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鼠、网络硝烟与毁灭之路

作者:西门柳

时至今日,复旦投毒案已硝烟散尽,重新翻阅当时的新闻记录,看到事发宿舍门口贴的那张纸条:“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叹息之外,更令人深思。看似琐事引发的同室操戈,其背后的推动因素,在新闻报道中若隐若现。

2010年,林以特别优异的表现被免试送入复旦大学,在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攻读硕士。林无疑是带着梦想来到上海的。他不仅勉励自己锲而不舍,要追求“阿甘的奔跑”,也憧憬着爱情的滋润。2011年春天,为了完成一篇论文,他开始频繁给大鼠注射实验药品,制造出大鼠肝脏纤维化。他在博客中记录道,“做实验的第一天,事实上,我潜意识里很怕大鼠。每次需要去抓它们的时候,我都要克服自己的恐惧,试好几次才能搞定。”在应用超声技术进行检测后,大鼠还要被处死。“用一只手捏住大鼠的脖颈,用另一只手捏住大鼠的尾巴,用力撕扯,导致大鼠脱颈而死”。随后,他还要亲手解剖,取出肝脏直接观察。

实验开始后的两个多月里,林的心态在逐步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也许是这不断地撕断老鼠脖子的过程,将一直潜藏在他心中的恶激发了出来。他24次更新了“QQ说说”,其中20次鼓励自己“胆子要大,下手要狠!”他逐渐由刚开始的恐惧,变成了虐杀的快感。同样是杀死,虐杀所导致的心理变化与因果方面的后果,是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别上的。

新闻报道中说:“春天过去,当林在实验室里逐渐习惯了处理大鼠。实验室外,他的生活也悄悄地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他虽然自卑、也有时暴躁,但一直还在积极规划人生,努力与自己抗争、融人周边的生活环境。但从2012年夏天开始,他在微博上开始参与网络争论,换成了一种激烈的方式面对周边的环境了。网上铺天盖地的诲淫诲盗、暴戾争斗的环境,相互传染、不断发酵,使他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越陷越深。“他在网络上使用极具攻击性的侮辱性语句——无论是对自己的同学,还是公众人物。”在生活中,他变得像刺猬一样。如林的一位同学说的,“他身材痩弱,印象中,他也没和谁真的动过手——虽然他身上总是有一股戾气。”在看完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后,对那个杀死爱慕女孩的少年主人公,林在微博中贴上标签:“带种的就来真的”、“出来混,就不要怕死”。写这些话时,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一身戾气,已经把他带到了毁灭的边缘,附带着毁灭了身边的无辜者。

恰好在这时,他同室的黄洋与他在一些琐碎的小事上发生矛盾,其中包括黄洋调侃过他凤凰男的奋斗史,也许说者无心,但他偏偏听进去了;还有在宿舍平摊水费时发生了矛盾……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他逐步积累起来的戾气面前,自然显得特别刺眼。他已经是一个火药桶,只差那一点微小的火星去引爆了。黄洋恰巧在林走向毁灭的不恰当时机,漫不经心地介入了进去,不幸成了导火索与陪葬品。事发后,在被警察带走后,林对投毒过程供认不讳,但对动机一直闪烁其词——这种动机也许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为实在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仅仅是他心中的戾气突破了临界点而已。

下毒之后,他一直表现得特别镇定。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于4月3日赶到上海,还与林在寝室共处了一晚,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那天晚上,林很“淡定”。黄洋入院后,林还与同学一起翻找寝室里各种杂物,为医院诊断病因找线索,其间林神情自若。黄洋住院治疗期间,作为实习超声科医师,他还为黄洋做了B超测试。在黄洋病情恶化时,林与同学在医院碰到的时候,还若无其事地讨论着论文送审和忙审的事。也许是在实验室的虐杀过程中,已经练就的对生命完全的漠视、乃至虐杀时的快感,以及在网络上发酵出来的戾气,让他已经能做到“心无芥蒂”了。很多人觉得动物保护组织与佛门中放生护生的一些做法太矫情,殊不知,提倡不杀生乃至不虐杀的时候,正是在人心中,筑起一道人性防护的堤坝,这恰恰是对人类自身的真正保护。杀业能引发与增加人心中的戾气,这种戾气,正是社会动荡与战争的根源。

林出事后,村子里的人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们说:“林仔那么乖,肯定是被人冤枉的!”新闻报道中说:“大多数人接触的都是其光明的一面:孝顺、和善、恋家。初中好友杨学勇回忆,几年前,林终于说服母亲不再卖废品,自己则从不向家里拿一分钱,而是靠奖学金和家教养活自己。2013年2月,林回家,还把两万块钱积蓄都交给了母亲。”

即使下毒前后,他内心正邪之间的较量也没有停止过,只是在心中的戾气与业障的推动之下,他已经身不由己,没有了回头路。比如他在微博上写道:“有时候挺痛恨这个行业的,名义上叫做医生,但是面对病人,离开了机器,就没办法为病人解决一丁点儿问题。”他痛斥一些无良的医生:“那些良心被狗吃了一大半,不分轻重乱检查、乱开药的医生,通通他妈的不得好死!”这句话曾被林用于QQ签名。这些话,与他镇定自若地毒杀室友的行为,形成如此强烈的反差,显得如此突兀。事后看来,这些话更像是嘲讽与感伤。事不关己时,每个人都站在道德至高点上,一身正气地批评社会、指责他人,但从没想到,自己恰恰就是社会负面因素与麻烦制造者之一。如他同寝室的室友葛林发布的QQ签名:“责人易,非己难。”

如今黄洋阴阳永隔,林身陷囹圄,等待审判结果。无数卑微弱小的生命依旧天天被杀乃至被虐杀,网络争斗的硝烟依旧弥漫在很多人的生活中,在悄无声息中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林与黄洋,制造着一出出的人间悲剧。对境不堪人间世,伤怀岂独是悲秋?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02c1e870101fe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