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酥油花艺僧指尖上坚守

葛文荣

“酥油花是世界上最好看、最震撼人的花”,“酥油花不是真花,但是绝对比真花还要好看”……看过了酥油花的人,无不被酥油花精美的工艺、艳丽的颜色、巧妙的构思、宏大的题材所折服。然而,梅花香自苦寒来,酥油花是冰与严寒缔造的美丽。在异常艰苦的制作过程中,在数百年岁月的更替中,塔尔寺世世代代的艺僧们一直坚守着这门艺术绝学,有的付出了一辈子的坚守。近日,本报记者深入塔尔寺酥油花院,揭秘艺僧们制作酥油花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冰与严寒中绽放的美丽

进入塔尔寺酥油花院仅仅半个小时,记者就感觉到浑身冰凉,四肢僵硬。然而,这时有的艺僧已经在这样的环境里坚持四五个小时了,而且他们不时还要将手放进刺骨的冰水里,给手降温。每一个艺僧的手指都被冻得红彤彤的,但一件件摄人魂魄的酥油花就在冻僵的手指间慢慢诞生了。

银巴嘉措从14岁就开始制作酥油花,如今已有32个年头了。这次,他制作的人物就剩脸部了,但是人物脸部是最难塑造的环节,光一个脸就有可能用掉一两天甚至两三天的时间,脸上每一个细节都需要用手指一点点去塑造、打磨。为了防止手指温度升高使酥油沾手,每一个艺僧身边都有一个给手指降温的冷水盆。从去年12月份开始到现在,快三个月了,最艰苦的制作阶段已经过去,眼看所有的作品已接近尾声,负责人掌尺和所有的艺僧一样,面露欣喜的表情,显得比较轻松,年轻一点的艺僧还哼起了歌。

掌尺告诉记者,最艰苦的阶段正好也是天气最冷的阶段。那两天,水盆里的水都结冰了,整个屋子就像一座冰窖。但那两天又是工作量最大的时候,很多艺僧都被冻感冒了,有的手冻伤了。说话间,有几个年轻一点的艺僧因为受不了寒冷,跑到隔壁烤手去了。结果冻木了的手一烤,就开始钻心地痛。等烤热了,他们又得回到自己的作品前,而且制作前,还得再次将双手放到冰冷的水盆中降温。

就这样在热与冷的反复交替中,冰与严寒的忍耐中,年复一年,艺僧们为酥油花的美丽付出了异常的艰辛。很多艺僧一辈子做酥油花,到最后落下了严重的关节炎,甚至四肢都残疾了。他们中一位年龄较大的艺僧将自己伸不直的双手展示给记者看,他说,自己的双手已经无法完全伸直了。但是凭着对佛教的虔诚和对艺术至美的追求,他们不断超越了肉体上的痛苦,一代又一代坚守着这门艺术绝学。

14岁的小艺僧协热多杰

在忙碌的艺僧中,始终有一个小僧人调皮地来回走动着,他还不时去戏弄一下正在聚精会神干活的其他艺僧,因为这个小家伙的出现,整个冷如冰窟的房间里不时会出现一阵欢快的笑声。他,就是今年刚刚开始学做酥油花、年龄最小的艺僧协热多杰。

指着墙角的几个酥油花小人物,协热多杰自豪地说:“我的已经捏完了。”记者看到,他的作品还很稚嫩,但他的言辞中却透露出几分自豪,以及对能完成一件大的酥油花作品的憧憬。对于师父们制作的作品他非常羡慕,总是西瞧瞧东看看,而师父们总拿他开玩笑,他成了整个酥油花院里的开心果。顽皮的他总是闲不住,一会儿跟这个人嬉戏一番,一会儿又跟那个人打闹一阵,也许他还没有完全体会到制作酥油花所要付出的艰辛,在他的眼里只有酥油花的美丽。

对于协热多杰来说,制作酥油花之路还很漫长,但是他却是塔尔寺酥油花艺术能够保持常盛不衰的希望。因为随着一些老艺僧的相继离世,再加上酥油花制作过程艰难,塔尔寺酥油花艺僧出现青黄不接现象,由原来的100多人下降到了现在的40人左右。

塔尔寺酥油花:世界最美的花

历时三个月,经过了冰与严寒淬炼的酥油花,集雕塑艺术之大成,不仅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和独特的艺术风格,而且规模宏大壮观,内容丰富多彩。在艺僧们长期精心研制下,塔尔寺酥油花达到了很高的艺术造诣,已有延续数百年的历史,不愧为世界最美丽的花。

酥油花所表现的题材多样、内容丰富,主要以佛教故事为题材,由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山石林木、花卉盆景、亭台楼阁等组成各种故事情节。酥油花艺术继承藏传佛教艺术的精、繁、巧的特点,在一个有限的空间中容纳了极多的内容。记者看到那些大至1米到2米,小到10毫米的人物、走兽、植物、建筑,那人物会眉目传神,那禽兽能呼之欲出,那花木是栩栩如生。每件酥油花的作品中都有上百个人物、动物和几十处亭台楼阁,每年都要用去1吨左右的新鲜酥油。

制作完成后,每一件酥油花作品都要按预先的设计,以一定斜度固定在几块大木板上,用拼接成的完整故事画面搭建成一个酥油花架。为了达到最佳的观赏效果,花架设计得高低错落有致,使观赏者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展出时,酥油花架会用高杆挂起,最高可达十几米,人们以仰视角度观看,发现花架上菩萨金刚端坐安详,飞天仙女身姿绰约,花鸟虫鱼栩栩如生,人物神形兼备,亭台楼阁金碧辉煌,整个画面繁而不乱,绚丽多彩,令人叹为观止。

资料来源:西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