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戒:为自己负责

一、行为决定结果

1、痛苦源自错误的追求

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人生,最重要的是生命,最希求的是幸福,最不希望得到的是痛苦,必须品尝的也是痛苦。人,为什么会痛苦?为什么会烦恼?

在生命的长河里,痛苦原本不是我们应该去回避的东西,我们要做的是去认识为什么痛苦,为什么有烦恼。有了痛苦就承受着,根本不弄清楚痛苦源于什么,这是多数人的悲哀。

佛陀说:“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这就是答案。我们认为金钱可以代表地位,但金钱带给我们的烦恼也很多。我们认为赌博可以带来快乐,但为了赌博自杀或家庭破碎的事,却时有所闻。谈恋爱卿卿我我,好不浪漫,但是每天打开报纸,情杀的案件一大堆。痛苦大多是人们自酿、自斟、自饮。

行为决定结果(1)

一个盗窃者,他一生为盗,最后盗了自己的家,还亲自引来了警察。这是一种多么荒唐可笑的事情,但他的确盗成了习惯,这也成了他最大的痛苦。他改变不了自己,不盗便痛苦万分,盗了才会心安理得,要改变这个恶习居然成为举步维艰之事。他追求了错误的东西已成习惯,所以他一生都痛苦着。

男女之间的爱与恨,许多也源于错误的追求。爱上不该爱的人,喜欢不该喜欢的人,或者,爱上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或者被一个不该爱自己的人所爱,真是痛苦!凡此种种的孽爱,都只能带给爱者以阵痛,有的会为此痛彻心扉、痛断肝肠,有的甚至会为此种种偏激或邪恶的爱情放弃道义,最终做出丧尽天良之事,那也无非是因为心灵深处的伤痛吧。爱得越深痛得越深,不正是一些不能终成眷属的有情人痛定思痛后的悔悟吗!爱也错,不爱也错,因为它们本来便是错误的追求!

人的一生,任何时刻都不能失去奋斗目标和前进的方向。没有追求和梦想,是痛苦的;追求错误的东西,也是痛苦的。有的人活了一辈子,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为了什么目标而生活。身在迷局中的人,执迷不悟的人,必将为痛苦埋单。

有一位年轻人,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做一名数学研究员或者是当一名翻译家。为了自己的目标,年轻人不顾家境贫困,不顾年龄已经很大,到一所大学做了一名无证的旁听生。他总是偷偷地来班里上课,如果被同学和老师发现了他就拿着书走出去,当老师和同学们不注意时他又拿着书来班里听课。

他半工半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过了几年,从一个对数学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变成了能听得懂数学、对数学产生了兴趣的人。不仅如此,通过旁听,他还读完了数学研究员的全部课程并修完了硕士学位。他为了自己的目标整整追求了十七个年头。

为什么会用十七年呢?当初他学数学,学到一半能听得懂,但是在运用方面他还是很困难。他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太差而导致了他的数学不好,于是苦攻了几个月的英语。但是他的数学成绩还是没有提高,因而他又放弃了学习英语,继而他放弃了数学,改学德语和俄语。就这样他东学一点西学一点,他的各个学业的成绩都只是半桶水,没有一门学科比较精通的。他最好的一门课程就是俄语,这一点还能让他自己欣慰一点。

年轻人就这样整整学习了十七年,已不再年轻,但结果却是数学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学历又不具备。为了谋生,他只能靠他的一点点俄语水平当了一名翻译。

由此可见,一个人如果走上了错误的途径,等待他的将是无限的痛苦。再看看那些胸有大志,最后沦落为囚犯的人们,他们在追求名利的同时,也在痛苦着。他们把地位的升高当成毕生的追求,而在漫漫的追求中,他们逐渐丧失了自尊和自爱。他们吹牛拍马,阿谀奉承,有的变卖良心,不惜扭曲人格。

人之初,性本善,谁也不愿意成为灵魂的背叛者,他们在黯然神伤的时候,又是何等痛苦与悔恨,但是木已成舟,身不由己。悬崖勒马的两种后果,其一是回头是岸,但将两手空空,什么也得不到,一生的心血付之东流;其二是可能被后来的追兵一箭毙之,杀人灭口,除之后快。总之他们的痛苦与代价也只不过因自己的贪念和膨胀的私欲罢了。

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在追求错误的东西。既然是错误的东西,为什么不选择放弃?不知道追求的东西是对还是错,这才是最痛苦的。还有一些人,明明知道是错的还要继续下去,明明心里痛得不行了,还是做下去,这种人病得不轻。

