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达吉堪布东南亚学术交流之行简报——新加坡、台湾之行

 

1

光明山普觉禅寺——新加坡最大的寺院里,索达吉堪布脚步匆匆,无心观赏景致,带领佛友直奔大雄宝殿。

拾级而上,走到大殿门口,发现大门已关。

他看了看表,4点10分,晚了十分钟。

堪布掩饰不住内心的失落,隔着门上的玻璃窗向殿内张望。

时光在这一刻倒转。

他回到了18年前——上师法王如意宝在大众佛学会讲完《文殊静修大圆满》后,在这里举行了会供。法王坐在殿中为信众开示,刚过而立之年的自己随侍法王右侧翻译……

堪布的眼睛有些湿润。

从两天前,柬埔寨飞往新加坡的航班上开始,他的心情就沉重起来。一路上,要么拿着法王当年送的经文翻阅,要么就是陷入深思。

整理了一下情绪,堪布带领佛友在殿门外席地而坐,开始诵经。

此时,是2013年11月23日,下午4:20分。

2

离开普觉禅寺,堪布一行坐车前往新加坡东海岸公园。

夕阳下的东海岸,游人稀少,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天空偶尔有飞机与海鸟掠过。

堪布顺着海岸线散步,没走五分钟,在一处岩石边停下,指着不远处的几棵椰树说,“18年前,法王带着我们一行人在这里照过相。”

听到他的话,大家有些愕然。东海岸公园的海岸线长约15公里,堪布并没告诉过司机在哪里停下……

18年前的那张合影,一直挂在他藏地的小木屋里。

故地重游,“有种回家的感觉。”只是,斯人已逝,又让他心里有说不尽的感伤。

2001年,堪布曾写过《法王晋美彭措传》一书,其中有章节提到了法王当年在新加坡及台湾等地弘法的细节。

3

2013年11月23日,上午10点,堪布走进享有国际声誉、目前亚洲排名第一的新加坡国立大学,进行题目为《领悟人生》的演讲。

看着台下的师生,他忍不住怀念起自己的老师。

“我第一次来新加坡,是1995年,随老师法王晋美彭措一起。今年是他圆寂十周年的日子,在这样特殊的时间里,我再次来到这里,心情很复杂,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的老师给予的……很多感受无法用言语表达。”堪布努力控制着情绪,怕不小心失态。

他曾说,“离开法王的这十年,因为想念,控制不住情绪的事经常发生。”

佛教是新加坡的第一大宗教,走在路上,人们对出家人都会合掌问讯,但堪布观察到,这里还有不少佛弟子们对佛法的认知只停留在仪式上,缺少系统的闻思。

他说:新加坡是个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的国家,现代人最大的困惑就是心灵没有归宿,物质上的富有并没让人们精神上有所寄托,但是,宗教可以给他们提供足够多的营养。

有人问他:佛教是你的第一宗教选择吗?有没有试过选择其它宗教?

“我从生下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成了佛教徒。因为我生活在一个佛教的世界,我身边的人都是佛教徒。我没得选择。”堪布的回答引起一片笑声。

一位老师说:在此之前,她从不认可苦才是人生的说法。她觉得人生是幸福、快乐的。堪布的讲座,让她意识到了人生实苦的本质。今天的讲座对自己来说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4

堪布对台湾一直颇有好感。在他印象里,台湾注重传统文化,弘法事业比较繁荣。

他曾在《闲谈问答录》一书中提到:台湾的佛教与其他地方相比,要自由得多。那里大概有6个佛教电视台,24小时都在讲经说法。

1993年,堪布陪法王去海外弘法,回国时路经台湾,住了7天。“在行持佛法方面,台湾远超过其他城市。”

2013年11月24日,堪布再一次踏上这块土地。

相比20年前,他觉得台湾的变化并不大,“大家对于知识和佛法依旧保有强烈的渴求。”

