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性去西藏看天葬后写的感言

第一次在几米外看尸体被一片一片切下来。第一次看到天葬师一锤子下去,人的脑壳瞬间粉碎。

那天看到天葬师一锤子一锤子地把一具完整的成年人的头盖骨、四肢的骨头砸碎的时候,我看着这一幕没有一点恐惧,只是眼泪不断地往外涌。这就是人,一辈子无论经历过什么,美好的、痛苦的,无论是什么身份、什么性别、什么年龄,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一具白骨,甚至连骨头都没有了,一辈子“珍惜的”“执著的”身体,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了,距离现场只有几米,看着一具一具尸体在你面前,像切猪肉一样,被一具一具切开。

尸陀林的地面是湿的,因为每天都有死人的血水一遍一遍地流进去。那里有着尸臭的味道,一阵一阵风吹过来,尸体的味道就扑在你脸上,包围着你。

第一天去看时,当时天葬师正在砸骨头。人平时用来走路的双腿,肉已经被吃光了,只有两根腿骨。天葬师一锤子砸下去,腿骨就那样看似脆弱地碎掉了,看着是那么的弱不禁风,那一瞬间我都空了,脑子里什么都进不去了。就好像没见老虎的人以为老虎是一只可爱的猫,对它充满幻想,当看到真正的老虎时,幻想瞬间破灭。

我站在最前排,没用手去捂着鼻子,尸体的味道可以随时尽情地闻到。因为离得近,砸骨头的时候,不知道是脑袋里的东西还是骨髓溅了我一身。我看了看,没有感觉,没有什么可怕的,也没有什么可嫌弃的,在我眼前,一切都是那么直白和赤裸。将来我也如此,再也没有什么可值得去幻想的,一切都这么直接地摆在眼前,不成菩提就入轮回,这就是这一世的结果。人家还有福报得到天葬,能与空行结缘,将来的我们呢?太多的人不明白得人身是为了什么。

五明佛学院的尸陀林,每天都有亡者的尸体。第一天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九具尸体的肉都被吃光了,很多秃鹫已经飞走,留下来的大概有几十只。

以前没去了解过天葬和空行,这次深入地了解了。在天葬场的秃鹫一般都是空行母幻化的,并不是普通世间的那种。听天葬师说,当年建这个天葬场时是没有秃鹫的,僧人们念经之后才慢慢召唤而来。

有一个关于秃鹫是空行母幻化的故事,是天葬师告诉我们的。事情的细节我记不清了,只能讲一个大概。天葬师说,之前有一个僧人,在一次天葬上朝一只秃鹫扔了一把小刀,导致秃鹫受伤,带着刀飞走了。当天晚上这位僧人的上师对他说,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弟子,僧人很奇怪这是为什么,那位上师说,你自己去想你做了什么。僧人把当天的事都想了一遍,除了在天葬场用小刀伤了一只秃鹫以外,那一天他也没去什么地方或者做了什么别的事。

几年后的一天,僧人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途经一户人家,一个藏族女人接待他,给他送上牛肉,同时给了他一把切牛肉用的小刀。僧人看到刀时很奇怪,为什么这把刀和他当年用来扔秃鹫的刀是一样的,这明明就是他的刀!他认出来了,可是这刀怎么会在这么远的地方。这时候这个女人转过身去,把肩膀还是背露出来给他看,上面有一道刀疤……

秃鹫是这女人变的,而这女人就是一位空行母。空行母去天葬场和那些死者结缘,是一种超度。

行程里没有去天葬的计划,但是有一位像母亲一样的师兄对大家说,一定要去,那里破除我执最直接。师兄说,看了天葬,很多东西都能放下了。是的,看完后,你会发现你执著的东西是那么的可笑和可怜。

第二天去看天葬时,佛菩萨加持,竟然来了14还是15具尸体,让我们把人的一生都看完了一样。从老人到婴儿,从男人到女人,全都齐了。最小的孩子好像是刚出生的,最老的老人是满头白发。也有好像是出了交通事故死亡的,因为我看到有两个人脸上血肉模糊,五官已经不清楚了。

