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看轻自己

释佛居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师父曾说过的一段话:“佛教靠我,不是自负,而是责任。不要说没有能力,只要有愿心,就会有能力。个人虽无能力,愿心自得佛加;不要说没有因缘,只要有愿心,就能感召因缘。因缘不是凭空等来的,而是由愿心种子生出来的。”第一次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的内心被深深地打动了,感动与惭愧充满心中,力量的源泉也由此涌现。

师父说:“我是佛陀的弟子,信仰重于生命,护教甚于爱身,佛法信光暗淡时拨亮信灯,不靠我靠谁!”这正是“仁以为己任,死而后已”啊!可以说,每一位佛弟子都应该是“仁者”,因为荷担如来家业是每一位佛弟子应尽的责任。这是一种担当,有担当必然要有愿心;有愿心才会有力量、才会长久,我们不可妄自菲薄而推卸责任。

回想过去,过去就像梦幻一般已不复存在。从小学到高中,可以说我的生活是稀里糊涂的,是很粗心的。至于我当初怎么选择去医学院的,我一直都弄不明白,因为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当医生。直到学佛后,我才明白,我去医学院不是去学医的,我去那里只为遇到阿弥陀佛。从开始学佛到出家,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自自然然地就学佛了,自自然然就出家了;好像时间到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平平淡淡,也不用动脑筋去想、去思维。也许是我大脑比较简单的缘故,所以阿弥陀佛就给我安排比较简单的缘吧。

这一路走来的生活看起来似乎漫不经心,但其实是有一个中心轴的,这个中心轴就是愿心。有愿心就会去努力,就会想实现。譬如我有想考大学的心,我就会努力,不管结果如何,但是会尽力。又譬如我毕业后想顺顺利利出家,于是我天天祈求阿弥陀佛加持,最后果真自自然然地出家了。

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与担当。有责任、有担当的人不会轻易看轻自己的。如果看轻自己,认为自己无能力,则不会尽心尽力去尝试;渐渐变成懈怠与逃避,这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

在世间,父母以养育子女为己任。像我们家孩子比较多,父母整日早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但他们却从不抱怨。我以前常常听父亲说:“你们尽管读你们的书,只要你愿意上学,砸锅卖铁也会供的。”最后父母把我们四个孩子都送入了大学。父母的心是如此的宽广与坚韧;如果父母说他们没有能力养育我,那我今天就不能坐在这里了,所以感恩父亲、母亲的恩德。

世间父母尚且如此,阿弥陀佛就更不用说了。阿弥陀佛以救度众生为己任。善导大师在《观经疏》中有一问答:

问曰:佛德尊高,不可辄然轻举,既能不舍本愿,来应大悲者,何故不端坐而赴机也?

答曰:此明如来别有密意。但以娑婆苦界,杂恶同居;八苦相烧,动成违返;诈亲含笑,六贼常随;三恶火坑,临临欲入。若不举足以救迷,业系之牢何由得免?为斯义故,立撮即行,不及端坐以赴机也。

娑婆极苦,障缘甚多;况凡夫本身罪业深重,随时都有落入地狱的可能。阿弥陀佛把我们视若亲子,时时刻刻不舍得坐下,生怕我们落入地狱受长劫苦。我们娑婆凡夫罪业极重,根机下劣,是一千四佛所放弃的,我们唯有仰靠弥陀;如果阿弥陀佛也看轻自己,认为自己无能力,那我们就永无出离之缘了。

我是佛陀的弟子,当以何为己任呢?毋庸置疑,一心求愿往生是我们的本分;荷担如来家业,则是每一个佛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这个责任是要靠大家共同来努力的。我虽不会说、不会写,甚至不会烧火做饭,但圆项僧袍、安分守己,就已足够。

僧团是一个团体,每一位僧人都不会是一个无用之人。犹如一艘轮船,船虽很大,但不会说小小的螺丝钉就没用;即使是船上无关紧要的装饰品,都能起着它美化环境的作用。所以,每一个人、每一件事物的存在,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何况弥陀视我们为掌中宝,我有何资格看轻自己、让自己懈怠,而不尽力去做份内的事呢?

“不要说没能力,只要有愿心,就会有能力。”愿心是阿弥陀佛给的,没有阿弥陀佛,就发不起愿心。所以,只要有愿心,自然会得到阿弥陀佛的加持;有愿心,才会有担当。有阿弥陀佛的加持,怎能看轻自己!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9068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