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很近,幸福不远——解密不丹式幸福

y20140124-78

不丹是全球第一个对经济发展金钱至上观念提出挑战的国家,她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如今却被奉为现代版的桃花源。这个一直在喜马拉雅南坡脚下沉睡着的雷龙之国,在纷纷扰扰的人世间开始好奇地睁开眼睛,也带给了外面的世界诸多思索。也许,解开她的幸福密码,会更了解什么才是我们每个人生活本来的样子。

一、不丹笑容

如果国家的快乐是用所谓的储备金或人民全年所得来计算的话,不丹肯定不是一个快乐的国家。不丹人习惯称自己为雷龙之国。龙是这个国家的图腾,国旗上一条飞舞的白龙,爪子上擒擎着明珠。Bhutan意为西藏之尽头,和西藏文化一脉相传,也是世界上唯一以大乘佛教立国的国家,随着西藏地区的开发,不少到过不丹的旅人都形容不丹比西藏还要西藏。

2006年,当英国莱斯特大学公布其研究的“世界快乐地图”(World Map of Happiness)时,不丹的幸福指标,在亚洲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八。《商业周刊》把不丹评为亚洲最幸福的国家。2005年不丹进行国民幸福度调查,97%的国民回答感到幸福。

行走在不丹,除了满目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印象最深的就是男女老少的微笑。不管是田头劳作的老农,还是学校上课的孩童,抑或走在路上的年轻男女,都是那么温文尔雅,满脸堆笑。人类的笑容是不会骗人的,不丹人的笑,是一种灿若朝阳、艳若夏花、发乎真心、极具感染力的表情。也许可用专用名词来命名幸福的笑,即“不丹笑容”。不丹招牌式的笑也许是地球上最美的“花”,纯净无邪、灿烂于心、美好亲切。看到这种笑,我们能感受到人性的亲、人类的爱、生活的甜和地球的美。“不丹之笑”就是“人类之爱”。不丹古今相通的追求精神价值的发展模式解密了不丹幸福之道。

二、不要GDP要GNH

旺楚克王朝第4代国王格梅•辛格•旺楚克早在1972年就别具一格地提出了“国民幸福总值”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的发展目标。深谙佛教的旺楚克认为,人生“基本的问题是如何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之间保持平衡”,国家政策制订依据应考虑“在实现现代化的同时,不要失去精神生活、平和的心态和国民的幸福”。他于2008年退位,同时决定举行历史上首次民主选举,建立与英国相似的君主立宪民主政体。旺楚克国王是一位开明君主,深受不丹人民的拥护和爱戴,他的退位声明令全国震惊,许多人感到突然和伤心。

不丹的“幸福指数”标准包括了精神上的幸福、健康、教育、时间的使用和平衡、文化的多样性和弹性、生态的多样性和弹性等290多个问题,反映影响个人和社会幸福感的各个方面,覆盖人类生活的最广泛领域。不丹政府运用西方社会学的先进方法以不丹国民为研究对象,通过大量的实证、数据、实验搜集、分析而得出的一些有效的、可量化、可支撑的幸福指数模型。比如一个人在一个月内如果生气在26次以上就感觉不幸福。

所谓“不丹模式”,就是注重物质和精神的平衡发展,将环境保护和传统文化的保护置于经济发展之上,衡量发展的标准就是“国民幸福总值”这个密码。其实那是一种对人的本性最自然,最本质的回归和尊重的方式。当整体国民的信念使然,幸福还会是可望不可求的吗?尽管有些国民并不知道“国民幸福总值”(GNH)为何物,但就如不丹的一位内政大臣所说:“他们身处其中。”

2011年的那场王室婚礼更因为有“全球最英俊国王”之称的第五任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恪守14年的诺言迎娶平民姑娘吉增•佩玛而让喜气弥漫的不丹王国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不丹的开放显得小心翼翼,却始终奉行着“践行民主政治,追求真实“的政策。

三、宗教文化浓厚却不沉重

不丹为世人知晓的历史是伴着佛教一路走来,直到今天。不丹是一个全民信教的宗教国家,75%的居民信奉大乘佛教,25%信奉印度教。不丹的佛教历史与一位伟大的宗教人物紧密相联——莲花生大师(Guru Rinpoche)。公元8世纪,这位创建了藏传佛教的印度人,从西藏返回印度时路过不丹。这次伟大的游历,如步生莲花般,他不仅将佛教的种子真正遍撒不丹大地,还开枝散叶,神迹遍布山河,在不丹历史、宗教和传说中留下了无数的记载和演绎,虎穴寺便是见证之一。在不丹人的心中,莲花生大士就被他们视为第二佛,也是释迦牟尼佛的化现。同时也代表着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莲花生大士应迹不丹的很多地方,屡施神通,使得本来信奉原始苯教的不丹人,慢慢信仰佛教,不丹才成为佛教国家。

