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如佛

李佩晨

常常有人问我,这个世界有佛吗?如果有佛,佛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我也曾经这样问过我自己。我在书本里找答案,在经论里找答案,在禅坐中找答案,却遍寻不得。

问这个问题的人也许和我一样,理解错了佛陀的含义。在我印象中,佛陀能将玉皇大帝都搞不定的孙猴子一巴掌拍晕在五指山下,佛陀的弟子菩萨们都驾着祥云,乘着灵兽,而佛总是高高在上;佛陀神通广大,变化万千,飘渺虚无。我们把佛理解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玄幻高人,始终带着有神论的想法在寻找着这样一个只手能遮天的世外神仙。

我们和索达吉堪布大上师共处了五天,我对佛陀有了新的认识。看到上师一举手一投足中流露出大爱和慈悲,我想起佛经上的一句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里的佛教是指佛的教言,不单单是宗教的一个名词。这使我联想起2500年前佛陀在世的情形。《金刚经》第一品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大意是讲,佛陀和1250个弟子在舍卫国的祗树给孤独园。吃饭的时间到了,佛陀就披上袈裟,拿着饭钵,进入舍卫城去乞食。在城里挨家挨户乞食,然后回到祗树给孤独园,吃完饭,收起衣钵,洗完脚,就坐下了。做如此平实的描述,貌似和经文内容没有关联,实则暗藏着深意。通过这段文字,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无所不知的智者,没有任何的傲慢和高高在上,佛陀就是这样平实的人。

一直无法理解密宗经论里说的:上师是佛法僧三宝的总集,因此我们要视上师如佛陀。我怎么也观不起来。在我正修上师瑜伽的时候,在我无法将上师观想为佛陀的时候,上天赐给我近距离接触上师的机会。参加佛学研讨会的这几天,每天我都有意无意地能碰见上师好多次。吃饭的时候、上洗手间的时候,喝咖啡的时候,讨论的时候,禅修的时候……我不知道其他的朋友是否也是如此情况,总之,上师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在我的对境当中。

我看到上师有时候很累了,很多朋友非要和他拍照,他依然很慈悲地带着微笑满足他们的要求;一些不理解佛法的朋友对佛教的攻击性语言,上师依然平静而智慧地回应他们;一些朋友仅仅是因为这几天没有肉吃而表现不满的情绪,上师对他们表示歉意;我看到上师对充满邪知邪见诽谤佛陀的朋友们怜悯的眼神……我看到上师对没有机会拿到话筒提问题的朋友和因为座位不够要在演播厅看录像直播的朋友道歉,结束会议后他又去演播厅和没能见到他的朋友见面。我们每天睡7个小时,上师只能睡4个小时。每天早晨他会来看我们禅坐。会议讨论晚上十点多结束,他还要和法师、工作人员商讨第二天的活动事宜。他没有喊口号,他只是默默地行动,他没有说很多理论,只是智慧地解答大家的疑问,一个动作一句话,都是法音的流露。

五月份去五明佛学院的那段时间,得知上师传法十余年,翻译显密经论数十部,每天讲经说法从不间断。还常常要去世界各地弘法。还要管理学院的汉僧部,照顾他们的起居饮食。将信众供养的财物都用来布施弟子和建学校,这样的大爱,不正是佛陀的行为吗?我还要去哪里找一个佛陀呢?

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的道理。可是佛说,一切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都不是真理。老子也说,能说出来的道,不是道。而能看得见的也都是虚幻不实的相。人天导师佛陀也是显现出来的幻相,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实相的存在,只是存在的形式是我们凡夫无法看到的。如果非要在世间找一个佛陀,那非上师莫属了,因为上师所做所说的,正是2500年前释迦摩尼佛所做所说的。上师显现的相,是最接近实相的幻相。

就是在行利益他人的过程中,凡夫由“人格”上升到“佛格”,佛陀是这样示现的,上师也是这样示现的。上师与佛无二无别,我们要学习的,正是他们的行为。上师之前出了一本书叫《做才是得到》,做到了就是学佛,没做到就是佛学,只“佛学”而不学佛,除了增长傲慢和偏见之外,无有是处。

好感动的那些天……那些天我的心颤抖了好多次;那些天我的心流泪了好多次;那些天我的心忏悔了好多次……

(此文为原创文章)

原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798940645/blog/1374642930#!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7464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