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科学研究现状与展望

仁青东主

摘要:冥想的研究有了快速发展,形成一门多学科交叉、实践性很强的学科。主要采用行为量表、生理观测工具、生物标记检测身心变化机制。近年来,脑成像技术的应用较广泛,反映个体特定时刻的脑部结构和功能的变化。冥想与藏医有着密切关系,属于藏医身心行为疗法,通过“心练”来调控人体的三大因素即隆、赤巴、培根的平衡。

关键词:冥想科学,行为量表,心理调节,神经影像, 脑功能机制,藏医学

Present Situation and Prospects of Contemplative Science

RENQING-dongzhu,HUA Qing-cuo, RENZENG-duojie. Tibetan Medical College,Qinghai University, Xining810001, China.

Abstract: The study of meditation has been developed rapidly. It has become a multi-interdisciplinary and practical discipline. The main tools for exploring psychophysical mechanisms of meditation are based on behavioral measurement, physiological observation, and Biomarkers. Recently, neuroimaging techniques (fMRI etc) are widely using, they are able to accurately reveal the subtle changes of brain activity in the specific time, help researchers investigate the function of meditation. Meditation has a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Tibetan medicine, belongs to mind-body therapy, it regulates three energetic factors such as wind, bile, and Phlegm through mental training.

Key Words: contemplative science, behavioral measurement, psychological regulation, neuroimaging, brain mechanism, Tibetan medicine

1历史背景与意义

冥想(Meditation)是一种自我控制的心理调整方法,通过调节认知、情绪,行为而达到生物学效应;通常用于促进平静思绪、放松身体,使人们变的幸福、平静和安详。冥想从佛教心理学、印度的瑜伽开始,其核心理论和技能来自佛教冥想实践经验,有着上千年的文化底蕴,至今仍然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和接受。冥想科学在国外的基础研究与实践应用已有40年的历史,她现已形成为一门多学科交叉而且实践性很强的学科,主要由心理学、神经科学、分子生物学、影像学等学科组成。冥想有很多种,各有不同的特点和效果,当前国际上普遍使用而科学研究的冥想有专注冥想(Focused attention meditation, 将注意力集中在特定点的冥想),开放冥想(Open presence meditation,没有特定的注意 点,而对任何可察觉范围内升起的意念平等冥想)[1],以及慈悲冥想(Compassion meditation,特指佛教中以发愿、祝福、转化等方式训练慈悲心的冥想)。临床研究报告,这些冥想训练有助于治疗慢性疼痛、焦虑、皮肤病、抑郁症复发、失眠症、物质滥用、酒精依赖、饮食障碍、心脏疾病和癌症等心身疾病[2-3]。

1979年开始,美国马萨诸塞州州立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John Kabat-Zinn博士应用正念冥想放松法于医学领域,对病人进行慢性疼痛、焦躁及情绪低落等症状的辅助治疗。此后,这种方式逐渐被推广到医疗、企业、专业运动及监狱等领域。随着冥想的进一步应用,它不仅作为一种有效的心理调整的方法,帮助有心理障碍的人,而且可以作为一种独特的代替医疗方法,让不同的人群在不同场合适应不同的情绪状态下自发或有指导地进行,从而达到缓解压力、消除疲劳等目的。有规律定期地进行冥想练习能够集中注意力,增加记忆力,对平息恼怒、自我意识、自我感觉的发展、自我激励、增强对压力和紧张情绪的适应力等均有很大的帮助。目前,美国各大中小学校已经开始推行冥想教育以缓解学生压力,提高学生学习成绩。 2007年,美国政府的一项调查发现,23,393 成人样本中有9.4%(代表2千万余人) 的参与者承认在过去的12个月里曾进行修炼冥想,9,417个儿童样本中有1%(代表725,000余人)认为在过去的12个月里曾进行修炼冥想 [4]。由此可见,冥想在美英等西方发达国家非常普及,随着更多资金的投入,冥想科学已进入生物医学主流。包括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医学院、埃默里大学、威斯康星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都获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资助,并建立了冥想科学研究中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所属替代补充医学中心的拨款中,每年都涵盖了许多有关冥想的研究,总金额从2001年的8,920 万美元左右,上升到2011年的 1亿2,770 万美元[5]。

