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全球阅读危机 速度时代需要“慢阅读”

当前,“慢阅读”正引起越来越多读书人的兴趣和共鸣。一些文化学者正在通过阅读实践、著述呼吁、阅读引导,告诉人们应该从那些违背阅读规律的追求速度、追求节省时间、匆忙无暇的“速度阅读”、“快速阅读”、“快餐文化”中,回转过来,解脱出来,进行“慢阅读”。

速度时代,人们用吃快餐的方式对待阅读,希望用尽量少的时间把尽量多的信息吞到肚子里去。在学校,阅读已经变成竞赛,孩子们掐着秒表读书,看谁一分钟里读的文字量最多。有的专家研究出让视线在书页上走Z字的快速扫描方式,教孩子们怎么用最短时间读完一页书。这些都在灌输一种观念:快即好。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的一位教授,针对这一现象提出了“慢阅读”的概念,主张细细阅读一本好书,反对一目十行,反对在网上瞄几眼内容梗概。认为在这个只顾快读的年代,“慢”能唤回阅读的愉悦,从高品质的文字中找到乐趣和意义,并在自己的课堂里,鼓励学生重拾大声诵读和背诵的老办法,帮他们重新起步“琢磨”和“品味”文字。

加拿大的一位学者约翰•米德马出版了一本书,叫作《慢阅读》。他认为,慢阅读,并不是主张一切东西都应该慢慢读,而是提倡一种观念,慢阅读的目标是拉近读者和所读信息之间的距离。

现在,在读书界倡导这种“慢阅读”,可能被人感觉好笑,或认为不合时宜。记得一位西方文化学者曾经指出,在这个技术时代,我们的生活常态是紧张、急迫、匆忙、受挤压的,因为令人眩晕的速度,包括阅读在内的精神生活,愈加趋向“速度化”。我们已不再热衷于在美妙的阅读中沉思冥想,会常说“没有时间读书”,“没有时间写作”,我们只是一味追求一些有实际效用的具体目标,没有耐心去等待事物的成熟,在精神生活方面也必须服务于短暂的快乐,于是,短文和文学随笔成了我们经常接触到的阅读的通常形式,阅读时浏览代替了精读,我们彻底进入了“快阅读时代”。这样,具有品味、沉思、回忆、咀嚼的属性和品质的阅读生活,变成了快阅读、浅阅读,阅读追求所谓的“快速、快感、快扔”,快餐式的阅读文化流行泛滥,成为阅读主流。

有的文化学者指出:追求速度是全球阅读危机的重要原因,因为速度成了评判阅读水平的重要指标,速度尽管很要紧,但在这方面人们犯了太多错误,快读的追求,是只求片面、实用、功利,根本不会触及生命感动、心灵深刻、灵魂震撼、思想升华。

在这种“速读”时代,在这充斥着喧嚣、浮躁的文化环境中,安静、悠闲的阅读心境和环境的失去,正在变成许多阅读者面对的现实。而寻找这种悠闲、从容的慢读书状态,似乎正在变成一种十分奢侈的事情,但那些曾为我们沉醉、着迷的醇厚书香、浪漫的阅读时光,我们仍难以忘却。

在那遥远的古典时期,人们茶余饭后吟诵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那样的日子是爱书人最向往的读书日子。

在冬季的深夜,放下了窗帘,封了炉火,在沉静的灯光下,靠在椅上翻着白天买来的新书。这是读书大家叶灵凤读书的情景。

在一个雪夜,坐在炉前,炉上的水壶铿铿作响,身边放一盒淡巴菰(香烟),一个人拿了十数本哲学、经济学、诗歌、传记的书,堆在长椅上,然后闲逸地拿起几本来翻一翻,找到一本爱读的书时,便轻轻点起烟来吸着。这是林语堂在《读书的艺术》中所描写的自己的阅读生活。

我们怀念这渐渐失去的悠闲、美好的阅读生活,我们呼唤速度时代的“慢阅读”。

资料来源:北京晨报 

http://www.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3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