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佛中要知佛

蒋谱成

摘自《人海灯》

《葛藤集》中说,南岳怀让见马祖一心一意地想坐禅成佛,于是就拿了一块瓦片在马祖面前磨,马祖大惑不解地问:

“师父,您磨瓦片做什么?”

“想磨成镜。”

“瓦片怎能成镜?”

“坐禅又岂能成佛?”

这是一段深含禅意哲理的对话,很值得我们去思考。禅也好,佛也好,并不在于坐卧,人当于法中无取舍,于法中勿执著,求道不拘形式,要自然随缘,心悟即可成佛。

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村的六娘,她吃斋念佛,满口大慈大悲,但对我们这些小孩常常凶得很,谁在她家门口玩耍、吵闹,准遭到她一顿臭骂,更不用说谁的牛吃了她家自留地的菜了,就连要饭的到她家门口,她都说:“去去!自己嘴里还没呷的呢。”六娘看似念经向佛,但她的心离佛却很远。

而我母亲不吃斋,也不向佛,她很忙,子女又多,家里家外的活都得干,从天亮忙到天黑,没功夫顾及;她又没文化,也不会念经,最多会念句“阿弥陀佛”。记得每次杀鸡时,她都不敢看一眼,躲得远远地说些“脱了毛衣穿布衣”之类的自慰话。村里不管谁有什么事,她都热心帮忙。那时乡下的手艺人串村较多,如补锅、补碗、修鞋、修伞的来我们村,总在我家门口支开摊子干活,吃饭时就在我家吃,我家如果有什么东西要修补,算顶了饭钱,没东西修补也就算了。就是要饭的来了,碰上正在吃饭,就不用说;不是吃饭的时候,也不会空手而去。

我母亲活了88岁,无病而终,她不知佛,离佛很远,但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却离佛很近。她是在做人中求佛,在生活中求佛,求得自己良心的安宁。我母亲虽然离开我们八年了,但她在世时的许多言行仍然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直到现在,我常对村人说,我们都是凡夫俗子,不必刻意求道求佛,你一心一意想坐禅那样成佛是不可的,因为我们就生活在佛中,佛就在你我的交往之间,在你的言行举止之中,只要有心,佛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