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

 

心被感官驾驭了四十三年后,疲惫不堪地想寻求一条解脱的路。但是,哪里有解脱的路呢?世人会嘲笑心是颗痴心,是颗神经兮兮的心,而心则清高地辩说:“吾心宁可今生为寻求一条解脱的路而视死如归。”心,虽然此时还是很弱不经风,但那点求解脱的志向却是桀骜不驯。

于是心开始思索着它的心历路程:那种曾经茫茫然跟着感官走的感觉,如同世人所唱的歌一样:“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说到梦,心于是伤神地哭泣:“我的梦在哪里啊?”于是,心所走过的路一幕幕地出现在心的眼前……而梦却好像对心很了解似的,戏弄般地对心说:“你不是喜欢舒适吗?你不是喜欢刺激吗?你不是喜欢放纵吗?我带着你走,去寻找那里的世界吧!”心那时是没有抵御能力的,因为喜欢种种的缘故,所以放逸自己了,依赖了梦,让梦牵着走了,而梦总是让心抓又抓不住,但却又时常放出些绚丽的带有迷惑的光和烟雾,让心对它抱着梦想。是梦想啊!心一直没有放弃过,仍然相信梦会给它带来美梦,带来绚丽的光茫,而且相信美梦终究会成真。于是另一种版本的灰姑娘又出现了……心住进了一个女孩的身躯,让女孩成长了。

女孩随着年龄的成长,感官的需求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而心总是得不到满足,于是心开始嗔恨了,它抱怨周围的一切,它痛恨周围的一切,心被欲海沉沦着、心被贪婪吞噬着、心被嗔恨燃烧着……终有一天,心都快被感官给折磨死了。心,非常地震惊!那奄奄一息的心猛然奋力一击,把自己的感官带来的梦给击碎了,给遗弃了。心,带着遍体鳞伤也要宁可玉碎,也勿为瓦全。心,决定远离感官的一切诱惑。

心一直以来依赖着感官,一下子离开了感官,它变得茫然失措。一天,心呆呆地看着一棵草从夹缝中成长,草带着不屈不饶惊人的毅力在恶劣的环境中成长,是什么让草有如此惊人的毅力呢?心思索着…….猛然一念间,心发现那是忍,忍让草成长了,恶劣的环境屈服不了草的意志,那不正是心缺乏的吗?心觉得很惭愧!想到那,于是拖着疲惫将死的心重新站了起来。忍,从第一步开始吧!即便是痛,也要用忍去学世间的一切、用忍去面对世间的一切、用忍去包容世间的一切…….

有了忍,心变得坚强了,但心仍然辨不清方向,它需要指路灯。但,哪里有指路灯呢?心回想起曾经看过《心经》,《心经》不是这样说的: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心欢喜雀跃……心无挂碍,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正是心的归宿,心带着欢喜的泪光愿此生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愿此无尽虚空的众生心远离痛苦的苦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Rejoice in your vast merit!

Lauren

随喜功德!

沃色卓玛-圆悲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