他印象最深的是台湾地标性的文化景点——24小时营业的诚品书店,“里面的人竟然比商场里的人多。”

视读书为人生最大享乐的堪布,对诚品书店感兴趣,也是意料中事。

5

到台湾的第二天,堪布就开始了8天5场讲座的台湾之旅。

11月25日,台湾的第一场讲座,他受邀去了国立台湾大学,讲授《神秘的修心之路》。国立台湾大学素有台湾第一学府之称,在世界高校排名中位居百强内。

在台湾大学,堪布主讲了佛教的六度——施度、戒度、忍度、精进度、禅度、慧度。他说:大乘佛教中,要先发大乘菩提心,再行持六度万行。如果你不是佛教徒,用“六度”的精神去工作、生活,也会让自己获益。

11月27日,堪布在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做了题为《藏文化的特色》演讲。

有人觉得藏文化很神秘。

堪布说:藏文化具有多样性。可以从艺术、哲学、神秘学等角度去研究。但因为藏文化和佛教文化紧密相联,想深入了解藏文化,则必须了解藏传佛教。

他为师生们讲解了1300多年前松赞干布时期颁布的“人道十六则”法规,里面包括尊父、敬母、礼待出家人、尊重长辈、知恩图报和不欺害他人等内容。当年的这些规定,现已成为藏族人日常生活的行事准则。

堪布说,“现在很多人喜欢去藏地拍照,但再高像素的相机,也拍不出这些人的内心。你如果能看到藏族人因佛法而宁静的内心,才算真正了解了藏文化。”

11月28日,堪布在佛教大学——华梵大学进行了主题为《佛教的辩论方法》的讲座。

他说,有人在辩论初期输了会不服气,会脸红,但经过训练,心就调柔了。而且,辩经时一般会有很多人围观,如果你有情绪,也会被围观者笑话。

堪布说自己已经有十几年没辩过经了。问起原因,他开玩笑:辩经需要力气、年轻的心,要有激情,自己老了。

华梵大学的创始人叫释晓云,是一位法师。学校创办时,她已79岁高龄。

已创办了两所小学、一所中学的堪布,知道这个情况后颇为感慨,他说,自己内心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创办一所佛教大学,“即使不是纯粹的佛教大学,也应该是弘扬传统文化的大学。”

他在等待因缘的成熟。

11月29日下午1点半,堪布受邀台北大学做《生命科学与价值观》的主题演讲。

堪布说:这个题目和他平常的研究方向非常接近。他发现,科学中最高等的发明都不是用大脑,而是科学家用心发明的结果。这符合佛教中所讲“万法唯心造”的理论。

11月29日晚7点,受国际藏传佛教研究会邀约,堪布在台北青少年育乐中心做了《藏传佛教对现代文明的重要性》的主题讲座。

该讲座由《西藏生死书》的译者、著名学者郑振煌先生主持。

参加者几乎囊括了在台藏传佛教各大教派——宁玛、噶举、格鲁、萨迦、觉嚢等派的仁波切,包括在台湾佛学界颇具威望的海涛法师。

讲座结束后,现场所有僧众共同为刚发生不久的菲律宾台风遇难者祈福。

台湾之行的学术交流部分就此划上了句号。

台湾媒体称:能在台湾听到藏传佛教大德用汉语传法,这是非常难得,也非常珍贵的事!

6

东南亚之行的最后一站是阿里山,12月1日早,堪布一行出发前往此地。

在阿里山上,有着2300多年树龄的红桧树前,堪布带领佛友唱诵“大自在祈祷文”。

“嗡啊吽舍,得钦巴瓦旺格颇庄德,得东所所多波耶希格,玛恰得丹巴美让因利,多杰涅玛囊瓦钦布华……”

堪布的声音不高,却坚定、有力。

这一刻,他希望所诵经文可以福泽到虚空里的所有众生;这一刻,他希望一切有情都能听到他的唱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