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法王如意宝在一起的日子(三)

愚痴弟子:才华麦

2012年2月22日

 y20140124-80

唐卡

2002年1月18日

今天,在给法王如意宝、阿里美珠上师和门措上师治疗后,当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宝从侍者那里得知彭措秋措身体不好时,法王如意宝马上关切地问道:“才华麦,彭措秋措身体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需不需要看医生?如果需要看医生,才华麦,你先带彭措秋措去看医生,我们这边你可以不用过来了。”我回答道:“尊敬的上师,彭措秋措的身体还可以,没有什么大碍,暂时不用看医生。”

法王如意宝马上对侍者说:“拿一幅红文殊唐卡,送给才华麦。”接着法王如意宝问道:“才华麦,你们家里有佛堂吗?”我答道:“有一个简单的佛堂。”法王如意宝笑着说:“很好,很好,才华麦。这幅唐卡拿到后,挂在你们家的佛堂里,这样可以改变你们居住地方的风水,会对彭措秋措的身体有好处。”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宝接着说道:“唐卡的做工虽然很普通,但很有加持力。”

当法王如意宝讲完后,我心中非常高兴,双手接过唐卡,并说道:“瓜真切,格才让。”后退出房间。回家后,我马上按照法王如意宝所讲,将唐卡挂在我暂时住处的佛堂最中间的位置(唐卡见下图)。

悲悯众生

法王如意宝在“喇荣怀猛游舞精舍”住了三个月后,因病情出现反复波动,经多方专家会诊后,建议住院进行全面系统的检查及相应的治疗。在专家的多次建议下,法王如意宝同意住院接受系统的检查及针对性的治疗。院方会诊后,决定让法王如意宝住在三楼内分泌科(因法王如意宝此时显现上血糖比较高)。

在法王如意宝刚住院的当天,院方建议法王如意宝在住院期间不要接见任何人。因法王如意宝的身体比较虚弱,长期以来每天接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弟子们,多时一天接见三四百人,这种劳累会对法王如意宝的体能恢复不利。在多次劝请法王如意宝注意休息的情况下,法王如意宝讲:“我现在在汉地,不是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藏地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因交通不便,海拨比较高,空气稀薄,色达也没有对外开放,很多弟子想来见我也比较困难;而现在我是在成都,交通便利,世界各地的弟子来成都看我比较方便;再者,这里海拨低些,不会有高原反应。他们都是从很远的地方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来拜见我,如果我不见他们,他们会伤心难过的。他们见我一次不容易,我劳累一点没关系,只要弟子们高兴就好。”

就这样,在上师法王如意宝住院期间,虽然每天都要接受各种治疗及相关检查,但仍然每天不辞劳苦接见并加持每一位来见他的弟子们,以满足每个弟子们的心愿。有时,因拜见法王如意宝的人太多了,当见完所有的弟子后,法王如意宝的身体已经累得支撑不住了,必须马上躺下休息。

就是这样,法王如意宝还是依然坚持每天都接见来拜见他的弟子们,没有一天停止过。

色达县医生

法王如意宝在成都某医院住院期间的一个下午,有辆色达县医院的救护车一路急驶进法王如意宝所在的医院,担架上躺着一个戴着氧气面罩的人,嘴唇的颜色已呈紫暗色,呼吸急促,生命心电监护仪也一直监测着病人的心率、脉搏和呼吸、氧气吸入量,看来病情特别严重。

医院紧急调派呼吸科主任及院方各科主任会诊。诊断结果是外伤型气胸——急性肺不张,X光透视发现受伤的一侧肺脏已萎缩,呈患者的拳头大小。呼吸科主任把患者家属叫到一边对他说:“你爱人非常危重,必须马上转到技术更好、设备更完善的医院。华西医院有呼吸机及相应的抢救设施,如果不及时转院,随时都有可能因呼吸衰竭导致死亡,而我们医院没有呼吸机及相应的抢救设施,一旦病人出现呼吸衰竭,我们只能眼看着病人死亡,你一定要认真考虑,这不是儿戏。病人随时都会死亡。”这位家属这时已六神无主,担心自己的爱人随时都会死亡,焦虑不安。但是病人本人对法王如意宝有非常坚定的信念,坚决要求入住这家医院,病人用非常微弱又时断时续的声音说道:“我也是一名医生,非常清楚自己的病情,知道这次很难渡过这一关,我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死时,我希望能与我的上师们住得近一点。如果我死亡,也方便上师们为我念经超度。”

