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托老所”:老年移民的美国家园

随着赴美移民人数上涨,65岁以上老年移民的比例也在逐年增加。老年移民群体通常不懂英语,难以融入社区生活,白天只能独自在家打发寂寞时光。为了照顾他们的社交需求,一些以异国文化为特色的老人日托中心在美国应运而生。

异国“同乡”

91岁的穆罕默德·拉霍洛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会在美国马里兰州的一个老年人日托中心巧遇同样来自伊朗的老同学。

拉霍洛与子女住在马里兰州的盖瑟斯堡。白天家人忙于工作,他就到当地一家名为“关爱成人医疗日托中心”的老年活动中心打发时间。到那里第一天,他就遇见了老同学、96岁的伊朗移民阿里·阿梅里。

两人上世纪30年代就读于德黑兰同一所学校。阿梅里说,尽管数十年时光已经让拉霍洛变成头发稀疏、步履蹒跚的老头儿,自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和童年时一样。不哭,不笑,一言不发。”阿梅里调侃拉霍洛,后者咧嘴笑道:“噢,哪有!”回忆起学生时代共同经历的种种趣事,两位耄耋老人开心不已。

这家老年活动中心去年6月开业,已接纳78名老人,多数来自伊朗。他们在这里用波斯语交谈,阅读波斯诗人奥马尔·海亚姆的作品,午餐吃伊朗风味炖菜,定期接受身体检查和护理。中心还会派车接送他们去看医生,组织集体购物、看电影,举办讲座和课程,提供人均5美元的理发服务。

“关爱成人医疗日托中心”是美国近年来新设立的多家“移民托老所”之一。不同于美国一般老年人活动中心,“移民托老所”更多关注来自异国他乡的老年人,功能类似“同乡会”,让老年移民得以走出家门,找到社会认同和归属感。

渐成趋势

美国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65岁之后移民美国的人数达到520万,比1990年的270万人多出近一倍。其中,来自亚洲国家和太平洋岛国的老年移民比例最大。面对这一趋势,越来越多的老年活动中心开始注重体现文化差异的服务需求。

“美籍华人老年服务联合会”已运作8年,仅在蒙哥马利县就开设了10家分支机构,为大约2700位华裔移民老人提供服务。他们在这里讲普通话或广东话,读中文报纸,打麻将,织毛衣,跳广场舞。

在韩国移民聚居的森特维尔地区,“森特维尔中央老年人中心”每周专为韩国老人开放两天,接待大约470名来自韩国的老年移民。他们付费参加英语或计算机课程,吃韩餐,练书法,唱卡拉ok。

华盛顿州埃弗里特的“多文化老年中心”面向更多样化的移民群体,每周按日期轮流接待说越南语、菲律宾语、韩语、汉语或西班牙语的老人团体。经营这家中心的鲍勃·夸克说,2008年前,大多数外国老人只在去教堂时才能有机会遇到文化背景相同的人。中心开业后,慕名而来的老年移民群体从最初的一个迅速扩展到如今的5个。

填补“空巢”

“美籍华人老年服务联合会”副主席薇薇恩·薛指出,无论美国或中国,伊朗或韩国,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生活迫使年轻人白天忙于工作,使很多老人深受“空巢”之苦。对于随子女移民到美国的老人而言,受语言障碍和郊区地广人稀等因素影响,他们更难遇到能与之交流的人。

“他们中许多人非常不快乐,”薇薇恩·薛说,“尤其等到孙辈长大,他们发现自己没有朋友,语言不通,不会开车,几乎与世隔绝。”

美国许多社区都设有面向老年人的护理和活动中心,但对那些晚年才移民到美国的老人而言,这些活动中心无助于缓解孤独。

这样的社交场所也有益老人的身心健康。“关爱成人医疗日托中心”的创始人,护师莱拉·阿贝迪说:“积极的社交生活给健康带来好处。”

康慈·罗伊尔出生在韩国,少年时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后移居美国。3年前,她无意间走进位于华盛顿州埃弗里特的“多文化老年中心”。如今,年过六旬,英文流利的她,既是这里的活动参与者,又是志愿者,在重温故乡文化的同时,也为其他韩国老人充当翻译。

“我发现这是一个真正适合老人聚会的好地方,满足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所需要的一切。它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她说。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7/2013-06-04/1024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