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水、泪水和汗水(一)

 

——印度尼泊尔佛陀圣地朝拜之旅(一) 2013/3/8-2013/3/22

多伦多 圆观

感恩佛菩萨的法力加持!感恩师父上人的慈悲摄受!使我这一烦恼深重、福轻慧浅之人,也能随长老、师父们以及诸位大德一同前往印度、尼泊尔朝拜佛陀示现的圣地,内心感到无比的喜悦和殊胜。佛经中言:“能够朝拜佛陀示现的四大圣地,五无间罪业也能清净。”末学依此而发愿:“祈愿有缘众生,皆能以此朝圣之功德,早日闻修佛法,业障消除,离苦得乐,皆共成佛道!”

期盼已久的印度、尼泊尔朝圣之旅一天天临近,但由于前段时间俗务繁忙,也未曾提前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尤其是在心态方面的调整。但还是每晚尽量抽出一些时间拜读《释迦牟尼佛传》,希望在前往朝圣之前,能够对佛陀的生平及行化事迹有更加详细的了解。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每每总能被佛陀慈悲济世的精神所感动,也为佛陀的金刚慧语所折服,使我对人生的真谛陷入深深的沉思……

临出发的前一天,总算把业务上的事情料理完毕,可以安心准备行囊了,最重要的是调整自己的心念到朝圣之旅上来。启程当天中午,前往附近的小发廊理发,发现原本这一时间往往非常冷清的小发廊,现在已有两位客人在内了。与老板老板娘寒暄几句,并告知他们我晚上就要启程去印度时,其中一位中年的客人就说,他们就是从印度移民来的华侨。原来他们是父子二人,老先生看上去应该有七十几岁了,以前家住在加尔各答,是印度南部,做鞋业的生意。在印度生活了几十年,现在还有一个儿子在孟买工作。聊天当中,他们还给我讲了一些印度当地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情况。只可惜,他们不是佛教徒;更可惜的是,在印度生活了那么多年,居然都没有到过菩提伽耶等圣地。所以能够亲自去朝拜甚至仅仅是作为游客到达佛陀的圣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但不管怎么说,也算与他们结了个善缘。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在小发廊的情景真的好像是在梦里一样。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一心想着前往印度朝圣的念头,招感而来这样一段看似巧合的经历。这不正说明万法由心生吗?因缘确实不可思议,三宝的加持力更加不可思议!

从多伦多登上飞往德国法兰克福机场(需要在那里转机去印度德里)的飞机之后,发现与我同座位的两位女士,一位中年妇女,家住印度孟买,一位老婆婆,来自斯里兰卡。而且她们也都是素食者,所以我们吃饭时都是统一的,让我感觉好像过斋堂吃饭,非常清静。尤其是紧靠我旁边来自斯里兰卡的老婆婆,家里祖祖辈辈都是非常虔诚的佛教徒,所以她从小就信奉佛教,也曾去佛陀的圣地朝拜。看着老人家纯朴善良的面容,让我觉得很亲切,她才是一位真正有福报的人!老人家还跟我讲了一些她修学佛法的经历,也更加激励自己今后要勇猛精进的闻思修行。

在法兰克福机场转机的过程中,虽然经历了一些小挫折致使我们错过了飞往印度的班机,但想到佛陀教导我们“诸行无常”的道理,大家的心里都比较轻松。不仅随遇而安,还在机场美美地享用了一顿免费的中式午餐。说到这里,我也从心里由衷地佩服圣静师,不仅行动敏捷迅速,做事高效率,而且时时在关照着弟子们。让我这做晚辈的都觉得惭愧,但同时也觉得只要跟着法师,心里就踏实。

经历了超过一昼夜的旅程,3月9日下午时分终于抵达了印度北部的菩提伽耶机场。当走下飞机,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旅途的劳顿一扫而空,内心当中觉得无比的亲切和喜悦,同时也充满了感恩和惭愧之情,作为一个凡夫佛子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刚走出机场,就看到仁梅师兄在笑呵呵地迎接我们了,还有当地的导游,虽然是印度人,但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大家都觉得更亲切了。随后在旅店安顿下来,并拜见了性空长老和达义法师以及随行先期抵达的师兄们之后,法喜充满地开始了难忘的朝圣之旅。