呼吸科主任看说服不了病人,只好将家属叫到一边,要求写一个保证书证明:“经我方多次劝说转院无效(我方没有抢救设施,无法进行呼吸衰竭的抢救与治疗,坚决要求病人转院,已将实情告知家属与本人,但患者及其家人依然坚持住在我方医院),特签此保证书。本人自愿住在此医院,如出现一切情况与院方无关。特此保证。保证人:色达县医生**家属**。”

正好在法王如意宝的隔壁有间病房还空着,医院就将该患者安排在此房间里。患者的头部向着法王如意宝的方向,病人根本无法躺着,只能将床摇到最高,半坐着,此时病人呼吸急促,嘴唇呈紫暗色,看到此情此景,我真的为病人捏一把汗。医院赶紧给病人继续吸氧、心电监护、输液等治疗。

在法王如意宝、阿里美珠上师、门措上师等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及院方的配合治疗下,该病人第二天下午就能半躺着了。当时医生和护士都觉得太神奇了。病人也感觉好多了,呼吸没前一天那么急促,嘴唇的颜色也好一些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之中,病人的状况越来越好,逐渐能够平躺并开始进食流质食物。

半个月后,病人感觉良好,能下地走路、活动而不会出现呼吸急促、呼吸困难等症状,医院进行X光透视发现,原来受伤的肺脏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医生与护士都感到太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也因此对法王如意宝的信心更大了。

擦药

法王如意宝在住院期间,显现上出现了肋间神经痛。在口服药物的同时,医院建议每天用一些外用、无副作用的药涂抹痛处,以起到一些镇痛的效果。于是我每天都会用药物涂抹在法王如意宝显现疼痛的地方,每天我都能触摸到法王如意宝的佛体。

在法王如意宝住院治疗期间的一天,通过侍者征得法王如意宝的开许后,我匆匆洗净双手弯着腰小心谨慎地走进法王如意宝的房间,这时法王如意宝右侧卧正在与坐在对面的阿里美珠上师﹑门措上师轻松愉悦地聊着什么,见我走近,法王如意宝马上仰卧,自己将上衣一下拉到胸口,露出需要涂抹药物的部位,神情专注看着我,等着擦药,使我紧张的情绪一下放松了不少。

在擦药时我非常紧张,头也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出,呼气时我也会将头转向外侧,生怕我的污秽之气,给法王如意宝的佛体带来痛苦。我就这样小心翼翼地给法王如意宝擦药。

法王如意宝看出了我的紧张与害怕后,非常慈祥地讲道:“才华麦,我来教你藏语好不好?”我说道:“好啊,好啊,尊敬的上师。”于是法王如意宝一边指着头一边讲道:“  俄、眉毛 —  芝麻、眼睛  — 线、鼻子  — 雄、嘴巴—   夏、耳朵 —  镊。”我说:“拉嗦,瓜真切。”于是,法王如意宝教我一句,我学一句。在我学习的过程中,我依然非常紧张害怕,忐忑不安,心里想道:“敬爱的法王如意宝,您可千万别考我呀,考我就惨了。”在教我第二遍后,法王如意宝马上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到:“才华麦,这用藏语怎么说?”我当时就吓傻了,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恨自己太笨了。正在不知如何是好,脸胀得通红,羞愧难当之时,法王如意宝笑着说:“不要紧,才华麦。”并用他那佛手在我头顶拍了拍,加持我。法王如意宝接着又教我唱诵“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呗…美…吽…舍。法王如意宝用洪厚的嗓音唱诵着六字大明咒,此声音犹如天籁之声,振动着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虽然当时我只学会了嗡…嘛…呢…,后面的唱诵当时也没有学会,但法王如意宝教我时的唱诵一直深深印在脑海中。现在,每当我唱诵“六字大明咒”时,就会想起法王如意宝教我时的情景,就想哭,因为如今虽然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唱诵,但法王如意宝的色身已融入法界,今生今世再也无法相见,只有梦中与他老人家相见了。

嗡…嘛…呢…呗…美…吽…舍

嗡…嘛…呢…呗…美…吽…舍

嗡…嘛…呢…呗…美…吽…舍……

(未完待续)

完稿于2010年神变月初十莲师会供日

修稿完成于2012年神变月初一日

来源:http://www.ptz.cc/page/show/show1.aspx?magID=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