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佛与藏传佛教的静修法

降边嘉措

按照藏传佛教的教义和传统,药师佛与释迦牟尼佛一样,享有崇高地位,信教群众像信奉和崇拜释迦牟尼佛一样信奉和崇拜药师佛。不分教派,几乎所有藏传佛教的寺院里都供奉有药师佛的像。

一般的信教群众认为,只要顶礼膜拜药师佛就能够消除疾病,保你平安长寿。
所以普通信徒家里也供有药师佛像或唐卡画像,烧香念经祈祷,求药师佛保佑赐
福。如若至心信仰依止,会得到极其广大的利益。

在藏传佛教中,修持药师佛法门者,大都依《七佛药师经》而出之七佛药师法门修习,因为药师七佛各有大愿。

药师如来在过去世行菩萨道时,曾发十二大愿,其中第六、第七大愿,都与医药相关:第六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丑陋顽愚盲聋瘖哑挛躄背偻白癞癫狂种种病苦,闻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诸根完具无诸疾苦。第七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众病逼切无救无归无医无药无亲无家贫穷多苦,我之名号一经其耳,众病悉得除身心安乐,家属资具悉皆丰足,乃至证得无上菩提。

人的愿力不可思议。菩萨的愿力更不可思议。由此十二大愿,药师佛又被称为十二愿王。这第六愿、第七愿,都是为了消除众生的病苦,故药师佛又有此大医王的专称,又称医王善逝。善逝是佛的十号之一,善是好,逝是去,佛修正道,入涅盘,向好的去处而去,故号善逝。

按照经典描述,在现今末法时期,没有任何法门可以比得上药师七佛,因为这药师七佛誓愿宏深,立志高远,有大慈大悲之心,承诺消除一切众生末法时期的苦难,克服各种由时代产生的困难,进而顺利修持佛法,最终圆满成佛的愿望。  

藏传佛教认为,修持药师法门不但可以在死后往生净土,即使在生前,也
会得到药师佛的庇佑,使生活更加幸福美满,更具有现实意义。而在藏传佛教中,不但有药师佛显宗的一般修法,还有密宗的更深修法,所以更受人们青睐。即使现在越来越被重视的藏医药,亦跟药师佛有极深渊源和密切关联。

药师佛与《四部医典》

药师佛与藏医藏药最直接的关系,是藏族传统医学宝典《四部医典》。

《四部医典》又称《医方四续》,藏名简称《据悉》(《rGyud-bzhi》),
是藏医学宝库中的一部经典著作,是著名藏医学家玉妥·云丹贡布及其弟子编著
而成,大约成书于公元八世纪。

《四部医典》全书共分四部,计156 章,翻译成汉字,约为24万多字。第一部《根本医典》(《rTsa-rgyud》),总论人体生理、病理、诊断及治疗;第二部《论述医典》(《Shad-rgyud》),介绍人体生理解剖、病症分类和治疗原则;第三部《秘诀医典》(《Man-ngag-rgyud》),阐述临床各科疾病之诊断和治疗;第四部《后续医典》(《Phyi-ma-rgyud 》,主要论述脉诊和尿诊、各种方剂药物的配合、药物的制作、功能、给药途径及外治法(放血、艾灸、火灸、外敷、拨罐)等。

《四部医典》收载方剂443 方,单药1002种,根据药物来源、质地、生境、入药部位的不同,分为贵重药类、宝石类、土类、木类、精华类、平地产类(指作物类)、草类、动物药等八大类,并对药物的性味、炮制作了记载。作者认为药物的生长与五行(土、水、火、风、空)有密切关系,并将药物分为热性与寒性两类,热症用寒性药治疗,寒症用热性药治疗,这与中医用药理论类似。

藏医的理论认为,人体内存在着三种因素、七大物质和三种排泄物。三大因
素构成“隆、赤巴、培根”的学说,认为人体由这三大因素所支配,三大因素如
果互相配合协调,则人体正常而健康,如果配合失调,就会产生疾病。七大物质
好理解,指饮食精微、血、肉、骨、脂肪、髓、精七种物质。三种排泄物,指尿、
粪、汗。

藏医理论具有鲜明的藏族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其中有一些疾病是由于青藏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而产生的,所以也有特殊的治疗方法。有些病名至今未能在现代医学和传统的中医学里找到相对应的病名,因此翻译起来也感到特别困难。如“隆、赤巴、培根”这三大因素的概念,不但我们这些一般的翻译工作者不会翻译,就是医学家们也难以准确翻译,只好音译。由于不能准确翻译,也影响到中医和西医学界对藏医的理解和了解,影响到藏医藏药的传播,藏族以外的病人,一般来说也难以理解和接受。

《四部医典》在成书过程中,作者在总结藏族古代医学经验的基础上,吸收和借鉴了汉族医学、古印度和大食医学的部分理论和医药成果。成书后,经过历
代藏医学家的修订、补充、注释、整理而不断完善。直至公元十二世纪,经老玉妥的十三世后代小玉妥·云丹贡布全面的修订,成为后世的通行本。

《四部医典》是一部对藏医发展具有深远影响的经典著作,历代医家都把它作为行医指南,是藏医的必修教科书,其学术地位相当于汉族中医的《黄帝内经》。

 尽管《四部医典》是著名藏医学家玉妥·云丹贡布及其后代历经数百年、十几代人潜心研究、努力实践、不断修改而完成,凝聚了无数医学家的智慧和心血,但是,可能是受藏族传统文化和宗教观念的影响,历代的藏医学家和高僧大德们,
都认为玉妥·云丹贡布是受了药师佛的加持,才有这个缘分。玉妥·云丹贡布虔诚地向药师佛顶礼膜拜,立下大愿,才得以完成这部重要的医学经典。把《四部医典》的问世,归功于药师佛的恩德,进而把藏医的形成与发展,也都归功于药师佛的恩德。当然,后世的医学史家和藏族群众也没有忘记云丹贡布的功德,称
赞他为“第二个药师佛”,是“药师佛的化身”。

按照传统的观念,不但认为治病救人的医生之所以学会医术,得益于药师佛的恩德,就是去看病治病的人,你要除去疾病,求得平安,也要向药师佛顶礼膜拜。于是就产生了礼敬药师佛的修行法。

(本文节选自药师佛与健康禅研讨会论文集,作者简介:降边嘉措,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

http://www.zhfgwh.com/a/fuxueyanjiu/fujiaolunwen/55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