一、菩提伽耶(Buddha Gaya)——佛陀成道之圣地

菩提伽耶是此行朝圣的第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佛教圣地。这里曾经是本师释迦牟尼佛成道的地方,有举世闻名的金刚宝座、大菩提树、正觉寺宝塔等,堪称全世界佛教的中心,是每一位佛弟子向往朝拜的圣地之一。

菩提伽耶的标志性建筑是高耸入云的正觉寺宝塔,从很远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塔高54米,塔座周边15米,主塔旁有4座副塔,始建于公元3世纪的阿育王时代。此塔象征着佛法的伟大与至高无上,同时也表示佛的法身不灭。正觉寺宝塔内供奉有一尊极其庄严的释迦牟尼佛坐像,坐西朝东,面向大门,左手持钵,右手触大地。达义师父告诉我们这是降魔印,象征着大慈大悲的佛陀在菩提树下入金刚定,降服了所有内外的魔障而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但见佛身金光闪闪,面容宁静祥和,双目炯炯有神,充满了慈悲与智慧。佛陀的发髻是蓝色的,而且嘴唇红润,仿佛正在向大众说法……末学的分别念告诉我,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庄严的佛像!感觉非常的真实,也非常的亲切,真是用尽世间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弟子对于佛陀的敬仰、感恩和崇拜之情!大众在长老和法师的带领下,一同为佛陀献上鲜花并虔诚地礼拜。当时的每一拜都如同是在接佛陀的双足一般,感动之情溢于言表,真想一直就这样拜下去,不再起来了……

恋恋不舍地走出正觉寺的大门,跟随长老和法师们绕塔三周并齐颂“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圣号,感觉非常清净,内心中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当时虽然天色已晚,但围绕在宝塔周围的人潮依然是络绎不绝。见男女老幼,各色人种,用不同的语言,有的念佛,有的念经,有的持咒,有的在坐禅,还有的在五体投地的大礼拜……无一不是在精进地依教奉行,同时也在表达对于佛陀的感恩、赞美与恭敬之情!

在正觉寺宝塔的后面(西侧),就是当年世尊曾经端坐入定而成就无上菩提的金刚宝座和大菩提树。2500多年以后的菩提树虽然已经是第四代了,但也是饱经风霜,然而现在依然是枝繁叶茂,生机盎然。犹如无数条巨龙,撑起了一把巨大的伞盖,为下面的金刚宝座遮风挡雨。根据玄奘大师的《大唐西域记》中有关金刚宝座的记载:“菩提树垣正中有金刚座,昔贤劫初成,与大地俱起,据三千大千世界中,下极金轮,上侵地际,金刚所成,周百余步,贤劫千佛坐之而入金刚定,故曰金刚座焉……”可见贤劫千佛都是在此金刚宝座之上入金刚定而示现成佛啊!真是太殊胜了,太珍贵了!弟子能够有幸到此朝拜,确实是不可思议的因缘!唯有感恩、感恩、再感恩!

伟大的佛陀在菩提树下的金刚座上,夜睹明星而证悟宇宙人生的真理以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又在菩提树下静思二十一日,圆融无碍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即说于此时。之后又围绕着菩提树的北、东、南、西等四个方位,不断地禅坐、经行、禅坐、经行,共二十八天。反复地思考着他所证悟的宇宙的真理(缘起性空)以及生死的根源(十二因缘),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救渡众生的大事因缘。这样佛陀在成道之后,在菩提伽耶一共停留了七七四十九天。而佛陀一生当中讲经说法的时间也刚好是四十九年!虽然佛陀在人间也是示现为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但其实在久远劫前就早已成佛。只因不忍众生苦,为帮助众生摆脱生老病死的轮回,而发愿来到这个娑婆世界度化我们。但我等凡夫仍旧在这场持续不断的大梦中颠倒轮回,而不知觉醒。实在是愧对佛陀,愧对三宝,也愧对自己的觉性啊!

之后的两天时间,每天早上和傍晚长老和师父们都带领大家到正觉寺内礼拜佛陀,绕塔,然后做早课和晚课,诵经念佛,非常非常殊胜!记得第二天下午在菩提树下静坐,内心非常平静安宁,丝毫也没有感觉到气温的炎热。周围不仅风景秀丽,鸟语花香,而且尽是虔诚的佛弟子们在精进地修行。感觉自己就是身处极乐世界,与诸上善人聚会一处,佛陀仍然在讲经说法……一个偶然的机会,打开微闭的双眼,刚巧看到一片菩提叶飘落在末学的左腿前,非常欢喜感恩!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捧起来仔细端详。叶子不是很大,但长得很饱满,轮廓就像一颗心的形状,而且纹路清晰可见。似乎象征着佛的心法清净无染,佛法是永远不灭的,真理是永恒的!