宗教于不丹人而言,并没有高高在上的神圣感,而是融入了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有烟火气、也似在人间。在这里,寺院更像是有着宗教背景的学校,小喇嘛们席地而坐,朗读诵经,课间休息时,也如我们熟悉的明媚少年一般,嬉笑地冲出教室,追赶打闹。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融合,忽略了宗教本身,纯粹地作为不丹人的生活方式。

在山边路旁、房顶门前,随处可见五彩经幡随风飘动,给这个幸福国度平添了几分神秘。从虎穴寺往下俯瞰,可欣赏到优美的帕罗河谷风景,茂密的苍松翠柏,金灿灿的稻田,使人怡然陶醉。走在山中,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听着林间的水声,看着水里的转经轮,沿途伴随的是快快乐乐出游的不丹人,在淙淙声里默念着佛陀对大地众生的关爱和慈悲。

很多不丹男人在一生中要进行一次长时间的修道,三年三月零三天,除了冥想,什么都不做,一言不发;为了方便在山上修道的人,政府将电线拉到悬崖峭壁上供人冥想的小木屋,上十万美元的成本和他们对宗教生活的重视相比,不算高昂。这正是一种典型的不丹价值观。

.

四、不丹不需要谷歌

不丹不仅实行十年义务教育,对通过十年级考试的学生,还由国家支持其免费学习到高中毕业。此后再次通过考试进入高等学校的学生,到大学三年级还可以继续享受国家提供的免费教育。这样的教育保障,众多经济发达国家也赶不上。不丹对于不丹人来说,有着非凡的吸引力和凝聚力。从这个“高山王国”飞出去的金凤凰,不管飞出多远和多久,终究都会回流还巢。据悉,不丹留学生的回国率高达99%,回国后,他们的收入只及在西方国家工作酬薪的零头,可依然心甘情愿。不丹有1900个公务员,60%在国际名校进修过。

一位不丹“海归”说,因为在于这里有方向感,西方很好,但不知道往哪儿去,没有方向感。他还说我们在不丹不需要谷歌,每一个人都是谷歌,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要去的方向。

许多走出大山、喝过“洋墨水”的不丹青年学生说,只有回到不丹,他们的心才感到舒服。他们认为,当一个人处于贫困状态时,物质财富的增加会增添幸福和快乐,而当温饱无虞之后,个人的快乐与幸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物质财富以外的许多因素。不丹外交部长Lyonpo Jigmi Thinley说:“不丹社会的传统,就是深植在重视人类的基本价值,我们有计划地在追求未来的进步,以至于不会让其它国家,一些所谓的‘进步’的观念,反而混淆了不丹自己的脚步。”

五、梁朝伟和刘嘉玲的不丹婚礼

“听说有个地方,那里没有嘈杂的声音,只有鸟儿的叫声,和在不同季节里,好好听的风声。那里没有污染的空气,只有花草树木发出的香气。那里没有无理的暴力。人与人之间只有和谐的相处,那里也没有物质的享受,人与人之间还有那份纯真的感情。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地方。但是我相信有,一直希望能够和我的女人在这样一个地方生活,这是我多年来的梦想。”

这是梁朝伟于1994年,为自己的唱片《日与夜》创作的独白。

于是14年后,梁朝伟和刘嘉玲就选择在这样一个山明水秀人间仙境的不丹国举办了神圣而庄重的婚礼。刘嘉玲大约十年前才知道有不丹这个国家,她第一次踏上不丹国土,为自己的婚礼做前期筹备,她说她一到就立刻被感染了:“我一到这里就感觉心里很踏实、很平和,看到这里的人快乐不因为物质上的富足,而是精神层面的满足,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说不丹是‘快乐国度’“。

六、在平静中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有人这么描述所看到的不丹:不丹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纯净清澈、质朴天然。有信仰、有自由,复杂和世俗顿时能在不丹的空气里净化为简单,最后回归平静。

或许不丹人的幸福感,离不开他们悠闲的生活态度,由于当地人长期受佛教教义的熏陶,宽厚待人、与世无争的思想早已渗入当地人的生活中,不论王室还是平民都拥有开阔的胸襟和温和的笑容。

当下,国人普遍感到苦恼的是在忙碌中丢失了生活的意义。找不到意义的生活是没有精神寄托的,不可能真正幸福。GDP看起来在快速增长,但很多人的安全感、平衡感和幸福感并没有同步增长;相反,问题依旧、压力上升、挑战更大。没有心灵的满足和宁静,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

虽然无幸身为不丹人,但是不丹人珍惜所有、活在当下的生活态度绝对值得我们每个人借鉴。能够赋予你内心宁静的,惟有你自身的感悟。在这个年代,我们如此富有,不断占有更多的物质来征服世界;我们又如此贫穷,每天都在被各种欲望所奴役。在追逐世俗意义成功的同时,我们的心灵更加需要出口和依托。活着,是为了用心生活而不是用脚匆忙地赶路。在每一个匆忙追逐的时刻,我们是否应该在嘈杂的世界里静下来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文章来源:

http://www.xdyjd.com/jywc/2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