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称乞力马扎罗山冰层退缩已达85%将不再有雪

曹俊

“在前方,极目所见,他看到,像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的山巅。于是他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乞力马扎罗山

《没有冰雪的非洲》——这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全球环境预警系统(GEAS)最近一份报告的标题。报告梳理了近年来非洲冰雪消失的数据,重申了2009年就曾给出的结论:如果现有气候条件继续下去,伴随着整个世界大多数热带冰川消退的趋势,非洲的冰雪将在几十年内消失,非洲将变成没有冰雪的非洲。

赤道横穿非洲,形成了独特的自然景观,更神奇的是,在赤道附近的山峰上,居然有面积不小的冰川。1990年,冰川面积达10.7平方公里。从热带雨林到冰原苔藓,赤道雪山宛如植被群落的天堂。烈日照射下晶莹剔透的雪峰,其瑰丽多姿令人震撼。

事实上,赤道上的确存在雪山。从1848年德国传教士发现,到1861年西方传教士证实,并让西方人相信,距今不过一个半世纪。而在之前的几个世纪里,没有人真的相信,在赤道附近居然有终年积雪的山峰。

然而,神奇的赤道雪山可能将成为历史。UNEP报告显示,1996~2006年间,非洲冰雪覆盖面积损失了约82%,较大的冰川开始变得支离破碎。监测发现,在肯尼亚山上,大规模的冰层和表面地貌正在发生变化。而对乞力马扎罗和鲁文佐里这两座山脉的冰雪变化趋势,人们还知之甚少。

乞力马扎罗还有雪吗?

乞力马扎罗山的冰层退缩比例已达到85%,2000年时还留存的冰又消失了26%。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19710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这一描述来自于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相信很多人对这座非洲第一雪峰的认识正是来源于此。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坦桑尼亚与肯尼亚边境,主峰海拔5895米,是非洲第一高峰。在斯瓦希里语(非洲使用人数最多的一种语言)中,乞力马扎罗山意为“闪闪发光的山”。它的轮廓非常鲜明:缓缓上升的斜坡引向一个长长的、扁平的山顶,那是一个真正的巨型火山口,一个盆状的火山峰顶。

在网上搜索“乞力马扎罗”,可见如下描述:“酷热的日子里,从很远处望去,蓝色的山基赏心悦目,而白雪皑皑的山顶似乎在空中盘旋,常伸展到雪线以下飘渺的云雾,增加了这种幻觉。山麓的气温有时高达59℃,而峰顶的气温又常在-34℃,故有‘赤道雪峰’之称。”

这一描述究竟冻结在哪个年代?今天的乞力马扎罗还是不是晶莹的冰雪世界?刚从安博塞利旅行回来的孙女士对记者这样描述:“仔细搜索和识别,才能依稀望见远处一座灰蒙蒙的山头。有一撮儿雪,雪少得可怜,很难称其为雪山。我是慕名而去,失望而归,太让人失望了。”安博塞利是海明威小说中所描述的狩猎场所,位于乞力马扎罗山的北侧,是观看雪峰身姿的最佳位置。

孙女士没有夸张,有数据为证。UNEP报告显示,1800年,乞力马扎罗山的冰层覆盖面积为20平方公里。2003年,这一数字已变为2.51平方公里。1912年首次勘测的冰帽,估计现在已经退缩了82%,留下的冰层正在逐年变薄,其消失速度约为每年1米。早在2005年,UNEP曾预测,如果冰层以现在的速度持续退缩,剩余的大部分冰川可能会在下一个10年消失。

美国学者汤普森等人2009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乞力马扎罗山的冰层退缩比例已达到85%,2000年时还留存的冰又消失了26%。在2000~2009年,富特文格勒冰川(乞力马扎罗山的一处冰川)监测点的监测数据显示,那里的冰川厚度减少了一半。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大量研究数据证实了这样残酷的事实:海明威生活的时代距我们不过百年。然而,曾吸引他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对我们和我们的后代来说,也许将只是个传说。

赤道雪山还剩几个?

赤道雪山萎缩,并非仅仅是乞力马扎罗遭遇的悲剧。位于肯尼亚的肯尼亚山和位于乌干达和刚果民主共和国边界的鲁文佐里山,即非洲的第二和第三高峰,均没能幸免。

与乞力马扎罗相比,肯尼亚山这座非洲第二高峰名气显然小了许多。肯尼亚山横穿赤道线,是东非大裂谷中最大的死火山。作为肯尼亚最大部族——吉库尤族的祖山,也是众多部族在举行祭祀活动时朝拜的神山,肯尼亚山成为肯尼亚国名的来源。在吉库尤族里,肯尼亚的意思是白色的山脉。肯尼亚山国家公园是一处多元化的动植物栖息地,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百科如是描述肯尼亚山:“平时烟雾缭绕,峰顶若隐若现,而在晴朗的日子里几英里以外都可以看到屹立在远处的雪峰。巨大冰河形成的山谷紧靠群山,一片瑰丽的景色。山顶终年积雪,并有15条冰川伸延到4300米处。”