尸体基本上都不穿衣服,用一块布包着,用摩托车拉过来。一点也不隆重和奢华,简单至极。

那天天很热,天葬师只有一个,他一个人要切10多具尸体,看到那种切法和摆法,你会觉得你平时的各种情绪都是那么的没有意义,你去执著一个男人或者女人是那么的无聊可笑。因为他们无论是美是丑,是尊贵还是贫贱,最后脱光了摆在那里被切成几片时,身体里的结构真的是和猪肉一样,胖一点的切开后里面有黄油油的脂肪,瘦一点的就是皮肉,大腿那里切开就是肥肉和肌肉部分。死者的家属就站在半米外的位置看着,要等着天葬师把家人的一块骨头砸下来,他们拿回去做擦擦超度。

切头皮的时候,我一下子觉得执著头发是件太可笑的事。因为无论你是有头发还是没头发,切的时候就是从脖子后面先来一刀,然后刀往头上剃几下,整张头皮就都下来了,里面就是脑壳那里……

那天有一位老人,天葬师在切她肉的时候,顺便把她脖子上戴的一串东西扯下来扔在了一边,这时候对照自己会有一个结论,你执著的一切身外物都没有任何意义,都是与解脱无关的,都是不究竟的。

离开天葬场回到佛学院时,再看那里的人,无论男人女人,一下子看到的都像尸体一样,我会习惯性地看一下那个人的后面,想像这个此时活着的人,如果也不在了,是如何被切开的……看的时候没有男女之别,也没有老少之别,感觉人就真的像机器一样。我终于明白了那位师兄告诉我的,她说,她看不出人是好看的,她说,她觉得人就是机器一样……

看了天葬,得到空行加持,或许就更能明白这些感受。

我在藏区时给夫君兄打过一个电话。

在电话里我向他道歉,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结婚十年我从来没尽过做妻子的责任,各个方面对他都是抵触的。一直都是自私的、索取的状态,在意的是自己感受到的,而不去想他感受到的。自己的感受极深刻时就离家出走一下,甚至在做了特别不对的事后也没有和他正式说过一句对不起,如果是反过来的话,以我之前的性格是绝对要以离婚告终的。所以他之前总说,其实我离佛比你近……我现在觉得他说的对。

其实,学佛不是你一定要进山,也不是你一定要天天持咒念经。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清净”,带着正知正见去说话做事。 在面对种种外境时保持“安住和定”的状态,保持住你的清净心,不被外缘外境所转,就是在修行。用那位师兄的话说就是:欢喜了旧业,不再造新业。这是我们要做的。

这次回上海,我搬回夫君兄房间了。佛堂变成了真正的佛堂。

那天晚上,夫君兄说,和我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感觉,因为,我终于开始用心了。

就如上师说的那样,如果世间法你都处理不好,何谈解脱之道。有一位师兄和我说,一个学佛的人,如果你的丈夫真的有外遇了,你知道了但不要提离婚,更不要哭不要闹,就安静地等着缘份自然了结。如果你去人为地做什么,又是新的因果,很容易又造业。还是那句话:欢喜了旧业,不再造新业,一切为解脱,今生解脱。我不爱你,我也不恨你,我更不怨你。其实就是我不执著你的好和不好。

空的时候,我不是我,你不是你。

我们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来。

死的时候是一个人走。

生死之关,都是要我们自己一个人。

真爱谁,就用你现在能得闻佛法的人身为他们修行,将来度他们解脱,这是爱。

回到世间法上去看,不是我们的老公和妻子不对,也不是我们的朋友家人不对。 这世间没有对和错,只有因和果。

是我们自己错了,我们没有清净心。

我们没有智慧,被颠倒妄念蒙蔽了本性……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5971cb0101d8w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