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冥想能改变世界吗?

 

Can Meditation Transform the World?

 

作者:Ed Shapiro,Deb Shapiro

作者简介:

Ed Shapiro和Deb Shapiro是《改变:冥想如何改变你和世界》(Be the Change: How Meditation Can Transform You and the World)一书的作者,同时也是15本关于冥想、个人发展和社会活动书籍的获奖作家。他们是著名博客HuffingtonPost.com和 Care2.com的博主,在世界范围内开设冥想研讨班。也是共同的指导者和顾问,同时他们通过手机短信发布类似心灵鸡汤之类的每日一禅。他们的著作《身体透露的讯息》(Your Body Speaks Your Mind )一书获得2007年Visionary Book Award图书奖;另一本著作《心灵深处的声音》(Voices From the Heart )有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及图图大主教等人的撰稿;还有一本著作名为《禅修:通达宁静和清明的四步骤》(Meditation: The Four-Step Course to Calmness and Clarity)。

Ed Shapiro是纽约人,在印度曾跟随Paramahamsa Satyananda尊者、沙吉难陀尊者和邱阳创巴仁波切学习;Deb Shapiro来自伦敦,跟随大司徒仁波切修行。他们教授冥想和个人发展的课程已逾25载。现定居于美国科罗拉多州。

《改变:冥想如何改变你和世界》

冥想是时下最时髦的事。从电脑、信用卡到草本茶的各种广告中,都可以看到盘腿的瑜伽士和僧侣,主流报纸和杂志上也会刊登著名电影明星们关于冥想带来不同益处的种种故事,一家名副其实的书店是不会没有关于冥想的图书专区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 不管是基于精神追求还是宗教兴趣,大众渐渐意识到冥想修习的珍贵。冥想是几千年来主要的精神修行,它不限于特定的人群,你可以是嬉皮士,也可以是寻求精神需求者。冥想利益的人群相当广泛,从家庭主妇到运动员,从音乐家到理疗师再到首席执行官,我们把冥想的理念传播到了伦敦市政府、高中体育馆、公司会议室以及电视剧里。

然而,如果冥想随处可见,且似乎众所周知,那么它为什么还未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呢?如果健康报告说冥想是对治压力的灵丹妙药,那么我们为何还要忽视它或者找借口不去做?当所有的研究指出冥想的价值巨大时,为什么我们还会把它看作是浪费时间的事?

圣雄甘地说过:“你必须实现自己想在世上所见到的变化。”换句话说,改变要从我们自己开始;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改变,就不要期望世界改变。如果我们想要生活中充满更多的爱,我们就必须更富有爱心;如果我们真心希望结束恐怖主义,并以真正的和平改变世界,那么我们就必须从结束内心的战争开始。

这让我们知道了静思冥想的重要性。没有这种自我反思的练习,我们会顺从于自我的每一个心血来潮,且没有办法及时停下。另外,冥想给予我们客观地看清自我的空间,可以从中洞察自己的行为并减少自我的影响。通过冥想,我们逐渐意识到自己如狂象般的心。只有摆脱它的散乱迷妄,我们才真正有机会去改变。

通过冥想修习,我们发现自己积极的一面越强大,自私的另一面就越淡化。因为我们一直集中精力关注自我事情的细节,当自我放松了控制,就会变得知足少欲,变得更自信,更能坦率地沟通,更能无私地去爱。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变得像一个受气包儿一样任人踩踏。

冥想可以改变我们。从自私变为利他,平等地关心所有众生的福祉,而不仅仅只关注自己。我们会更加敏锐地意识到:我们是如何影响着地球、如何对待彼此和世界,我们应争取成为一种积极的存在而不是被动或消极的存在。当我们自己得到平静时,就会想要帮助他人也能处于平静中;当我们自己变得平静的时候就会少一个人承受痛苦。

1986年我们在印度首次拜见了一些伟大的西藏精神领袖,也许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禅修者。我们在驻锡地一个通往阳台的房间里等待拜见,阳台外辉煌的喜马拉雅山屹立于晨光之中。爱德华一边漫步一边享受着美景,他看到一位僧人向站在阳台上的我们挥手并示意让我们过去,我们猜测这位僧人要带我们去拜见上师。但当走近时,我们才意识到这位单纯谦逊的僧人居然就是上师本人。我们立刻开始顶礼,因为这是向尊贵的上师表示尊敬的一种方式。但上师却托起我们的手让我们快快站起来,并连声说:“不,不。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很容易会这样想“哦,当然!对数以万计的人来说您是最伟大的上师,我们只是普通人,怎么会平等呢?”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都真切地感受到上师所指的平等是指我们所共有的人性和本具的心性。

一场慈悲的革命 

革命就是再次变革。通过变革,我们将意识的发展带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同时这也是基于内心呼唤的一次转变。想要有所改变并真正产生影响,就意味着我们需要一场革命——慈悲心的革命。它将我们的精力从自我中心、自我生存以及心灵封闭转化为体谅他人、慷慨大度以及心胸开阔。如果我们由衷地想终止战争、不平等和虐待,那么就必须去实践用非暴力和仁慈心平等对待一切,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内心不平和,这个世界就永远都不会有和平。

发动这场慈悲心的革命就是要发掘关于人性的各个方面,在这个看起来疯狂、被痛苦和冲突折磨的千疮百孔的世界中,它使我们仍然能够保持心智健康。借宗教和政治之名,或因贪婪和自私发生了太多的伤害和否定、虐待和无礼、无数的暴行;在家庭、种族和国家之间产生了太多的误解。

正如西藏的导师明就仁波切所说:“谁制造了这些问题?是我们人类;谁是人类的控制者?是心念;那么怎么去控制人类的心念?通过冥想。如果你能控制飞行员,那么飞行员就能够控制飞机。”

冥想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它使我们内心明晰,满怀关爱地对待世界。这种稀有的关爱才能减轻痛苦,才能给予我们一种觉知和智慧,才能使我们从自我中心和自我毁灭带来的痛苦中走出来。它能够消除我们内心的障碍,能使我们看到事物的真相。同时能够解放自我而使我们变得更加友善而慈悲。换句话说,它能够唤醒我们心性的所有潜能。如果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也会因此而改变。

文章来源:http://spiritlink.com/be-change.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小溪、小艺、尼玛雍措

一校:妙怀、丹秋白玛

二校:才吉、圆言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