从菩提树下的金刚宝座向东大约十里,有一座小山丘,周围有树林,后人称之为“苦行林”,是悉达多太子在成等正觉前与五比丘曾经六年苦行的地方。路途中间要经过古时的尼莲禅河,此河是佛陀离开苦行林之后曾经在此沐浴过的河流。并且在河岸边接受了牧羊女(Sujata)供养的牛奶乳糜,才使得因六年苦行而极度虚弱的身体逐渐得以恢复。然后渡过尼莲禅河,来到大菩提树下的金刚宝座,并发出了伟大而坚固的誓愿:“不成正觉,终不起座!”终于经历了七天七夜而证悟了无上圆满的智慧,成就佛道!因此牧羊女的供养真正可以说是功德无量啊!阿育王为了纪念Sujata,在她家族的旧址以及供养佛陀处建塔建庙,不过现在也只有遗址供后人朝拜了。而尼莲禅河,现在则已经完全干枯,像沙漠一样,布满了泥沙,导游说现在当地人经常在此火化尸体。不由得感叹世尊所说:“诸行无常,国土危脆”的金刚教言。

登上苦行林的小山丘,跟随当地的导游来到山顶的一处山洞前,据说在这里佛陀度过了六年苦行的大部分时间。山洞的洞口非常狭窄,只能一个人半蹲着才能进去。已经90岁高龄的性空长老虽然行动不是那么灵活,但还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毫不犹豫地第一个就钻了进去。山洞内只能容纳7-8个人,非常潮热,借着昏暗的烛光,能够看到在中间供奉着一尊悉达多太子像。身体非常瘦弱,眼窝深陷,颧骨突起,胸前一根一根的肋骨清晰可见,可以说只剩下皮包骨头了。抬头望着眼前端身正坐,双目紧闭,咬紧牙关的悉达多太子,想象着太子所经历的种种苦行,弟子真觉得心如刀绞一般,唯有让悲伤感恩的泪水尽情地流淌,洗刷着千百劫以来的罪障……当年悉达多太子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王宫中的荣华富贵,又忍受了无数常人所无法忍受的苦行,唯有心中的大愿和信念始终不退,那就是:要寻求人生真正的解脱之道,为救众生脱离生死的大苦海!

我们朝圣团在菩提伽耶共停留了将近3天的时间,只觉得一眨眼就过去了。但又好像经历了很久,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带我们回到了2500多年前佛陀的足下,感到异常亲切和温暖。第三天在正觉寺旁做完了晚课,天色逐渐暗下来了,导游也在招呼我们离开了。当时真有一种依依惜别之情,可以说是三步一回头地仰望着正觉寺宝塔,眺望着里面庄严慈悲的佛陀……这时突然想到:末学来到菩提伽耶以后,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为佛陀请“三衣”(袈裟)来供养三宝。如果就这样离开了,不免是一个很大的遗憾。马上请示了达义法师,并且与导游商量后,终于同意我和仁淑师兄暂时留下,请“三衣”供养佛陀,然后尽快搭车回旅店。当时真是兴奋不已,似乎只要能够多一分钟留在正觉寺宝塔周围,就增添了无限的喜悦!之后仁淑师兄和末学各请了一套“三衣”,好在当天正觉寺关门的时间较晚,我们还有机会。更加幸运的是,进殿之后发现寺内的侍者正准备为佛陀更换袈裟。我们马上虔诚地奉上刚刚请来的“三衣”,并亲眼看着侍者为庄严的佛陀一件一件搭上……真是因缘殊胜啊!我们不由自主地一起开始颂《心经》以及释迦牟尼佛的圣号……后来在殿堂内拜佛的其他族裔的信众也模仿我们的声音,一同齐颂“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此时此刻,超越了国家的界限、超越了语言的障碍、超越了种族的差别,似乎身处极乐世界的庄严美好之中,不论男女老幼全都融化在了佛陀的智慧、慈悲与光明之中……佛法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当时的感受无以言表,只知道每一声佛号都是发自内心的,然后清清楚楚、恭恭敬敬地诵出来,非常清净,非常感恩,法喜充满!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历历在目,唯有感恩佛陀的慈悲,感恩三宝的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