然而,现实却与文字描述大相径庭。在内罗毕生活了近一年的田女士,对记者说她根本没听说过肯尼亚山是雪山。她也曾经和朋友一起去肯尼亚山爬山,未曾见过山上有雪。并非田女士孤陋寡闻,在距离肯尼亚山仅仅160公里的内罗毕,不知道肯尼亚山是雪山、不知道山上有冰川的人不在少数。当地人尼尔森对记者说,据他所知,山上只有一个山峰终年有雪,但是雪量极少。其他山峰一年中仅有几个月可以看到雪。

再来看UNEP报告中给出的科学监测结论:在一个世纪之前,覆盖肯尼亚山的冰川有18个,现在只剩下10个,且覆盖面积减少到了1/3,冰层厚度也变薄了许多。2010年,肯尼亚山上最大的冰川刘易斯冰川,体积(面积)比1934年减少了90%,减少最严重的情况发生在世纪之交。

第一、第二雪峰的厄运,同样也降临到第三雪峰身上,但目前没有大量数据足以证明这样的事实,因为对鲁文佐里山冰川消退的监测并没有前两座那么容易。UNEP报告说,持续的云层,使得对鲁文佐里冰川变化趋势的监测和卫星航拍十分困难。

这座非洲第三高峰,是乌干达人心目中的“圣山”,古罗马人将这些山峰称为“月亮山”。大山间隘口遍布,峡谷穿插,森林密布,极为壮观。其冰川是尼罗河的源头,然而,一个多世纪以来,这里有超过半数的冰川消失,有冰的山峰只剩下3座。

几名科研人员1974年的一次监测显示,自1958年以来,鲁文佐里山脉的第二高山峰斯皮克山上的冰川已经退缩了30米~40米,同时横向退缩了10米~20米。

2007年,又有两位学者采用联合图片分析的形式,测定鲁文佐里冰川的变化情况。发现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其已减少了近一半(从2.55平方公里减少到1.31平方公里)。1995年和2012年的卫星图片显示了这些冰川减少的程度。一个世纪之前,鲁文佐里冰川的覆盖面积约为6.5平方公里,如果持续减少,一些专家认为它们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消失。

一组组冰冷的数据,正在向人们发出警示:一座座赤道雪山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高温是不是杀死冰川的凶手?

许多条件的变化都可以对冰川消融有影响,对于主要原因尽管众说纷纭,可气候变暖始终难辞其咎。

急剧萎缩的乞力马扎罗山冰川已经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在大众心目中,它已能够代表气候变化的影响。非洲冰川消失的原因究竟是什么?UNEP报告分析指出,许多条件的变化都可以对冰川消融有影响,包括降水、温度、云量、冰川表面的直接蒸发量和山脉的缓释能力等。

东非山脉上冰川的萎缩始于19世纪80年代,原因多被认为是降水量减少和云量减少导致的更强的太阳辐射。然而20世纪以来,温度升高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是过去几十年来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

有人认为,对乞力马扎罗山冰川来说,其在过去120年间变化的主要驱动为大气水分,而不是气温上升。但也有人坚持认为,地表附近温暖的气候条件以及低纬度区的高温扮演重要角色。但是由于缺乏乞力马扎罗山峰的温度记录,再加上卫星观测时间还不够长,也使结论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美国科研机构“科技改变生活”的坎贝尔等人研究发现,20世纪的高温是肯尼亚山上刘易斯冰川融化的最重要的原因。但也有其他研究者认为,肯尼亚山上冰川消失是20世纪的气候变暖、大气湿度增加以及太阳辐射共同作用的结果。

UNEP曾发布的一份报告称,鲁文佐里冰川萎缩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20世纪的高温和少雪。而乞力马扎罗山冰川减少的最主要原因则是缺乏降雨。

尽管原因众说纷纭,可气候变暖始终难辞其咎。非洲地区对气候变暖的贡献率极小,却是气候变暖的重灾区之一。这使得冰川消失不仅仅是一种自然地理现象,更成为全球环境公平的焦点话题。

冰川消失对非洲影响有多大?

对非洲来说,冰川消失影响最大的是旅游业,因为赤道冰雪是非洲最主要的旅游资源。

冰川消失对非洲的影响有多大?UNEP报告分析说,对于水资源来说,冰川消失可能造成的影响不大,因为冰川并非非洲水源的最主要来源,冰川消失多通过升华,而非融化。

UNEP报告指出,对非洲来说,冰川消失影响最大的是旅游业,因为赤道冰雪是非洲最主要的旅游资源。冰川消失很可能意味着失去旅游收入,特别是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这两个主要依赖于此的经济体。

在赤道冰川消失之前,人们可能会抓住最后的机会,来见识烈日照射下的山巅雪景,旅游可能在短期内有所上升。但冰川消失以后,旅游业将陷入低迷。

在海明威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中,最后有这样一段描写:“在前方,极目所见,他看到,像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的山巅。于是他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

可是,在未来的几年到几十年,我们这一代人还能有多少机会,可以看到那“白得令人不可置信”的方形的山巅?在未来的几十年以至几个世纪,我们的子孙后代还会不会相信,在赤道附近曾经真的有过雪山?

文章来源:http://lqzs.org/articledetail.php?id=28758

http://www.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28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