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不是“战胜”的

马志国

一年,四季,12个月,365个日出日落,从去年今日病倒整整一年了。

至今才有亲友敢对我说起,很多人没听说过腰椎结核,以为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我也就照医生的话如实汇报,不用以为,腰椎结核确曾就是不治之症,如今也是有麻烦的病,可能久治不愈,可能导致截瘫,甚至可能危及生命。但是,我却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如今已大病初愈,而且就要彻底痊愈了。

你是怎样战胜疾病的?

我要说,我从没想过战胜疾病。真的,卧病在床,我没想过怎样同疾病作斗争,怎样战胜它,我经常想的是怎样好好与它相处,怎样好好照顾它。

每天晚上睡前,我躺在床上意守病灶,心中默念:日月之光辉,天地之精华,宇宙之真气,汇聚成生命的能量,缓缓地柔柔地如水般流入体内,充盈着整个机体,温柔地抚摸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处组织。所有的细胞,所有的组织,都浸润在这种能量的滋养之中。所有细胞都在微笑,所有组织都在微笑。能量的气息不断向病灶集中而来,给病灶注入充满生机的能量,形成越来越旺盛的生命力,病灶已经痊愈,损伤已经修复……

每天早上醒来,我第一件事儿就是和病灶沟通,照挚友所嘱,安慰它,劝勉它,期待它,寄语它:又过去了一天,又有了一点好转,我多了一份轻松,你也多了一份轻松,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是我们密切合作的结果,谢谢你。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让我们继续密切合作,继续共同努力,继续争取新的进步……

与病好好相处更在每时每刻。躺下,为它轻轻地翻身;起来,为它慢慢地挪步。天凉了,给它围上护腰;天热了,为它换上凉席。每顿努力为它吃好饭,不管吃得是否顺畅;每天精心给它服好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说到吃药,不是与病斗争吗?这就看心态如何了。吃药,最好的心态是谨遵医嘱而已,全不必千般仇万般恨你死我活。正如大夫的拿起手术刀,精心操作而已,丝毫来不得你死我活的“斗争精神”。

但是,我们却喜欢说与疾病作斗争,喜欢说战胜疾病。面对疾病,别人这样鼓励我们,我们也这样鼓励自己。也许,我们太习惯于斗争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病岂能不斗?殊不知,疾病不是“战胜”的,或者说,每一个疾病的化解和消散,都不是斗争中被战败的。面对病痛,斗争往往是无谓的,而且,你越是斗争越是痛苦,也就离“战胜”疾病越来越远。您想啊,天天以病为敌,你的心怎么平和安定?时时与病斗争,怕是不用病折腾你,自己就把自己折腾垮了。

所以,我们理应换一个对策,那就是善待,就是待病如友好好相处。

我们的身体总难免闹病的时候。不管怎样病来了,何不学着待病如友,善待它,照看它,拥抱它?犹如一个哭闹的婴儿,唯有母亲的拥抱才最好让他安静下来。人没有百分百健康,有些病你就得与它和平相处。不是有个“带病生存”的说法吗?我看叫带病生活更好,不单是生存,更是生活。在带病生活中,我们应该做的只是发展积极能量,让疾病不战而归于安静。即便有些病需要治愈,更应该拿它当朋友好好相处。在相处中让自己安住心,积蓄积极的能量,最终在此长彼消中,让疾病不战而归于消散,归于彻底的安静。也许,老天就是认可了我的待病如友,让病痛在我的拥抱中安静下来,逐渐自行消散了。

我一直喜欢那个南风和北风的故事。它告诉人,事物之间最好的影响方式不是斗争。不知是生性懦弱,还是天性慈悲,反正我不喜欢斗争。从小,我就不会打架。十多岁时,赶上“文革”一次“牛鬼蛇神”大游街。我的同龄人有的拿树枝抽打弯腰弓背的“牛鬼蛇神”,我却看着都触目惊心,更不用说下手。如今,我越发不喜欢斗争,即便先受伤也不善还击。就说眼下,腰椎结核本属传染病,可传到我这却不再传给别人了。那天跟孩子说,为了不传染给别人,你老爸就是闹结核也跑到骨头上,这是多好的心肠。这虽是笑谈,但不喜欢斗争却是真的。

写到这里,终于看到一个早有预料的消息——西班牙即将禁止斗牛。阿弥陀佛!

其实,这个世界原本就不该有那么多斗争。人与人,与动物,与植物,与所有生物,与日月山川,与阴晴雨雪,与整个大自然,原本就不该那么多斗争。世界越是发展,越是需要和谐。即便有竞争,也是发展自我就够了,何必要斗,要战,要厮杀,要鲜血淋漓?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即便是对抗双方,斗,战,厮杀,流血淋漓,也不是最终的取胜之道,而应该在和谐的前提下努力谋求自我发展。谁发展得好,谁就是胜者。更何况,对抗都是人的妄念制造的,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物的关系,天然本性上并非对抗,而是相克相生,互即互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还是好好相处吧,和谐才是真天然。

来源:http://new.med.wanfangdata.com.cn/Paper/Detail?id=PeriodicalPaper_jtys201214014