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收集的治病方

治疟疾神方

此疟疾方,不拘其病一二年或十余年,均一治即愈。

乌梅(两个)、红枣(两个)、胡豆(一岁一颗,其人十岁,即写十颗,十一岁,即写十一颗。余可类推。)

用白纸一条,写此三种,折而叠之,于疟疾将发之一点钟前(即半个时辰,乡下无钟,故须说半个时辰),捆于臂干之中,即手之上,肘之下,即不发矣。并不要买药,但写此三种捆于臂间即可。须分男左女右,捆时不须与别人说。此方妙极。

治疟疾方,治无不愈。一弟子以其方治数百人,每令用过字纸勿弃,仍有弃者,心颇忧之。梦一老人谓曰,“但用白纸一条,写‘疟疾调理丸’五字,焚于温开水中,服之即不发矣。”试之奇效,亦须于未发病一点钟前服之。焚字条时,宜以长针或锥子掏于纸条头,以免火烧手,或致字未焚尽。

世间有许多事,不可以情理测度。一广东弟子以治疟疾方,治无数人。或问是何道理,不是咒,不是符,不是药,而能治病。彼云,此乃无道理之道理,名为不可思议。

解砒毒方

歙人蒋紫垣,有秘方解砒毒,立验。然求之者必索重资,不满所欲,则坐视其死。一日行医邻县,中夜暴卒。见梦于居停主人,曰,“吾以耽利之故,误人九命,死者诉于冥司,冥司判我九世服砒死。今将赴轮回,我赂鬼卒,求以解砒毒方相授。君为我活一人,则我少受一世业报,若得遍传济世,君更获报无量。”言讫,呜咽而去,曰吾悔晚矣。

其方,以防风一两,研末,水调服,并无他药。又异谈果信录,载冷水调石青,解砒毒如神。

戒烟神方

千万不可加一味药,加则不灵。

鸦片流毒,受其害者,不知凡几矣。有志同胞,每欲戒而苦无良方。近来市上所售戒烟丸药,多参以吗啡毒质。虽可抵瘾,受害尤甚。今此神方,简便易办,有利无弊。务望有志戒吸鸦片诸君,从速照服。百发百中,万勿轻忽。

甘草八两,川贝母四两,杜仲四两,右药三味,用清水六斤。熬至一半,将药用布去渣。加入好红糖一斤成膏。每次服三钱,温水冲下。

服法:初三天,每药膏一两,加入烟一钱。第四、五、六天,一两药加烟八分。第七、八、九天,一两药加烟六分。第十、十一、十二天,一两药加烟四分。第十三、十四、十五天,一两药加烟二分。第十六、十七、十八天,一两药加烟一分。十八日后,每两药加烟一分,再服七日。以后不须加烟,服完此膏,其瘾自断。并无难受及一切毛病,真奇方也。断瘾后,切忌再吸。爱惜光阴,保养精神。至祷至祷。正戒烟服药时,忌食酸味。

防法:倘戒烟期内发生别种毛病,每两药膏,照期多加烟一分,不可过多。自然病愈,万无一失。

此方治好多人。有每日吸二三两烟者,均服一料断瘾。不但不生毛病,而且精神强健,极灵极效。此戒烟方,又可治肝胃气痛,虽数十年,亦一治即愈,但不可加烟。

白矾救命神效方

白矾,又名明矾,或名矾石。凡误食河豚及其他一切毒物,或因事故逼迫,意欲轻生自尽,吞吃鸦片、砒霜、藤黄等一切能坏人脏腑,令人毙命之毒物,及服错了毒药等,均可用白矾一块,打碎,用开水冲化,再对凉水几碗,只要矾水保存浓厚酸涩性味乃可。即令患者服此矾水几碗,不到一刻钟,便可将所食毒物呕吐净尽,即得保全生命。纵使服毒时间过久,多灌矾水入肚,或亦仍可救治。即使脏腑已坏,挽救不及,亦无所害。

按白矾,性凉,味酸涩,解诸毒,故极对症。霍乱症,亦可以此救治。此由天津冯文符医士历十余年之经验,百发百中,屡见神效。印单广传,以期普救,实仁人君子之用心。且白矾随地可买,价又便宜。愿阅者留心,方便救人,功德不可思议。即以此救人功德,回向西方,亦可作增上胜缘。

化痰止咳丸方

制法:用荆芥、桔梗、紫菀、百部、白前、陈皮、桑白皮、甘草各一两,均生研极细末,另加生萝卜子二两研碎,再用枇杷叶一两煎汤,挤滤萝卜子得汁。再加生萝卜汁二两,和萝卜子汁为丸,加上百炼蜜二三两更好,每丸重二钱五分。

服法:用开水化服,每次一丸,小儿减半。每日早起空肚及晚间临睡各一次。

此方原出医学心悟,验方新编载之,漏去陈皮,甘草。且各经炒制,服之嫌燥。今加桑白皮,又用枇杷叶、萝卜子、萝卜汁合为丸,各药生研。从此用无不效,风寒痰热皆宜。聂云台识。

余偶伤风咳嗽,在云台居士处,取得十余丸,服数丸而愈。所余,及向三乐社再取,转送与人,均称灵效。特附方于此,愿阅者按方配制,方便利人,功德无量。德森再识。

治妇女难产妙方

女人临产,每有苦痛不堪,数日不生,或致殒命者,又有生后血崩,种种危险,及儿子有慢急惊风,种种危险者。若于将产时,至诚恳切出声朗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不可心中默念,以默念心力小,故感应亦小。又此时用力送子出,若默念,或致闭气受病。若至诚恳切念,决定不会有苦痛难产,及产后血崩,并儿子惊风等患。纵难产之极,人已将死,教本产妇及在旁照应者,同皆出声念观世音。家人虽在别房,亦可为念。决定不须一刻工夫,即得安然而生。外道不明理,死执恭敬一法,不知按事论理,致一班念佛老太婆,视生产为畏途,虽亲女亲媳,亦不敢去看,况敢教彼念观音乎。须知菩萨以救苦为心,临产虽裸露不净,乃出于无奈,非特意放肆者比。不但无有罪过,且令母子种大善根。

摘自《印光大师文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