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世界里有没有他人?

查一路

老黑人布鲁斯是一位普通的电梯工,起起落落,每天的工作有些单调。然而,这位电梯工不平凡。纽约曼哈顿181街中转站,有一部电梯将人们从这里送到12层楼下的地铁站。人们走到这里,瞬间感到温暖和亲切,因为他们想起一个人——电梯工布鲁斯。

布鲁斯管理的电梯,没有粘着口香糖的地面,没有肮脏涂鸦的墙壁,代之以鲜花、植物和CD里播放的爵士乐,气息与氛围,醉人心脾,人们伴着节拍,愉快得想跳舞。更令人称奇的是,电梯的四壁贴满了各种肤色人种的照片,黑人,白人,黄种人等等都有。这些人是谁?

都是他的乘客。布鲁斯不但待人亲切,让乘客宾至如归,而且还为他的乘客拍下快照,定期更换,贴在墙上。这一小小的细节,让乘客觉得,一次乘坐电梯,自己的形象就留在了布鲁斯的世界里。因而,他们把布鲁斯的电梯当作自己“流动的家”。

狭小的电梯空间是布鲁斯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进出着一批批布鲁斯视如亲人、素不相识、形形色色的人。他觉得生活并不枯燥,也不孤单,他的世界被来来往往的人们填满。

然而,这并不是布鲁斯生活的全部。他在电梯里常年放置了一只食品箱,上面写着:“请帮助我们资助穷人!”靠着这只箱子,布鲁斯每个月都为穷人募集上千磅的食品。虽然布鲁斯并不富裕,可是他的心灵世界里装着更穷的人。

繁华的纽约,满大街是各界精英,一个人不容易引起他人的关注,而一位平凡的卑微的电梯工却受到人们喜爱,人们喜欢进入布鲁斯电梯一瞬间那种很亲和地融入的感觉,这里没有陌生和排斥,因为他们知道老黑人电梯工布鲁斯,已经在他的世界里为他们预留了位置。

从传记中,我读到关于契诃夫的故事。在生命最后的时光中,他没日没夜地咳嗽。然而,每一个夜晚来临,都让他感到为难。他担心咳嗽声惊扰母亲、妹妹和邻居。于是,他来到后花园,月光冰凉如水,他整晚坐在冰凉的台阶上,听夜莺的歌唱,而不回房间休息,以便让自己的咳嗽声远离他人。

我常常猜想契诃夫的心——这是个多么美好的世界!装着他人,对待他人像对待易碎的瓷器,轻拿轻放,唯恐损伤。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0b868401019cy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