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的祝福,一辈子的思念

堪布丹杰

常常有人问我,你这辈子最忘不了的人是谁?或者有时接到朋友寄来的电子邮件的心灵测验中也说:选择一个颜色,就能知道谁是你的心灵伴侣?

有时,我会静下心来想一想,我最思念的人是谁?

很自然的,脑海中会浮现出许多仁波切与喇嘛的影像。画面中,他们关怀的笑容,认真的眼神,虔诚的合掌,这些画面串起我对他们的思念,永远忘不了。

以下是一段小故事,我想起其中一位我一辈子忘不了的喇嘛……

今年七月中,我在尼泊尔遗失了旅游证件。丢了东西总是很麻烦,尤其在尼泊尔,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儿的办事效率,可能跟满街横躺路中、慢条斯理、反刍着草的大白牛一样,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性格与天赋(不是故意的)──就是挡路,我吃我的草,天塌下来也没关系,反正死不了人。

但我可急了,因为八月还要赶去香港、新加坡翻译,这可不能耽搁,因此下定决心,拼了也要办到。

当地移民局的人还算认真,但是可怕的是,他们没有电脑,走进去,所有旅客的签证资料歪歪斜斜地摆在架上,很多干脆装在麻布袋中。以前,我从来没有关心过移民局的混乱与灰尘,反正不关我的事,办完签证走人就好,但这一次的情况有点不同,重点是:他们竟然把我的签证资料夹弄丢了!

主管说:“不用急,会找到的。你有空也来帮忙找吧!”我以为我听错了。

“有空?……好,会放在哪儿呢?”我问。

主管指着那一袋袋沉重的麻布袋说:“应该就在这儿了,前阵子才刚搬家,有点乱,你要有点耐心。”──这就是我每天前往移民局报到的原因了。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精神负荷是有限度的,超载的话会有危险。而我发觉,尼泊尔移民局具备一项非官方的功能,就是能够挑战与开发一个人的精神极限。

终于,在充满灰尘的麻布袋与资料室中,匍匐前进五天的我,忍不住跟主管说:“你们这是什么办事效率?我下个星期,一定要离开的!我还有事呀!”

他,竟然能笑着对我说:“等等,丢了护照是你的错……”他慢慢地喝了口尼泊尔奶茶。

“不幸的是,你的签证资料夹也掉了,不过我们很努力在找,没看到吗?我们也很忙的……”一通电话进来,不知是哪个好朋友打来,他开心地跟那个人聊天。十分钟,整整十分钟,我就站在他的面前。我想我那时的表情一定很可怕……

挂了电话,他似乎得到了灵感。“对了,楼上还有一个收据室,还有几个箱子,那里可能有。这样,你明天再来好了。”这是一种恶性循环,一种永无止境的轮回。

就这样折腾了半个月,有一天,喇嘛罗卓──一位幽默、开心的喇嘛,我们创古寺的大师兄,刚好一早跟我同车出去──我去移民局,他去买东西。车上他听我滔滔不绝,无精打采地说着不满与担心,中间他也安慰我几句。

“今天应该能办到了吧……”我的希望火苗只剩那么一点了,只好随随便便地结束谈话,看着窗外。

“我会为你祝福的……”坐在旁边的他,轻声地说:“希望你今天能拿到签证。”

事实上,我以为他只是随口安慰几句罢了,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喇嘛罗卓似乎很认真。

就看喇嘛闭起了眼睛,合掌,开始诵经……十分钟,整整十分钟,连同前座的一位小喇嘛,也合起掌,默念经文。我静静地看着他们,整个人沉静了下来。

就这样,在诵经声的伴随下,车子绕过了无数只大白牛,到了移民局,我下了车,办到了签证。当下打了通电话给喇嘛,他正忙着买东西,开心地说太好了。隔两天我上飞机,顺利出境──结束了近一个月的等待。

只是一个小动作:一个微笑,一段祈请文,那么细致,那么轻缓,力量却是这么的强。我发觉,这是因为仁波切、喇嘛们都有一个特质:他们认真,他们关心。

无论发生任何灾难、痛苦与障碍,他们能够感同身受,陪伴着你。我相信,他们就是佛菩萨的化身。

十分钟的祝福,让我一辈子忘不了。

文章来源:http://fofa.foxue.org/2013/343_1015/180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