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杀蝴蝶

咏给明就多杰仁波切

想像一下,如果你开着一台破车上路的时候,正好有一台名贵的新车经过,可能是宾士或劳斯莱斯,那台车不久前才在车祸中被撞了个凹痕。你有点同情那位车主,但你未必会在乎那辆车。几个月后,你打算换车,你到二手车行逛逛,车行里有一台物超所值的宾士或劳斯莱斯。那台车其实就是几个月前,你在路上看到的那辆车,在你买下它之前,你对它一点也不在意。不过,现在车子是“你的”了,就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有颗小石头击中了挡风玻璃。天啊!“我的”车毁了,“我”得花钱修理。

这是几个月前你看到的那部有凹痕的车,之前你开车经过时没什么感觉。可是,现在这台车是“你的”了,如果挡风玻璃裂开,你就会生气、失望,也许还有点害怕呢!

为什么不就此停止这种分别心呢?为什么不就此放下三毒和它们牵扯出的症候群呢?

当然,如果这么简单的话,这句话说完之前,我们全都成佛了。

根据佛陀的开示和佛教大师的释论,三毒和三毒引起的其他内心与情绪的习性,并不是痛苦的原因。痛苦其实是源自于你对它们的“执著”,这种说法最接近藏文紧巴(dzinpa)的基本含意。就像之前提到的,紧巴经常被解释为“贪执”(抓),也有人译成“固着”(固定),我认为“固着”比较接近紧巴深层的涵意。“紧巴”是企图将不断变动的时间和地点固定下来。

“那就像在捕杀蝴蝶嘛!”听到这里,我有一位学生嚷了起来。

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呢?她说,有些人把捉蝴蝶当作嗜好,他们弄死蝴蝶,然后钉在玻璃或塑胶的展示盒当作收藏来欣赏,或跟朋友炫耀,这纯粹是一种消遣。

“这么美丽、细致的生命,”她忧伤的说,“应该是在空中飞舞。如果不能飞,那就不是蝴蝶了,不是吗?”

她是对的。当我们执迷己见时,就丧失了飞翔的能力。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31b590100lkp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