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死亡的警醒

悟明 居士

十几年前,我曾经是一名医学生,曾在一家省级肿瘤医院实习了整整一年。在这一年中,每天面对的都是病情或重或轻的癌症患者,也曾直视了数次生死离别。

站在科学的角度,研究者们对癌症的认识越来越深,但直至今日,科学依然未能攻克癌症难关。在民众心中,似乎一旦被确诊癌症,离宣判死刑,甚至是立即执行已经不再遥远。在肿瘤医院,死亡的气息远远浓于其他医院。

按理来说,在这种环境中训练过的人,应该对死亡有深刻的认识,对无常甚至对因果的体会应该远远深于常人。然而,十几年前,对佛法的理解仅仅局限于烧香拜佛层次的我,对患者,仅仅是报以怜悯的同情心,付诸于全心全意为每一位病床上的患者服务的行动;而面对患者的逝去,更多的是对家属的同情。面对死亡,当时的我从未思考过因果,从未观过无常。

毕业后,不再是一位医生,生活变得平静。尽管周围时而听到死亡和疾病的信息,然后,更多的仅仅是表示惊讶或者是当时的悲伤而已。

直到有一天,无常平静地带走了敬爱的父亲。尽管,遵循着平日的教导:人走后,亲人不能哭泣。但是,我内心依然伤心欲绝,痛苦而不能自拔,直至三年多后的今日,一旦提及父亲的离开,依然是泪眼婆娑,正如《弟子规》中所说“丧三年,常悲咽”。父亲的离开,警醒了对无常毫无意识的我,从此,在佛法的引导下,开始第一次体会无常的道理,渐渐开始学会接收来自无常的信息,提醒自己无常的存在,警醒自己不要再迷茫。

时隔不久,一天,接到电话,一位老修行的亲人示现了无常。家人并不知老人家是何时往生的,只知道第二天早晨打开卧室门,老人家早已手持念珠往生了。老人家看上去气色红润,并未给人带来丝毫恐怖的感觉,一切都那么安详。老人家平日里的教导,至今依然常常会浮现于脑海。遇到任何违缘,他总会告诉我,这是佛菩萨慈悲加持。老人家常常鞭策我观修无常,而愚痴的我,行动缓慢,辜负了老人家的期望。

再有一天,实则是三天前。那天,阳光明媚,就在这个碧空万里的下午,一位我从小看着长大的邻居妹妹,被无常残酷地卷走了。接到电话,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惋惜。真是“黄泉路上无老少”。这次无常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往昔无数劫以来的习气、染污让自己忘记了自己真正的归宿和使命,而在今生沉溺于名利的追逐中,耗尽了精力。然而,如若此刻死亡就降临在自己身上,自己能带走什么?“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

此刻,想起上师的一次开示:一旦死亡出现,我们的第一个念头一定要观想跟上师无二无别的阿弥陀佛。比如自己突然遇到车祸,必死无疑,这时应该马上观想阿弥陀佛与上师无二无别,一心祈祷阿弥陀佛或上师。

无常不知何时何地会悄然而至,或许在睡梦中,或许在思索中,或许在赶往某地的途中,或许在正念中……那一刻降临时,自己是不是会从容不迫,一心祈祷阿弥陀佛或上师?

别说是无常降临这么重大的生死关头,就只说说日常里,扪心自问,自己能否做到无时无刻不在忆念阿弥陀佛或上师?如果自己遭遇灾祸时,是否能够第一念就升起一心祈祷阿弥陀佛或上师?

反观自己,常常是在平静的时候才能忆念,一旦遇到一点稍微高兴或者悲伤的事情,自己早就把阿弥陀佛忘到了九霄云外;更不要说在大灾祸来临之时,更是难以在第一念便忆念祈祷阿弥陀佛或上师。有愧于平日自己所标榜的佛弟子称号,自己似乎仅仅是把学佛当成了一种消遣。罪过之极。

愚痴如我,痛心疾首。

时间不待人,无常可能随时光临!

祈祷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愚痴的我,从此狠下功夫,增强信心,信念,随时随处忆念上师三宝,次第学修,长时熏修!

 

悟明

2013.12.11.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