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其实很容易

(美)史蒂夫·古迪尔

编译:孙开元

有一些单词写起来也许不太难,可真正能做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比如“和解”,或者说出“对不起”、“我原谅了你”这些话。这和我们的固有观念有关,观念一转,做起来其实也很容易。

在我儿子罗伯特十一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哭着回了家,告诉我们,两个比他大的孩子在公交车站打了他。

我们很快得知,那个地方的紧张气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最近每天都有孩子在那里打架,开始是言语挑衅,后来是推推搡搡,现在发展到了拳脚相加。罗伯特不敢去上学了,只想呆在家里,以此来躲避那些爱打架的孩子。

我们给学校打了电话,学校强烈地支持我们。“我们一定会把那几个孩子的家长叫来,”校领导说,“你们也应该叫警察来帮着解决。”

“我们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说。实在不行,我就只有找警察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罗伯特在屋里呆着,偶然向窗外一看,立刻吓了一跳。“打我的那两个孩子就在外面!”罗伯特对我们说。我们朝外看去,两个比罗伯特年长一些孩子正站在我们的房子前面,看样子是在等着罗伯特出去。

我马上往外走,想质问他们到底想怎么样,可一向温和的妻子贝芙拦住了我,她走过去打开房门,微笑着对那两个孩子说:“嗨,小伙子们,想进屋吃点冰激凌吗?”

那两个人迟疑地互相看了看,但他们毕竟是孩子,其中一个人耸了耸肩回答:“好吧,为什么不呢?”

他们跟着贝芙进了房里,贝芙主动地向他们作了自我介绍,并且介绍了罗伯特的弟弟和我。她甚至把我们家的小狗鲁斯迪叫了过来。“我猜你们早就认识罗伯特了吧,”贝芙说着,指了指我们的儿子。我知道,她的意思是想让那两个孩子知道罗伯特是个和大家一样的人,而不是他们打架的一个靶子,罗伯特就住在附近,他的家人很友好,甚至他的小狗也很友好。

在我们吃着冰激凌的时候,贝芙和那两个孩子聊着天。几分钟后,她说:“我知道最近在车站那里有了一些麻烦,我觉得可能是你们有误会吧。”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承认车站那里确实有麻烦。

“罗伯特想和你们成为朋友,”她接着说,“也许我们可以聊聊到底是什么误会,那样你们就都能成为朋友了。”

他们点头,表示同意,我们的谈话就继续了下去。终于,那两个男孩向我们道了歉,说以后再也不和罗伯特找麻烦了。后来也确是如此。

一个星期后,学校的副校长给我们打来了电话,问起了孩子们打架的事,“你们叫警察了吗?”他问。

“没有,不过我们把这问题给解决了。”我回答。

“你是怎么解决的?”他怀疑地问。

我回答:“我们是用冰激凌解决的!”

贝芙的做法让我知道了,以宽容待人,问题解决起来就是这样简单。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bb37a50101aju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