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我做僧鞋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永远是喜欢看书钻研写作的,经常写些新闻稿件和一些随笔。然而去年冬天父亲却做了一件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

2009年9月6日,我有幸进入了闻名中外的寒山寺寒山书院学习,我的家人万分高兴。10月3日是国庆长假,父亲从无锡来寒山寺看望我,详细询问了我的生活情况。我告诉父亲说:

“衣服鞋袜都是寒山寺供给的,只是我的脚太大,国际尺标码最大的僧鞋只有44码,而我的脚足有46码,所以穿上僧鞋觉得很挤,右脚的大拇指已经挤伤了。”父亲仔细看了我的右脚和僧鞋对我说:

“你在寒山寺要认真学习,听师父的话,尊敬师父,对佛要虔诚,特别是上殿不能因为脚不舒服而板面孔、皱眉头。我一定会尽快帮你解决鞋子的事。”听了父亲的话,我心里很高兴,父亲也许能托人帮我买到特大号的适合我穿的僧鞋了。

父亲的办事效率永远很高,10月7日上午9点半左右,父亲竟然骑着摩托车从无锡赶到了寒山寺,原来是因为天气下雨,阴冷有雾,沪宁高速公路封闭,312国道多处堵塞,父亲身穿雨衣开着摩托车从很多堵塞的汽车的夹缝中硬是“挤”到苏州。父亲告诉我,10月3日下午回到无锡,他立即到南禅寺和江阴君山寺的僧品商店,但都没有买到特大号的僧鞋,10月4日他又联系了九华山僧衣僧鞋厂也没有特大号僧鞋,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父亲决定亲自为我做僧鞋。于是花了两天时间骑自行车(无锡市区禁摩托车)冒雨到无锡市西溪布料市场买了做僧鞋用的黄卡其布、衬布等,又到塘南招商城买了4双特大号码的牛筋底以及做鞋用的锥子和线,没有鞋面的样模,父亲先用牛皮纸大概剪成鞋面的模样粗缝一下套在脚上试,对不合适的地方进行修改,反复五六次后,父亲终于剪成了鞋面样纸。10月6日晚23点许,一双黄色的特大尺码僧鞋终于在父亲的手中做成了,当父亲把这些告诉我时,我大为惊讶,父亲可是从来不做针线活儿的,即使是裤子换一根拉链,补一颗纽扣,也是送到裁缝店花一两块钱请人家师傅做的。我便问父亲:

“你怎么不请鞋匠做呢?”父亲说:

“一是鞋匠手头活计多,要很长时间才能轮到帮我们做僧鞋;二是怕鞋匠把做僧鞋的材料随便乱放等,或者鞋匠上完厕所不洗手就做僧鞋,那是对佛的亵渎。”

我更加惊讶!从青年时代到现在一直很敬仰佛学的父亲,早已把佛看成了至高无上、不容玷污的超过他自己生命的神圣形象!父亲亲手从黑色的人造革提包里拿出他亲手做的黄色僧鞋给我试穿,穿上父亲做的僧鞋,我在寮房里走了几步感觉大小正合适,脚感很舒服。父亲又走到我面前蹲下来伸手捏捏鞋子的两侧,抬头问我:

“宽窄怎么样?”我连声说好。在我低头看父亲的一刹那,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父亲的头上已经夹杂了许多白发,眼角已经呈现了清晰的鱼尾纹,眼镜背后的双眸因为熬夜起了血丝而显得有些混浊了,父亲早已没有了教我读儿歌,教我画国画时的年轻气质了。每天起早锻炼,从不熬夜的父亲,这次为我四处奔波,买鞋料又连夜做僧鞋,赶时间送给我,无言中体现了伟大的父爱和对佛的崇敬,真可谓:慈父手中线,游子脚上鞋!父爱如山!

父亲受过高等教育,有良好的文化素质,对佛很崇敬。青年时曾立志学习佛学但未能如愿,现在父亲每到一座庙宇总要对佛像虔诚跪拜,以表诚心。父亲曾经获得县里的书法大奖,写得一手好字,听父亲说他已用宣纸、以小楷抄写完了五堂功课的经文,现在已经在抄写《地藏经》了。

永远的信仰!永远的父亲!永远的父爱!我祈求佛祖保佑父亲以及和父亲一样的普天下的善男信女们健康长寿!平安幸福!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SHGS/QG/2013-10-16/19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