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

李良旭

2009年初,苹果总裁乔布斯被查出患肝硬化晚期。医生告诉他,必须马上要进行肝移植,才能挽救他的生命。

乔布斯最终同意了肝移植的手术方案。

院方马上为乔布斯在加利福尼亚州肝移植中心进行登记,等待肝源。

可是院方发现,要进行肝移植的病人有很多,如果排到乔布斯至少需要10个月的时间。为了尽快挽救乔布斯的生命,院方马上又为乔布斯在其它州进行了登记。这种跨州登记是美国的法律所允许,目的是为了争分夺秒地抢时间,尽快地挽救病人的生命。

院方发现,几个州中最快的是田纳西州,只需要6个星期就可以等到。于是,院方决定让乔布斯在田纳西州进行肝移植。乔布斯是需要肝移植病人中排在最后的一个。

6个星期,在我们平常生活中并不会觉得有多长,可是,对于急需进行肝移植的病人来说,却是显得那么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是那么的宝贵。

有人想,如果让乔布斯插队排在前面,不就很快可以移植,而无需再等待6个星期了吗?

于是,有人找到医院院长杜尔先生,希望杜尔能行使院长的特权,让乔布斯插个队,先给乔布斯移植。

院长杜尔先生听了,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十分惊讶地神色,他两手一摊,无奈地耸耸肩,说道:“我哪有那个特权让乔布斯插队?如果让乔布斯先移植了,那么其他病人怎么办?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啊!”

说情的人,只好郁郁寡欢地离开了杜尔的办公室。

有人又找到田纳西州州长菲尔•布雷德森,希望布雷德森能帮帮忙,行使特权,给院方打个招呼,或写个批条,让乔布斯先移植,否则,乔布斯会有生命危险。

布雷德森听了,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严肃地说道:“我哪有那个特权?打个招呼?批个条?什么意思?我不懂!谁也没有什么特权能让谁先移植、谁后移植。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大家只能按照先后排队的秩序来进行。”

说情的人,又只好郁郁寡欢地离开了州长办公室。

有人对乔布斯悄悄地说道,看能不能花点钱,给有关人员打点打点,让您先移植?

钱对乔布斯来说是最不缺的,他富可敌国。

乔布斯听了,吃惊地说道:“这怎么行?那不是违法了吗?我的生命和大家是一样的,大家只能按照秩序来排队!”

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乔布斯,包括他自己。

那些排在乔布斯前面需要肝移植的病人,有的是普通的公司职员、有的是家庭主妇、有的是老人,还有的是失业者,他们都在按照顺序排队,等待可供移植的肝脏。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那么的宝贵。

6个星期后,乔布斯终于等来了可供移植的肝脏。可是,由于等待时间太长,乔布斯的癌细胞已经转移。这次移植,只延长了乔布斯的生命2年多的时间。

但是,乔布斯无怨无悔。他在生命最后2年多的时间里,依然为苹果公司开发出更加新颖的苹果产品,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生命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别,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平等不是口号;平等不是做秀;平等更不是交换,它是生活中最生动、具体的体现。它如明月般地皎洁,光可鉴人,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它使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直抵我们内心的柔软。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e079ef0102e83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