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人类的贪欲破坏物种本身的延续

 隽文

今年入秋以来,南迁候鸟的命运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由于人类的贪欲使得候鸟们的迁徙路成为了不归路:在湖南罗霄山脉“千年鸟道”中,一大批候鸟被人捕杀;在新疆,一些候鸟被偷猎者伪装成家禽进行空中贩运;迁徙途中栖息在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的20多只东方白鹳遭遇投毒死亡,这种濒危鸟类在全球已不足2500只,仅这一次投毒就使它的总数目减少了1%。

“这样濒危的美丽大鸟,如今它们的生命竟如此脆弱,终究难以抵挡住利益熏心的那些人和他们罪恶的毒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第一时间强烈谴责了那些非法捕杀、毒杀、非法买卖、滥食候鸟等野生动物的违法分子,并呼吁全社会有爱心的公民不要去伤害、捕杀候鸟,不要去购买野鸟等野生动物,发现乱捕滥猎、伤害、贩卖和非法经营野鸟的不法行为要予以制止。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已成为第三大非法贸易

令人痛心的是,人类贪欲的牺牲品不仅仅是候鸟。

在高额利润的助推下,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那些鲜活美丽的野生动物因此被标上利益的标签辗转成为无生命的艺术品、药品乃至食品。伴随而来的是,那些或庞大、或威武、或美丽、或可爱的野生动物正一点点地在地球上消失……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秘书长藏春林近日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说,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仅次于毒品、军火的第三大非法贸易,年交易额高达100亿到200亿美元。其中,走私濒临灭绝动物的年交易额至少达到了20亿到30亿美元。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大象这种非洲大草原上最具标志的动物可能会是下一个消失的物种。因为仅在去年一年,就有2.5万头大象被杀害。来自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的监测数据表示,2010年全球查获了6起超过800公斤的特大象牙走私案件,总重量约为10吨。2011年全球查获13起特大象牙走私案件,保守估计总重量超过23吨,意味着至少2500头大象被猎杀。这一数字还不包括全球查获的那些低于800公斤的象牙走私案件。

很多购买和收藏象牙制品的人或许根本意识不到这一事实,但现实却是如此。每件象牙制品的背后,可能就是一头被猎杀的大象。非洲象正经历着10年来最严重的非法捕杀,而全球各地的宗教市场、工艺品收藏以及艺术品收藏等对象牙的需求正是推动这种杀戮的主要力量。

据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中国项目主任康蔼黎分析指出,由于人类贪婪的攫取和扩张,已导致野生动物危机四伏。地球上最初有25亿个物种,到如今只剩下2亿个物种。兽类每两年消失一个物种,鸟类每一年消失一个物种。而那些剩下的物种,正挣扎在非法野生生物贸易黑洞的笼罩下。

保护野生生物须斩断非法贸易链条

在剑桥大学灵长类生态学博士、WCS物种项目副主席伊丽莎白·贝内特看来,当前对野生生物最大的威胁之一,就是野生生物的非法贸易。如果中国加大对非法野生生物贸易的控制,那么将为野生生物保护带来极大的福祉。这将非常有利于保护中国自己的野生动物,也能够从实际上促进全世界的野生生物保护。

在我国,守护在打击野生生物贸易第一线的主要来自海关、森林公安、自然保护区、边防部队、国内外NGO、当地社区以及个人。据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王庭建介绍,这些人战斗在野生生物保护的第一线,在打击盗猎、控制非法野生生物贸易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是当之无愧的野生生物卫士。

刚刚获得第四届中国野生生物卓越卫士称号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森林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一级警督李天友指出,每次看到仓库里的数百根象牙,心里就特别难受。因为它们的存在意味着数百只大象的死亡。作为一名森林公安干警,为了保护平静、和谐、美丽的自然生态,无论付出多少心血和汗水都是值得的,这是工作的真正价值所在。有中国野生生物优秀卫士之称的河南省郑州市森林公安局刑侦队耿春林也表示,“野生动物有自己的家,我们不该把它们关在笼子里,更不该食用它们。如何对待野生动物是我们环境道德、生态伦理和基本素质的表现。保护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就是保护人类的家园。”

四川茂县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会长余家华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说,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的四川茂县九顶山,转个山坡就能看到有很多野生动物在四处奔跑。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不断增多的盗猎者让金钱豹、云豹、青麂等物种在当地逐渐灭绝。亲眼目睹的这一切使他意识到“让九顶山的野生动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绝种,是一件对不起子孙的事。”2004年四川茂县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成立后,担任协会会长的余家华领着会员们定期巡山开展反盗猎活动,这几年盗猎者人数和次数大幅降低,此前面临绝种的羚牛、林麝、马麝、苏门羚等种群数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该协会发起于农户,由当地社区村民自己组织和实施野生动植物保护行动,为当地乃至其他区域的生态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个优秀样本。

国际联手合作共同保护美丽的家园

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幸运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美丽、种类繁多的野生动植物是地球自然生态系统中不可替代的部分,很多动植物也拥有不可替代的价值,而且随着人们认识的加深,这些价值在日益增长。

各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为了保护某些野生动植物不会因国际贸易而遭到过度的开发利用,开展国际合作是必要和必然的。在这种情况下,《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于1973年应运而生,并于1975年7月1日正式生效。该公约主要是通过履约国对野生动植物出口与进口的管理和限制,来确保野生动植物的国际交易行为不会危害到物种本身的延续。1981年8月,我国政府向该公约保存国瑞士政府交存加入书,同年4月8日该公约对中国生效。截至目前,已有176个国家加入该国际贸易公约。

我国政府31年的履约历程中取得了众多的成就。仅以2012为例,2012年初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在国家部门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执法工作协调小组的配合下,成功开展了两次打击濒危物种违法犯罪行为的专项行动。其中,林业系统共查获非法贸易案件700多起,收缴野生动物13余万只、野生动物制品近2000件,同时关闭涉嫌非法经销濒危物种的摊点7155家;全国海关开展“国门之盾”行动以来,打击处理走私濒危物种嫌疑人313人,缴获至少1.37吨象牙、33吨紫檀、30吨红豆杉和876根高鼻羚羊角。这次打击走私和非法经营利用濒危物种违法犯罪活动方面的成就得到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充分认可,荣获“《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秘书长表彰证书”。

一位长期从事野生生物保护的专家语重心长地说,“当野生动物灭绝殆尽时,大自然也不会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活环境了”。面对日益复杂的非法野生生物贸易形势,仅仅依靠这些卫士的努力还远远不够。当前还需要更多的、不同领域的野生生物卫士,共同承担起打击非法野生生物贸易的责任。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并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更加突出的战略地位,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人人从自身做起,尤其是从消费者自身做起,拒绝消费野生生物及其制品,如此才能为那些独特、美丽的野生生物托起一片属于它们的自由天空。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