总之,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科学家Richard J. Davidson等人研究冥想的生物学机制以来,经过四十年的努力,冥想从研究队伍、资金投入、群众基础、科研水平等各方面已形成规模,2012年4月份在美国科罗拉多丹佛市召开了“首届冥想科学国际学术会议”,参会人员达400多位冥想研究人员,标志着冥想科学研究已进入全新时代。其中与会的美国俄亥俄州的国会议员Tim Ryan,声称“他本人已实践冥想十余年”,可见美国的社会各界对冥想的认识。

2 冥想科学的研究方法

冥想的科学研究主要以采用实验方法,通常有三个步骤: 测量冥想前的基线—冥想过程—冥想后的变化, 也就是冥想实验处理前后分别观察某实验任务或量表, 根据前后测量的结果变化来评估冥想对人体的作用机制[6]。当前普遍使用的研究工具有行为量表(Behavioral Measurement),生理指标观测工具(Physiological Observation Tool),以及生物标记(Biomarker)检测。行为量表作为考察冥想效果的工具,主要测量主观感觉(情绪、认知、记忆等)的前后测结果变化,当今的许多冥想研究都是以行为量表为主要研究工具。常用的行为量表有注意正念量表、认知情绪正念修订量表、自我慈悲量表等。随着心理学、生理学、神经科学的交叉研究,更多的研究开始利用生理指标观测工具来观察冥想训练时的一些生理现象,主要利用脑成像技术,如fMRI(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MRI(核磁共振成像)、PET scan(正电子发射层析扫描)、EEG(脑电图)、DTI(弥散张量成像)等观测脑部结构与功能变化。脑成像技术的应用比较广泛,它们能够反映个体特定时刻脑部结构和功能的细微变化,帮助研究者深入了解冥想对人体的作用机制。近年来,科学家们开始研究着冥想的分子生物学作用机制,通常研究的生物标记物有皮质醇(Cortisol),端粒酶(Telomerase), 白介素-6(Interlukin-6)等。生物标记(biomarker),通常作为生物状态的一种标志物,能够客观地衡量和评估生物的正常过程、 病理过程或干预治疗的药理反应。在冥想研究中生物标志物作为检测冥想治疗效果的一种指标物,进行评判前后测生理变化。生物标记的研究打开了冥想的分子生物学研究领域,冥想科学研究进入生物医学主流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3 冥想科学的研究领域与成果

冥想科学的研究领域主要有两个方面,冥想的心理调节作用和脑功能机制研究。冥想的心理调节作用主要使用行为量表来观测认知、记忆、情绪的前后测结果的变化。几十年的研究表明,冥想对注意力、记忆、情绪等相关的心理、生理上的综合症有着良好的临床效果。2007年,Zylowska等[7]对24位成人和 8 位青少年多动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病人进行为期 8 周的冥想训练。发现冥想训练能够减少多动症症状,改善注意力、抑制性认知功能,改进焦虑和抑郁等症状。建议冥想培训作为成人或青少年多动症病人提高行为和认知障碍的可行性干预疗法。2008年,Waelde等[8]人对被飓风(Katrina)袭击后的新奥尔良市20多名成年被试进行了冥想干预治疗,这项研究结果发现,经过每天2小时的课堂讨论和8周的在家冥想训练,显著地改善了被试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抑郁等症状。我国也展开了一些冥想科学研究,大连理工大学神经信息学研究所所长唐一源教授率领的科研团队创新一套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冥想身心调节法。2007年,他的一项研究提出短时间(仅仅5天)冥想训练提高注意力和自控能力的重要作用。与对照组比较,参加身心调节法的被试减轻了压力、疲劳、愤怒、抑郁等症状,增强了身体活力和应激事件的处理能力, 并且降低了压力相关的激素-皮质醇(Cortisol),提高了免疫反应[9]。

