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只要一点点

唐金龙

走进办公室,看到一位年轻班主任正在训斥班级里的一名学生。听了几句话知道是学生学习成绩不理想,在考绩中拖了班级总分的后腿,使得班主任的考绩没能上等次,要扣分扣钱了。班主任的火气很大,又是拍桌子又是摔书本,声音很大。而那位学生低着头,哆哆嗦嗦地站在桌边一言不发。

上课铃响后,学生回班了,那位班主任还坐在办公桌前生闷气。我看到他的桌上放着一盆文竹,长得郁郁葱葱,高低参差,很有观赏性。我就劝他说,你看看这盆文竹吧,多么漂亮呀。但你是否想过让文竹也像田里的水稻一样呢?他笑笑。我发现他对文竹养护得特别用心,哪怕是文竹叶片上有一点枯败的叶丝,他都要用剪刀小心地剪下。我开导他,每个学生都是有自己特点的,就像文竹和水稻的不同一样。要设法摸清学生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他的心理需求。而且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真正从关心他的立场出发,考虑到他学习的实际情况,而不是只考虑到他对班级造成的影响,应该我们服务于他而不能让他来成全我们。

按照多元智能理念,每个人的智能都有自己的特点和独特的表现方式,而每种智能都是有价值的,因而每个受教育者都是独特的。教师应该重视受教育者的个体差异,充分考虑学生的优势智能,注重他们兴趣和个性的培养,帮助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钥匙”。

几天来,我的脑子里总是想着那个因害怕而有些畏缩的学生,自然想到一个典型关爱的案例。

安妮是个小姑娘,因为无可救药被关到历史悠久的蒂克斯伯里克福利院。她又抓又咬又叫,还拿食物砸人,医生和护士甚至无法给她做检查。当时有一位清洁工还比她年轻几岁,就常想——要是换成自己,也一定憎恨被关在这样的笼子里。清洁工想帮她,却不知该怎么做,不是吗?如果医生护士都无能为力,一个清洁工又能做什么呢?

清洁工想不出别的办法,只有给安妮做点好吃的表表心意。那天晚上,清洁工烤了一些巧克力果仁小蛋糕,第二天带着它们小心翼翼地走到安妮的笼子前,说是特意烤了些蛋糕,就放在地上并告诉她要是愿意就来吃吧。说完清洁工赶紧快步走开了,怕她会拿蛋糕砸人。可是她没有,恰恰相反,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从那以后,她对清洁工比对其他人温和一些。有空清洁工就和她说说话,有一次清洁工竟然令她开怀大笑。一个护士注意到这些并汇报给医生。他们问清洁工是否愿意帮他们一起治疗安妮,清洁工说如果能帮上忙当然愿意。后来,每次他们想给安妮看病或诊察时,那位清洁工都会先钻进笼子里,握着她的手解释、安慰,让她平静下来。结果他们这才发现,原来安妮竟是几乎完全失明的盲人!

安妮在福利院治疗了一年——对她来说那是段相当艰难的日子——后来珀金斯盲人学院向她敞开了大门,她得以继续学业并最终成为一名教师。若干年后,安妮故地重游福利院时,询问院长有什么她能帮上忙的。院长起初没说什么,后来猛地想起一封刚刚收到的信,是一个男人写来的,内容谈及自己的女儿,说女儿非常难以管教——简直像只小野兽,她又聋又瞎,甚至还有些精神错乱。做父亲的已无计可施,又不忍心送她进疯人院,于是写信求助。

就这样,安妮·沙利文成了后来闻名世界的海伦·凯勒的终生伙伴。后来当海伦·凯勒接受诺贝尔奖提名时,被问及谁对她的人生影响最大,她回答是安妮·沙利文。而安妮却说:“不,海伦。对你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人,其实是蒂克斯伯里克福利院的一名清洁女工!”

多么温暖的故事,闪耀着爱和智慧的光芒!那名清洁女工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姓名,但从她身上我们分明看到了关爱体贴的魅力。有时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帮助,就可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安妮从清洁工的身上感受到了特别的温情,又把这种温情传无私地传播给了别的需要帮助的人。

可以想一想,假如我们都能具有那名清洁工那种素质修养,给学生一份理解、一点体贴、一点关爱,就一定会在学生的心田里播下温暖的种子,而这样的种子也一定会茁壮成长并喜获丰收的。传递这种收获,人与人之间就会彼此信任理解,就会互帮互爱,那么构建和谐社会不就有了坚实的基石了吗?

为师者可要深思呀!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8968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