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读懂母亲的心了吗?

他18岁那年,因为行凶伤人,被判了6年。从他入狱那天起,就没人看过他。母亲守寡,含辛茹苦地养大他,想不到他刚刚高中毕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母亲伤透了心。他理解母亲,母亲有理由恨他。

入狱那年冬天,他收到了一件毛衣,毛衣的下角绣着一朵梅花,梅花上别着小纸条:好好改造,妈等着你养老呢。这张纸条,让一向坚强的他泪流满面。这是他母亲亲手织的毛衣,一针一线他都非常熟悉。母亲曾对他说:一个人要像寒冬的腊梅,越是困苦,越要开出娇艳的花朵来。

以后的四年里,母亲仍旧没来看过他,但每年冬天她都寄来毛衣和那张纸条。为了早一天出去,他努力改造,争取减刑。果然,就在第五个年头,他被提前释放了。

背着一个简单的包裹,里面是他所有的财产五件毛衣。他回到家里,家门挂着大锁,已经生锈了。屋顶,也长满了一尺高的茅草。他感到疑惑,母亲去哪儿了?转身找到邻居,邻居诧异地看着他,问他不是还有一年才回来的吗?他摇头,问:“我妈呢 ?”

邻居低下头,说她走了。他的头上像响了一个炸雷,不可能,母亲才40多岁,怎么会走呢?冬天他还收到了她的毛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

邻居摇头,带他来到祖坟。一个新堆出的土丘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红着眼,脑子一片空白。半响,他问妈妈是怎么走的?邻居说是因为他行凶伤人,母亲借了债替伤者治疗。他进监狱后,母亲就搬到离家200多里的爆竹厂做工,常年不回来。

那几件毛衣,母亲怕他担心,总是托人带回家,由邻居转寄。就在去年春节,工厂加班加点生产爆竹,不慎失火,整个工厂爆炸,里面有十几个做工的外地人,还有来帮忙的老板全家人,都死了,其中就他母亲。邻居说着,叹了口气,说自己家了还有一件毛衣呢,预备今年冬天给他寄出去。在母亲的坟前,他捶胸顿足,痛哭不已。全怪他,是他害死了母亲,他真是个不孝子,他真该下地狱!第二天,他把老屋卖掉,背着装有六件毛衣的包裹远走他乡,到外地闯荡。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4年过去了。他在城市立足,开一家饭馆,不久,娶了一个朴实的女孩做妻子。

小饭馆生意很好,因为物美价廉,因为他的谦和和他妻子的热情。每天早上三四点他就去采购,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和鲜肉拉回家。没有雇人手,两个人忙的像陀螺。常常因为缺乏睡眠,他的眼睛红红的。

不久,一个推着三轮车的老人来到他门前。她驼背,走路一拐一拐的,用手比划着,想为他提供蔬菜和鲜肉,绝对新鲜,价格还便宜。老人是个哑巴,脸上满是灰尘,额角和眼边的几块疤痕让她看上去面目丑陋。妻子不同意,老人的样子,看上去实在不舒服。可他却不顾妻子的反对,答应了下来,不知怎的,眼前的老人让他突然想起了母亲。

老人很讲信用,每次应他要求运来的菜果然都是新鲜的,于是每天早晨6点钟满满一三轮车菜准时送到他的饭馆门前。他偶尔也请老人吃碗面,老人吃得很慢,很享受的样子。他心里酸酸的,对老人说,她每天都可以在这里吃碗面。老人笑了,一拐一拐地走过来。他看着她,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母亲,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一晃两年又过去了。他的饭馆成了酒楼,他也有了一笔可观积蓄,买了房子,可为他送菜的,依旧是那个老人。

又过了半个月,突然有一天,他在门口等了很久,却一直等不到老人,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老人还没来。他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无奈,他让他的工人去买菜。两个小时后,工人拉回了菜,仔细看看,他心里有个疙瘩,这车菜远远比不上老人送的菜。老人送的菜是经过精心挑选,几乎没有干叶子,棵棵都清爽。只是,从那天起,老人再未出现过。

春节就要到了,他包着饺子,突然对妻子说想给老人送一碗,顺便看看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星期都没有送菜?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妻子点头。

饺子煮了,他拎着,反复打听拐脚的送菜老人,终于在离他酒楼两个街道的胡同里,打听到她了。

他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门虚掩着,他顺手推开。昏暗狭小的屋子里,老人在床上躺着,骨瘦如柴,老人看到了他,诧异地睁大眼,想坐起来,却无能为力。他把饺子放在床边,问老人是不是病了。老人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坐下来,打量着小屋,突然墙上的几张照片让他吃惊地张大嘴巴,竟然是他和妈妈的合影!他5岁的、10岁的、17岁的。墙角,一只用旧布包着的包袱,包袱皮上,绣着一朵梅花。

他转过头,呆呆的看着老人,问她是谁?老人怔怔地!突然脱口而出:“儿啊!”他彻底惊呆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哑巴?!为他送了两年菜的老人,是他的母亲?!

那沙哑的声音分明如此熟悉,不是他的母亲又能是谁?!他呆楞着,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母亲,号啕大哭,母子俩的眼泪沾到了一起。

不知哭了多久,他先抬起头,哽咽着说看到了母亲的坟,以为她去世了,所以才离开家。母亲擦擦眼泪,说是她让邻居这么做的。她们做工的爆竹厂发生爆炸,她侥幸活了下来,却毁了容,瘸了腿,看看自己的模样,想想儿子进过监狱,家里又穷,以后他一定连媳妇都娶不上。为了不拖累他,她想出了这个注意,让他远走他乡,在异地生根,娶妻生子。

得知他离开了家乡,她回到村子,辗转打听,才知道他来到这个城市,她以捡破烂为生,寻找他四年,终于在这家饭馆里找到了他。她欣喜若狂,看着儿子忙碌,她又感到心痛。为了每天见到儿子,帮他减轻负担,她开始替他买菜,一买就是两年。可现在,她的腿脚不利索,下不了床,所以,再也不能为他送菜。

他眼眶里含着泪水,没等母亲说完,背起母亲拎起包袱就走。

他一直背着母亲,他不知道,自己的家离母亲的住处竟如此近,没走到20分钟,就将母亲背回家里。

母亲,在他的新居里住了三天。三天里,她说他入狱那会,就差点去见他的父,可想想儿子还没出狱,不能走;他出狱了,她又想着儿子还没成家立业,还是不能走;看到儿子成家了,又想着还没见孙子,就又留下了……她说这些时,脸上一直带着笑。

他也跟母亲说了很多,但始终没有告诉母亲,当年他之所以砍人,是因为有人侮辱她。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打他骂他,他都可以忍受,但绝不能忍受有人侮辱他母亲。

三天后,她安然去世了。医生看着悲痛欲绝的他,轻声说,她的骨癌看上去有十多年了,能活到现在,几乎是个奇迹。所以,你不用太伤心了。他呆呆地抬起头,母亲,居然患了骨癌?打开包袱,里面整整齐齐地叠着崭新的毛衣,有婴儿的,有妻子的,有自己的。一件又一件,每一件都绣着鲜红的梅花。

包袱最下面,是一张诊断书:骨癌。时间,是他入狱的第二年。

他的手颤抖着,心里像插了一把刀,一剜一剜地痛。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1d620220101gx7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