冥想的脑机制研究主要使用神经影像技术(EEG、fMRI等),威斯康星大学脑成像研究中心Richard Davidson 教授率领的课题组人通过脑电图(EEG)研究发现长期冥想的僧侣在冥想过程中的gamma波活动明显增加,平均gamma波幅度为25-42 Hz,而且在休息状态时,他们的gamma波也活跃。研究人员指出,与被试相比较长期冥想改变了他们的大脑活动方式,可能引起了短期和长期的脑部神经可塑性变化[10]。斯坦福大学的Goldin等[11]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研究了一批社交焦虑障碍病人,结果表明,与测前的基线比较,冥想训练后,病人增加了自尊心、积极情绪,减少了焦虑、自责自闭,并且显著增加了与注意力调节相关的脑部活动区,减少了涉及自我概念的脑区活动,从而揭示了冥想训练作用于焦虑症的脑部机制。哈佛大学医学院Hölzel等[12]人最近的一项MRI纵向对照研究中,测量了17被试接受8周冥想训练-减压疗法干预的前-后大脑灰质厚度的改变,研究发现被试与控制组相比,左侧海马灰质厚度增加,全脑分析后发现扣带回、颞叶-顶叶交界处和小脑灰质增厚。研究结果表明,冥想训练与涉及学习和记忆加工、情绪调节、自我参照加工和观点采择的脑区的灰质厚度改变有关。

另外,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精神和大脑中心的Clifford [13]率领的课题组跟踪了60名有长期冥想实践者,对他们进行三个月的强化冥想训练,每天训练5个小时,发现冥想训练可提升端粒酶活跃度。研究结果表明,接受了3个月冥想训练的被试其端粒酶活跃度比未参加冥想训练的被试高三分之一。最近,Creswell等[14]的一项单盲随机对照试验研究表明,冥想训练通过缓冲CD4 + T 淋巴细胞的降低,对患有HIV-1受感染的病人起到改善病情的作用。

总之,冥想科学的研究领域广泛、成果众多,冥想训练不仅能够改善认知功能、提高情绪调节能力,而且能够增加脑区的灰质密度,增强人体免疫功能。

4 冥想科学研究的未来:藏医冥想学

冥想与藏医学有着密切的关系,藏医药学创始人宇拓•元旦贡布曾多年修炼了冥想。冥想疗法完全可以纳入藏医四大疗法(食、行、药、外治)之行为疗法中,藏医行为疗法分为身、心、言三种,其作用是通过心练来调控身体的三大因素(隆、赤巴、培根)的平衡。藏医药学经典《四部医典》第二章病机学记载[15] “所有疾病的根源来自人的无知即痴;如人们的不良情绪贪、嗔、痴”。《四部医典》中分类了400多种疾病,都与日常生活的不良行为有关。但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人们忽略了行为疗法的重要作用。目前,藏医生们基本上不使用行为疗法预防或治疗疾病,藏医学行为疗法已经趋于边缘和淡化状态。在西方发达国家,随着生活质量,医疗科技,医疗服务质量的提高,人们越来越重视预防与保健的作用,冥想疗法治疗“未病”如压力、焦虑、愤怒、嫉妒、贪欲等方面广泛应用。大量临床研究证明,长期过度的贪心、愤怒、嫉妒等不良情绪和心态引起神经内分泌系统的紊乱,降低免疫力,从而导致各种心身疾病,冥想疗法对上述“未病”有着很好的预防和治疗作用。

为了挖掘和发扬传统藏医学四大疗法之行为疗法-冥想调节疗法,发挥和创新藏医药学特色疗法,并由科学研究来推动藏医药学学科发展,突显藏医药特色。笔者对国内藏医药冥想科学研究发展方面有以下几个建议:

4.1建立冥想科学研究中心

研究冥想的基础与临床应用,将利用行为量表,分子生物学,脑成像技术手段来测量冥想训练对各类疾病,如精神神经性疾病早老性痴呆症、抑郁症、癫痫、焦虑症等的生理病理变化机制。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社会压力也越来越大,抑郁症、癫痫、焦虑症等疾病的发病率也正在猛增,这些对国家的医疗费用带来了巨大的负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人口老龄化严重,老年性疾病的发病率正在增高。利用传统藏医药的特色疗法-冥想训练来攻关精神神经性疾病是国内乃至国际上都是领先的。

4.2 建立冥想自我调节实践基地

定期举办冥想训练培训班,课程设置为8周,每周4次,每次2小时,培训方式为现场课堂静坐修炼、讨论与交流,讲授(有关冥想科学研究的成果汇总)。课程内容主要以培训注意力集中,记忆力增强(留心或正念),心的当下训练,和提高利他与慈悲心。有规律定期地进行冥想练习能够集中注意力,增加记忆力,对平息恼怒、自我意识、自我感觉的发展、自我激励、增强对压力和紧张情绪的适应力等均有很大的帮助。