你拼命追求的,不一定是正确的。你不去追求的,未必就是错误的。明白你的追求是对是错,非常重要。所以,正确地进行思考是追求成功的重要条件。你用正确的方式来追求自己的幸福,那么,你的幸福可以长长久久。

所以,在人生追求的过程中,我们要善于总结自己、反思自己、比较自己,找到正确的追求方向和方式。这样,我们就不会按照错误的方向一直走下去,我们的痛苦就会少一些。

行为决定结果(2)

为因果负责任

世间人要对法律负责任,修行人要对因果负责任。

人类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自由的追求。换句话说,人类的存在与自由,从一开始便是不可分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有时人们追求自由是不惜代价的,然而,自由是有条件的,相对的。追求无限的自由者,一定会妨碍他人的自由,自己也会受到惩罚。

时至今日,人类的本性里虽然仍然追求无限的自由,梦想着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但种种约束使得人类力不从心,不得不委曲求全。无限自由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它满足了人的欲望,使本能得以释放;另一方面,它往往是利己而损人的。比如有人想杀人,有人要骗人,有人要占有更多的财产,有人要发动战争等等。

怎么办呢?经过约定,人类建立了社会,构建了一整套规则,大的如法律,小的如各种规章制度,还有一些道德规范。这些规则一方面保证人的公认的权利,即有限的自由;一方面限制了人的行为,使之不能对别人构成伤害。人只能在一定的法律环境下存在和发展,否则,就是对众人的敌对,就要受到惩罚。

所以,人应该学会约束自己的行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世间人要对法律负责任,修行人要对因果负责任。太危险、太没有法度、太不合道德的事情不要去做,做了就会有灾难。

清代山东人陈义客游北京时,途中遇到壮士鲁胜。陈义见他义气慷慨,说话投机,便结为兄弟。原来鲁胜是个强盗。过不久,盗情事发,鲁胜被关进了监狱。

陈义到狱中探望,鲁胜对他说:“吾不幸犯罪,无人相救。承兄弟平日相爱,有句心腹话,要与兄说。”陈义说:“感蒙不弃,兄有见托,必当尽心。”

鲁胜便说道:“吾有白金千余,藏在某处,兄可去取了,用些手脚营救我出狱。万一不能救出,便只求兄照管我狱中衣食,不使缺乏。他日死后,只要兄葬埋了我,剩下的东西任凭兄取了。只此相托,再无余言。”说罢泪如雨下。

陈义说:“且请宽心,自当尽力相救。”于是告别鲁胜,依着鲁胜所说,到某处取得了千金。陈义见钱眼开便想独吞,于是想了一番说:“若不救他,他若教人问我,无可推托,把他惹怒了,万一攀扯出来,我这钱财得也得不稳。何不结果了他,倒是落得干净。”正是:转一念,狠一念。

于是,他便送给两个狱吏30两银子,说鲁胜是自己的仇人,要他们借机杀了鲁胜。从此陈义白白地得了千金,又无人知他来历,摇摇摆摆,在北京受用了三年,用了七八成之后,便下了潞河,搭船回家。

到了船中,与同船之人正在舱里说闲话。忽然,陈义跌倒了,一会儿爬起来,睁起双眸,大喝道:“我乃北京大盗鲁胜也。陈义天杀,得我千金反害我性命,现在要还我命来!”

同船之人见他声音与先前不同,又说出这些话来,晓得陈义有负心之事,便好言劝慰了一番,并求陈义不要死在船上,免得害同船之人不得干净,要吃没头官司。陈义歇息一下,回家里后,终因作贼心虚,船上犯的那毛病又犯了,并且比先前更严重了,最后自己拿刀把自己杀了。

陈义遭报应的故事虽说有些离奇和极端,但细想一下,也属必然。鲁胜为盗遭捕、遭杀,但陈义的报应,却是因为他的行为已偏离道义太远,那种迫使他自戮的力量,既来自于他自身内部,更来自于“天”,即道义力量的强大施压。从古至今,贪婪一直在上演一幕幕悲剧。现在的一些人,一心想挣大钱,发大财,贪得无厌,昧着良心赚取黑心钱,造假酒、卖假药、做假账等。钱是赚到手了,可伤天害理,最后自己也倒霉,甚至于触犯了法律,落得个身陷囹圄的悲惨下场,这不是害人又害己吗!

人生在世,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实中,欲望不加约束,就会招致危险。一个危险往往导致另一个更大的危险,最后使我们处于灾难性边缘。不负责任的人很容易给自己惹事,结果让别人也处于危险的境地。真正的大智之人善于时刻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遵守一定之规,严格要求自己,以躲避危险。

来自: 普陀山觉海莲舟佛教网

http://www.ptsfjw.com/hcy/show.asp?id=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