,可谓是小皇帝,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从不做家务的。翌日,钟斯阿姨在餐桌上说:“从这周起,卢瑟负责清洗餐具、收拾房间、外出购物和擦洗全家人的鞋子;水墨刚来德国,只要周末负责为花园里的各种植物浇水、翻土以及擦洗汽车就好了。”

然而,周末一向是我的懒觉日。转眼到了周末,我将钟斯阿姨布置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等到起床时,已经临近中午了。午餐时,钟斯阿姨并没有指责我,只是默不作声地吃着饭。见状,我心想:可能她不会计较的,毕竟我是他们家的客人嘛!

从那以后,接连几周,我都没有碰过家务,连之前偶尔帮助卢瑟的热情都没了。

卢瑟每次见我太阳晒到屁股才起床,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却又欲言而止。

终于,让我惊诧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我在教室上课,一个穿制服的叔叔来找我。

他对我说,因为拒绝做家务,现在你受到了法院的传唤,将面临长达10页的指控。

听到这个消息,我吓得差点晕过去。虽然,我只是寄宿在钟斯阿姨家,但也好比是她的孩子。对于不愿意做家务的孩子,德国父母真的会向法院申诉,以求法院督促孩子履行义务。

最终,我去法院领回了一张500欧元的罚单,并写下了保证书。见我满脸愧色地回到家,钟斯阿姨安慰道:“你不要见怪,我去过中国,也知道你们中国父母的想法。他们认为,不让孩子做家务是爱孩子的一种表现。可是,在我们德国人眼中,这却是害孩子。我们认为与其让孩子做寄生虫,不如教给他们劳动的技能,这样他们长大之后才能有出路,才能找到自己的饭碗。”我点点头,心想:尽管德国父母有些做法“不近人情”,但的确目光长远,毕竟薄技养身,与其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做寄生虫,不如现在就养成劳动的好习惯。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8be5a30101adz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