4.3研发藏医冥想疗法和量表体系

研发具有藏医药学特色的一套冥想自我调节法和冥想行为量表体系,用西方科学方法和手段来论证其科学性,逐步将藏医冥想训练推广到企业和学校教育等领域,推广到国内医疗领域乃至国外。这些研究能够提高藏医药科学研究水平,推动藏医药学的科学性和合法性,促进国内外科学界对藏医药的认可,以及对国家的医疗科技发展与国际科技竞争方面带来一定的作用。

4.4 挖掘传统冥想实践经验

利用科学方法和手段来研究藏区各大藏传佛教教派所实践的传统冥想经验,论证其科学性和合法性,从而将藏文化的精髓-佛教心理科学有意义地推广到国内外。我认为藏区各大寺院所实践的各种冥想修炼法具有挖掘和发扬的巨大潜力,它是几千年来延续不断的藏传佛教实践经验的精化,也是我国的一项具有社会和经济双面收益的宝贵资源。

参考资料

[1] Lutz A, Slagter H A, Dunne J D, et al. Attention regulation and monitoring and meditation[J].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2008, 12(4): 163–169.

[2] 陈 语,赵 鑫,黄金红,等.正念冥想对情绪的调节作用:理论与神经机制[J].心理科学进展, 2011,19(10):1502–1510. 

[3]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Meditation: An introduction[EB/OL]. (2012-10-23)[2012-11-15]. http://nccam.nih.gov/health/meditation/overview.htm.

[4] 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Uses of Meditation for Health in the United States [EB/OL]. (2012-10-23)[2013-01-06].  http://nccam.nih.gov/health/meditation/overview.htm

[5] 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NCCAM Funding: Appropriations History[EB/OL].(2012-09-06)[2012-11-16]. http://nccam.nih.gov/about/budget/appropriations.htm.

[6]任 俊, 黄 璐, 张振新. 基于心理学视域的冥想研究[J]. 心理科学进展, 2010, 18(5):857–864.

[7] Zylowska L, Ackerman D L, Yang M H, et al. Mindfulness Meditation Training in Adults and Adolescents With ADHD: A Feasibility Study. [J]. Journal of Attention Disorder, 2008, 11(6 ):737–746.

[8] Waelde L C, Uddo M, Marquett R, et al. A Pilot Study of Meditation for Mental Health Workers Following Hurricane Katrina[J].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2008, 21( 5):497–500.

[9] Tang Yi-yuan, Ma Ying-hua, Wang Jun-hong, et al. Short-term meditation training improves attention and self-regulation [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07, 104(43):17152-17156.

[10] Lutz A, Greischar L L, Rawlings, N B, et al. Long-term meditators self-induce high-amplitude gamma synchrony during mental practice[J]. Neuroscience, 2004,101(46):16369–16373.

[11] Goldin, P, Ramel W, Gross J. Mindfulness meditation training and self-referential processing in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Behavioral and neural effects[J]. Journal of Cognitive Psychotherapy, 2009, 23(3): 242–257.

[12] Hölzel, B K., Carmody J, Vangel M, et al. Mindfulness practice leads to increases in regional brain gray matter density. Psychiatry Research[J].Neuroimaging, 2011,191(1): 36‐43.

[13] Jacobs T L, Epel E S, Blackburn EH, et al. Intensive meditation training, immune cell telomerase activity, and psychological mediators[J].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2011, 36(5): 664-81.

[14] Creswell J D, Myers H F, Cole S W, Irwin M R. Mindfulness meditation training effects on CD4+ T lymphocytes in HIV-1 infected adults: A smal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Brain, Behavior, Immunity, 2009, 23(2):184–188.

[15] གཡུ་ཐོག་ཡོན་ཏན་མགོན་པོ། བདུད་རྩི་སྙིང་པོ་ཡན་ལག་བརྒྱད་པ་གསང་བ་མན་ངག་གི་རྒྱུད་བཞུགས་སོ། [M] བོད་ལྗོངས་མི་དམངས་དཔེ་སྐྲུན་ཁང་། ༡༩༩༣ལོའི་ཤོག་ངོས་༣༥

玉多•云登贡布. 四部医典•秘诀部(藏文)[M]. 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1993:35

作者简介:仁青东主(1973-),男,青海贵德人,讲师,研究方向:藏医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