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病始末

文/陈若菊

1977年,我尚未学佛,不明因果。一天,某学生远道而来,送来数条有酒盅口粗的大黄鳝。我看了觉着可怕,说:“你送这个来干什么!我不会弄。”他说:“这很容易,你先用滚开的水把它烫死,然后再收拾。”我想,他远道来,退给他,他也难处理。只得收下,他走后,我就硬着头皮照他说的去做。先烧好开水,然后将黄鳝倒入地上一铁盆中,立即将开水到进去。这一下,惨了!它们并未立即死去,而是游出盆外,满地乱爬,直至气尽。我吓得心惊胆颤,躲在角落。

自此,我就得了怪病,走着走着,就觉得腰以下拖不动,赶快回家躺下,于是就起不来了,不但不能起来做饭,连上厕所也要勉强坐上凳子,一步一步地拖挪凳子到厕所。幸好当时隔壁有一位善心邻居,看我可怜,每天将饭菜送到床边,扶我坐起,我吃完立即又躺下。请医生上门针灸,无效,贴膏药,也无效。十几天后,夜里极度腰酸,无法安睡,在床上翻来翻去不断地变换卧姿,以减轻酸痛,如此折腾一夜,第二天就能起来自如活动了。此病每年发作,我不敢多走路,不敢劳累,它还是要发作,有时仅仅是微微弯腰往水瓶里灌开水,会忽然感觉腰内有股气一闪,就发作了。多次发作后,我摸出了规律:只要不撑着活动,老实卧床,一周即好,治不治都一样。

后来,那位送鳝鱼的学生来,说他也得了一种怪病,他称之为“恐水病”,每当洗澡的热水龙头拧开时,他都会恐惧发抖。我听后顿感“因果不虚”,这位“教唆犯”也遭报应啦!知道是因果报应,我也就不去治它了,安心地逆来顺受。忍受了二十多年,到2003年,才出现了奇迹。

我来到四川省乐至县报国寺,拜见昌臻法师,在那里学佛。寺里定期举办净宗弘法人才培训班,让我担任教唱佛教歌曲的任务。我精心备课,教唱了《三宝歌》,获得学员们热烈的掌声。一天,正当我高高兴兴地准备第二次教唱时,我往热水瓶里灌水时,腰中一股气一闪,我立即感到不妙,腰不能动的病要犯了!赶紧躺下。不久,外面叫:“培训班的教师开会!”我慢慢起来,走到会场,挤坐在昌臻师父的对面,心中默念:“我需要师父的加持。”会后,我立即去离欲上人墓前叩拜,说:“师爷啊!我造业,该受报,我不求赦免,但求缓期执行,待我完成教歌任务后再让我躺下。”果然,第二天什么事也没有,我照常工作,顺利地完成了后面几次教唱任务。而且,在报国寺学佛的三年中,再没犯过此病。

2006年,我因仰慕净宗祖庭百万佛号闭关,离开报国寺,回到南京。从2006年10月到2008年9月两年中,我从南京到江西九江庐山东林寺往返了七次,打佛七、闭关、参加大佛开工典礼、参加日夜经行,十分地累,累到有一次回家沉睡两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但腰不能动的病都没有犯过。而且多年来的宿病,如先天性骶骨隐裂、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双膝骨刺、气管炎、胆石症、胃肠病、低血糖等,还在祖庭佛力的加持下,症状逐渐减轻、消失,使我生活得比以前轻松。

2008年9月,我已74周岁,跑不动了,就在家里按东林寺的念诵程序作早晚课,静心念佛。现在我已77岁了,老苦渐渐袭来,女儿在国外,我要独自料理一切生活琐事:买菜,做饭,洗衣,拖地,擦窗等等,有时挺累,但腰不能动的病从未犯过。

回顾我的腰病始末,希望人们从我真实经历中,看到因果不虚,相信确实有看不见的善恶力量的存在,从而去恶向善,并敬重佛法僧三宝,而得到三宝的巨大加持。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02c1e870100z7q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